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361章 天钟下的参悟地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964.html
    一条道路打开,地气翻腾中,四周景物朦朦胧胧,即使极为高深的修为,也难以看清十丈之外的情景。

    这条道路,通往藤岛中央,天钟之下?

    依次进入道路的少年武者们,心中诧异,不禁产生疑问,若是这般前往古藤巨钟所在地,到时该如何分配在天钟下参悟的位置呢?

    嗖嗖嗖……

    一阵沙沙声传来,一条条灰藤滑行过来,总共有数千根之多。继而,这些灰藤弹起,束在少年们的腰间,拉扯着他们前行,朝着内岛深处走去。

    这些灰藤有着明显区别,其中以简月玑、秦墨等前六名的最粗大,拉扯着六人一路滑行,几乎要离地飞起。

    其他人的灰藤粗细程度,则是以杀境闯过的名次递减,见此情景,少年武者们才明白过来,显然灰藤越粗的,所抵达的地方,距离天钟下越近。

    这样的情景,让很多人心中不忿,尤其是此次前六名中,真正能算是主城天才的,只有简月玑一人,这让一群少年俊杰情何以堪。

    秦墨一路滑行,感受着四周浓郁的地脉之力,心中有些期待,也不知那件残缺天钟是何模样。

    不过,一想到在“烟雨杀境”中的情景,秦墨暗中便腹诽不已,这天钟之灵也太小气了,他只是想在杀境中多待一会儿,多吸收一些血煞之气,以此来完善【血煞化影诀】。

    却是想不到,他在杀境中只待了一天,所需的血煞之气只吸收了一半,就被天钟之灵硬生生踢了出来。

    “哼哼……,你小子郁闷什么!本狐大人也很郁闷呢!你所需的血煞之气好歹吸收了一半,本狐大人才吸收了三分之一呢!”银澄的心念传音这般响起。

    “那是你偷懒,一边看着我苦战,也不上来帮忙,还在一边睡着了。”

    当时在杀境中,秦墨对于这头狐狸的行为,差点都想砍狐了。

    “谁让你小子的剑技那么糟糕,本狐大人看着看着,就犯困了啊!”银澄这般说着,话锋一转,道:“不过,由此本狐大人确认了一件事,这件天钟的受损程度,乃是相当严重。否则,不至于舍不得那些血煞之气,生生将我们踢出来。”

    秦墨颔首赞同,一件天器所蕴含的力量,可谓是浩瀚如海,号称是镇国之器。

    若是一件完整的天器,则能远远不断的制造出幻傀,根本不在乎那些血煞之气的损耗。

    可是,秦墨在杀境中的举动,很快就被天钟之灵发觉,并被生生踢了出来。由此推断,古藤巨钟的受损程度,比外界想象的还要严重,只能发挥很小一部分的能力。

    片刻,腰间那根灰藤停止拉扯,停了下来。

    “到了吗?天钟呢?”秦墨环顾四周,只看到简月玑、黑甲少年等五人的身影。

    轰隆!

    天空传来轰鸣,云雾散开,宛如拨云见日,一座巨钟呈现前方。

    那是一座巨大的藤,却呈现钟形,高耸如山,直冲云霄,非常巍峨,令人仰视。

    巨大藤钟的钟身,色泽灰暗,散发着古朴苍老的气息,仿佛在其中沉淀了岁月的长河,太古老了。

    钟身的纹理很玄奥,却又似天然形成,让人看上一眼,心神就不禁陷入进去。

    “这就是古藤巨钟!?”

    伫立在那里,秦墨瞪大眼睛,心神俱震,他想象过古藤巨钟会很巨大,却是想不到,竟如一座巨山般巍峨。

    “确实是那件天钟,不过,受损的好严重,本狐大人感到它的器灵非常虚弱。”银澄这般说道。

    此时,灰色的藤钟发光,传递过来一股意志,让秦墨寻找位置,盘膝静坐,参悟即将开始。

    “小子,告诉你一个秘密!在天钟下参悟武学奥义,并不是距离最近就是最好。而是有区域划分的,你现在所在的区域,已算是最佳的区域,但是,还要寻找到最佳的位置,才是最适合的参悟之地。”

    银澄忽然开口,告诉秦墨一段秘辛,据妖族典籍记载,在天钟下不同的位置,参悟到的武学奥义则各有不同。

    所以,即使置身于最佳的区域,感悟到的武学奥义最浓烈,但是,还是要选择一个合适的位置,参悟自己想要的武学。

    否则,一个修炼至阳功法的武者,选择错了位置,感悟到的却是无比深奥的阴功,那则是欲哭无泪的事情。

    “这样……”

    秦墨心中一动,开始走动起来,一边走着,一边细细体会,寻找参悟的最佳位置。

    这样的举动,引起了简月玑等人的注意,他们开始疑惑不解,但是,能够跻身前六强的,哪一位不是聪慧绝顶之辈,略一思忖,便是明白过来。

    随即,其余五人学着秦墨一样,在这片区域中走动起来,一边走着,一边默默感悟。

    良久,六人各自寻找到一个位置,分别盘膝坐下。

    “喂!兄弟,谢啦!如果我大有收获,出去请你喝酒!”孟一拳大笑说道。

    封绝戟则是看向秦墨,微微颔首致意,亦是同样的意思。

    而那黑甲少年注视秦墨,眼眸冷意更盛,其敌意似是有浓烈的一些。

    “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我之前和他有过节吗?”秦墨对于黑甲少年的敌视,感到很是莫名。

    这个时候,巨钟颤动起来,钟身的纹理发光,垂落一道道光幕,笼向四周的区域。

    刹那间,秦墨只觉一股玄奥晦涩的气息传来,令他身躯一震,立时沉淀心神,开始参悟,迅速进入物我两忘之境。

    砰……,脑海中一团光炸开,无数影像纷呈,冲击着秦墨的心神,一幕幕战斗的记忆传递过来。

    这些战斗的情景,皆是一位位剑道强者经历的战斗,种种奇特可怕的剑技,一一展现在秦墨的脑海中。

    这一瞬,秦墨才明白过来,这件天钟下展现的武学奥义,到底是什么。

    这是古藤巨钟曾经见证,曾经经历的种种战斗,这件天器将之一一印刻,成为钟身的烙印。

    后来者观摩这些战斗的烙印,则能从中参悟武学奥义,一旦领悟,便是一场大机缘。

    “原来如此,天钟之中蕴含的武学奥义,就是它此前经历过、见证过的战斗,竟能将这些战斗的记忆烙印在钟身,不愧是一件天器。”银澄轻语,不禁一声叹息。

    因为这种能力,乃是天钟完好时才拥有,自从古藤巨钟有损之后,便不具备这种能力。

    在“烟雨杀境”中,那些幻傀皆是上一纪元的遗种,却没有这一纪元的凶物,由此推断,这件天钟受损的时间,应该是在上一纪元。

    袖口处,银澄稍稍探头,眯着狐眼,注视巍峨巨钟,喃喃道:“你是希望培养出一位惊世强者,修为通天,能够修复你吗?这可是不容易啊!那种层次的强者,古往今来,又有几人?”

    这一阵轻语,秦墨并不知晓,他已经完全沉浸在剑道强者的战斗影像中,难以自拔。

    一段段战斗的记忆,在他脑海中不断盘旋,那些剑道强者施展的剑技,皆是极为可怕,有些剑技甚至看上一眼,都觉得神魂刺疼,可怕的剑光所慑。

    这些战斗记忆中的剑道强者,皆是逆命之上的层次,有些强者则是天境之上,拥有震慑大地的威能。

    当然,天境之上的强者战斗,已是超出秦墨能够理解的范畴,这一类战斗影像只是一掠而过,便消失不见。

    真正在他脑海中铭刻下来的,则是逆命境之上,天境之下的强者战斗,这些剑道大师们的剑技,每一种都能给他极大的启发。

    嗡嗡嗡……

    秦墨心脏部位,不断传出清越的剑吟,很清脆。在他心脏中,那缕剑魂缓缓发光,不断的凝聚,隐隐呈现一种半透明的剑形。

    每当秦墨脑海中,掠过一段剑道强者的战斗影像,他心脏中的剑魂便会振动,传出一阵剑吟,仿佛是吸收了某种大补之物,得到壮大,发出雀跃之声。

    “剑魂的共鸣吗?这小子感悟到的武学奥义,想必是剑道的奥义,他的剑魂之力,要进一步显现了吗?”

    银澄察觉到秦墨的异样,狐眼闪动光芒,很深邃,语气晦涩难明。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