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368章 不卑不亢
    码头上,秦墨、简月玑从藤桥上并肩走下,两人低头轻语,浅笑连连,宛如一对金童玉女。

    只是,秦墨的面孔看起来,着实是太稚嫩了点,只有十五岁多点,看起来有一丝不协调。

    两人刚一落地,人群已是围了上来,各种赞誉声此起彼伏,在场各大宗门高层人物皆是赞不绝口,毫不吝啬溢美之辞,夸奖秦墨、简月玑。

    第二场的试炼,着实是太凶险了,淘汰了此次九成九的少年天才,唯有这对少年男女闯过,夺得了最后的奖励。

    对此,在场各大宗门的强者们心里通透的很,再过数年,这对少年男女必定能一飞冲天,真正步入顶级强者的行列。

    对于这样潜力无限的天才,任何宗门都是不愿得罪的,即便是在场龙舵阁、落月峰的长老们亦是神情犹豫,考虑是否放下架子,向秦墨示好。

    远处的高台上,钟老三人注视这样的情景,则是神情各异。

    三人中侯五使最是高兴,咧着嘴角,大手摸着下巴的胡渣子,嘿嘿笑道:“意外,真是意外啊!想不到咱们西翎卫营随便收得一名西翎卫,竟是这样的出类拔萃,米大人,你说我们卫营是不是赚到了啊?”

    “侯小子,你别在那里得了便宜还卖乖!”米风狂笑骂,心中确实很嫉妒。

    因为他知晓简月玑补全刀骨之事,能与这样一位刀道天才的资质相比,秦墨这个少年无疑是一个奇才,足以凌驾此次所有试炼者。

    如此奇才,假以时日,必是一方大高手,能成为西翎卫营的顶梁柱。

    能够得到这样一名少年奇才,西翎卫营何止是赚到了,简直是赚大了,让他米风狂都眼红不已。

    “五年之后,这个少年二十岁时,恐怕都快赶上那位羽先生了。”米风狂有感而发。

    闻言,侯五使顿时笑容更盛,放声大笑起来,心中则是畅快极了,说不出的舒爽。

    “我之前就说了,此子是本次‘烟雨杀境’最惊喜的一个武者。”钟老微笑,眼光闪动,意味莫名。

    突然

    一个尖锐的咆哮响起:“秦墨,你好大的胆子,敢亵渎未来的皇妃,你知罪吗?”

    人群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投注过去,赫然看到十七皇子栾海擎站在那里,面容冰冷,瞪视着秦墨。

    亵渎未来的皇妃?

    很多人皆是一愣,转念一想,联想到刚才冲入湖心时,秦墨是搂着简月玑,一起冲向终点,顿时恍然大悟。

    现在,瞧着秦墨、简月玑并肩而立,两人相谈甚欢的神情,似是真的惺惺相惜,彼此颇有好感。

    一时间,许多人心思转动,暗道这也是人之常情,简月玑是西城第一美女,无论是容貌,家世,还是武道资质,皆是超一等的存在,无人可堪比拟。

    这样一位绝世名花,平素固然并不高傲,并不会拒人以千里之外,但是,凡是少年俊杰看到她,莫不是自惭形秽。

    许久之前,无数人就戏言,在西翎战城能配得上简月玑的男人,都还在娘胎里没出生呢。

    现在,有秦墨这个少年奇才横空出世,这一对少年男女,称得上金童玉女,倒是相当般配。

    相形之下,十七皇子栾海擎除了皇子的身份,样貌英俊一些,其他都是乏善可陈,也难怪栾海擎怒火中烧,自是感受到秦墨的巨大威胁。

    “亵渎未来的皇妃?皇室与简府的联姻,月玑小姐从没答应过吧,况且,真要选择夫婿,墨世兄英明神武,胜你十倍……”

    人群中,一个不知名的声音响起,隐隐约约,在很多人耳边回荡,却是说出了在场少年俊杰们的心声。

    凭什么西城的绝世名花,要委身给你们皇室,你栾海擎除了皇子的身份,武道天资很出色吗?有什么惊世的技艺吗?

    一阵私语响起,在场大部分少年天才都是冷嘲热讽,他们对于皇室强迫简家联姻这件事,早已是怨声载道,正好借此机会发泄出来。

    “够了!你们这样放肆,是想偏帮这个乡巴佬吗?你们是想无视皇室,目无栾皇吗?”

    栾海擎一声咆哮,面目狰狞,霍然抬头,瞪视秦墨,眼中杀意四溢,“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巴佬,在我眼里,连一坨屎都不如。也敢亵渎皇权,无视镇天国的法纪,你辱及我未来的皇妃,罪该处死!?”

    此时,在场很多人神情各异,有些人脸色阴沉,对于栾海擎的作态极是不满,有些人则是神色暗喜,他们巴不得借皇室之手,除掉秦墨这个巨大隐患。

    前方,简月玑俏脸冰冷,漠然道:“十七皇子,皇室提出的联姻,简家就没答应过,你即便身为皇子,乃是帝皇贵胄,也不容你这般……”

    话音未落,秦墨已是抬手,阻止了简月玑接下来的话语。

    “十七皇子,你妒火攻心,胡言乱语,我不和你计较。”秦墨神情淡淡,道:“若是海擎殿下真想问罪,那就请划下道来,听闻镇天栾皇一脉的【承天禁典】,乃是一部无上功法,玄奥无穷,我早就想领教。请!”

    手臂抬起,秦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一瞬间,他整个人气势一变,身躯如剑,冲天而起,肃杀之气弥漫。

    同时,秦墨的手掌流转光华,掌沿泛着无比锋芒,呈现一种神剑质地,令人心悸。

    这是……,身即是剑!?

    在场人群不禁骇然,这少年身上显露的异象,乃是剑道领悟到极深境界,才能显现的一种威力。

    这种境界,已是迈过了先天剑芒初期,步入先天剑芒的中期。

    众所周知,先天剑芒的领悟,难之又难,百万名剑手之中,能有一人领悟,就已是不错了。

    而先天剑芒的修炼,则是更加困难,想要前进一步,也是千难万难。

    现在,这个少年在先天境界,便已达到先天剑芒中期,岂不是说,此子在宗师境界时,就很可能凝聚剑魂,一跃成为当世剑道宗师?

    此子资质,着实是可怕的过分!?

    只见人群中,秦墨站在栾海擎面前,神情平静,不卑不亢,对于其十七皇子的身份,先天巅峰的修为,皆是毫不在意,当即就要约战,要领教镇天皇室的【承天禁典】。

    这一幕,让在场许多女子美眸连闪,对于这少年不卑不亢的态度,产生了好感。

    “少年人,你过分了!接连冒犯镇天皇室的威严,是想无视皇权吗?”一个素袍老者出现,无声无息,赫然是一直跟随栾海擎身边的那位神秘高手。

    这个素袍老者伫立,整个人却如虚无,感受不到一丝气息。

    这样的情形,反而让在场一众强者心生忌惮,明白素袍老者的真正实力,恐怕是无比恐怖,一旦冲突起来,难以善了。

    “冒犯你们皇室?怎么,大庭广众之下,你这老头的意思,十七皇子能代表整个皇室吗?还是说,他自己认定,是下一任栾皇的不二人选?若真是如此,我身为镇天国子民,自是要对栾皇表示敬意。”

    秦墨淡淡冷笑,反唇相讥。

    他平素寡言,不喜与人争辩,但是,不代表他不善言辞,栾海擎想要颠倒黑白,秦墨又岂会示弱,先给这家伙扣上一顶大帽子再说。

    果然,栾海擎、素袍老者一听这话,立时脸色骤变,十七皇子所属的一系,确实是窥视镇天国皇位,但是,这样的话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未免太过忌讳,会惹来无边的麻烦。

    “大胆……”栾海擎勃然作色。

    这时,远处的高台上,米风狂冷声道:“哼!海擎殿下,你好歹也是镇天皇子,在西翎主城的内城,为难我西翎的武道奇才。这样的举动,是想招来整个西翎战城年轻一辈的敌视吗?”

    对于十七皇子栾海擎,米风狂心中极是厌恶,此前落月峰下那场大风波,若非栾海擎莽撞行事,又岂会惹出那位羽先生,又岂会有后面米风狂战败,成就了那青年的绝世威名。

    现在,栾海擎又在藤岛之上,想要为难一个剑道奇才,顿时米风狂就看不过眼了。

    闻言,栾海擎则是脸色青白交加,此刻他心中的怒火,已是快要烧坏脑子了,几乎是出离愤怒。

    自从来到西翎战城,他便接连受挫,尤其不久前,还得罪了羽先生那样的绝世强者,令他连睡觉都如鲠在喉。

    如今,竟是连一个先天境界的小子,一个来自不知名地方的乡巴佬,也敢挑战他皇子的威压,若是就此返回皇都,岂不是要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栾海擎神情一凝,脸上浮现狠厉之色,抬手伸入怀中,取出一件事物,顿时,光辉大放,无边无际的气息犹如狂潮,朝着四周蔓延。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