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372章 两个名额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975.html
    “别争了!用我的!”

    柯长老一声冷哼,其余人悻悻收回阵笔,神情皆是有些幽怨。

    毕竟,补全这张阵图非同小可,乃是一桩大事,很可能因此载入主城阵道典籍,作为重要的历史事件。

    对于在场的阵道宗师们来说,若是能用自己的阵笔,补全这张阵图,那在典籍中无疑会提及自己的名字,也算是名留青史了。

    对于在场众人的小心思,秦墨自是不清楚,接过柯长老的阵笔,掂量了一下,正好趁手。

    随即,秦墨提笔,略一沉吟,脑海中浮现【天工开物】上记载的阵图,而后便是下笔,缓缓将阵图最后一步补全。

    砰!

    就在阵图完成的刹那,这张纸霍然发光,缕缕光辉喷薄而出,引动四周地脉之力蜂涌,朝着阵图中疯狂汇聚。

    一时间,屋内地脉之气翻腾如海,肆意奔流,却是被一道道强大的阵纹限制,不会造成任何破坏。

    此时,在座的阵道宗师们神情肃穆,注视着这样惊人的情景,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他们早已知晓,一旦“镇脉柱”的修补图补全,必然会发生这样惊人的情景。

    渐渐的,这张阵图的光辉收敛,整个纸张却已焕然一变,纸质犹如鎏金,其上流转地脉气息,阵图仿佛是活了过来,无数纹理密布,散发着一种玄奥色彩。

    “补全了!这就是完整的‘镇脉柱’修补图吗?”

    秦墨有些发呆,这也是他第一次补全阵图,想不到引发的异动如此惊人。

    “哼!臭小子,你所属的家族,非常不一般啊!【天工开物】这等神物,很可能与传说中的地脉阵道师有着极大的关联。”银澄这般说道,语气中有着极大的忌惮。

    此时,一群阵道宗师已是围了上来,一个个神情激动,反复鉴定这张阵图,确定这是“镇脉柱”的完整修补图。

    “好!有了这张修补图,‘镇脉柱’一定能够修补完成了。”窦长老大笑道。

    随即,柯长老将这张阵图郑重收起,才是真正松了口气,而后询问秦墨,无论他需要什么报酬,只要开口,阵道联盟一定倾力达成。

    在场阵道宗师们纷纷点头,这少年先不说报酬,直接将阵图补全,这番做派赢得了他们所有人的好感。所谓投桃报李,秦墨如此干脆,阵道联盟也不能让他吃亏。

    “小墨,只要你开口,我们阵道联盟出面,立刻将那个栾海擎赶出西城。”柯长老做出保证。

    “对,小墨,只要你开口。我那雪竹师侄就是你的人了。”宿老三则是这般说道。

    “墨小兄弟,依老夫来看,你阵道的天赋,比你武道天赋还要出色,不如兼修阵道吧!”一个阵道宗师这般建议。

    ……

    面对一群老头们七嘴八舌的嗡鸣,秦墨很是头疼,正色道:“诸位前辈,我要的报酬不是这些,而是想借助阵道联盟的力量,将我的两位好友,送进即将开启的武殿中。”

    闻言,在场众人皆是一愣,他们没想到秦墨要求的报酬,竟是这个。

    随即,秦墨告知众人,他的两位好友,一个是尚在主城的冬东咚,另一个则是同门冰焱峰的熊彪,他认为这两人非常有天赋,希望能够将两人送入武殿中,看看能否获得大机缘。

    “这样啊……,小墨,你要求的报酬仅是这些?”柯长老皱眉,再次询问道。

    “如果柯老能够办到,我没有其他要求。”秦墨笑着点头,又补充道:“我专注武道,确实无心阵道之学。”

    闻言,在场一群阵道宗师面面相觑,神情很复杂,既有感慨,也有意外。

    因为秦墨要求的报酬并不难办,相反,对于阵道联盟来说,想要将两个少年送进武殿,乃是相当简单的事情。

    只是,这个少年本来可以得到天大的报酬,却是愿意将这份报酬,折算成两个名额,将两个好友送入武殿。这样的行为,着实令一群老者心潮起伏,想到了很多很多。

    “冬咚这小子,确实是一个阵道天才,若能在武殿中觅得机缘,将来必定前途无量。”宿老大开口,叹道:“他能有小墨你这样的朋友,真是他的福气……”

    ……

    这一日,阳光明媚,金色阳光照耀在主城上空,勾勒出一缕缕绚烂的华彩。

    从清晨开始,主城的气氛空前高涨,无数人涌上街头,将大街小巷挤得水泄不通,这样的情景,当真是人潮如海,川流不息。

    因为就在今天开始,将发生西翎战城近年来,最重要的两件盛事。

    第一件盛事,则是西翎武殿的开启。

    第二件盛事,即是西翎大元帅的寿宴。

    这两件盛事,乃是接连进行,先是开启武殿,待到这桩盛事结束后,帅府寿宴将紧跟着举行。

    如此重大的日子,自是引得无数人赶来主城,将这座巨城挤得满满的。

    ……

    一座客栈的院落中,冬东咚坐在院子里,面前的桌上摆满了肉食。

    只是,今天有些奇怪,胖少年呆坐在那里,平素对他有着无比吸引力的肉食,此刻他却是看都不看一眼,毫无食欲。

    “墨哥儿,你到哪里去了,可千万别出事啊!”冬东咚喃喃自语,圆鼓鼓的脸上充满担忧。

    昨夜,胖少年接连知道了两个消息,一是好友秦墨在“烟雨杀境”试炼中,一鸣惊人,力压西翎战城无数少年天才,以一匹大黑马的姿态,成为试炼的最后两位通关者。

    这样一则震撼的好消息,尚未让冬东咚高兴的跳起来,他便听说了第二则的坏消息。

    秦墨在藤岛重地,与十七皇子发生争执,触犯了皇室威严,已经从此次帅府寿宴名单中除名。

    第二则坏消息,让冬东咚浑身冰冷,之后连续两天,也未等到秦墨的到来,令他越发担忧好友的处境。

    咯吱!

    院门推开,一个贯鹤阁的弟子走了进来,低声道:“冬师弟,长老他吩咐,让咱们收拾一下,赶紧离开主城。”

    “离开主城?不,我不走,没见到墨哥儿,我绝不离开。”冬东咚抬头,睁着一夜未眠的赤红眼睛,断然说道。

    “唉,冬师弟,你别这么固执。”这个弟子轻声叹息,道:“事情我都听说了,墨先生确实是了不得的奇才,能够力压西翎战城二十岁以下的一众天才,成为‘烟雨杀境’试炼仅有的两位通关者,那是咱们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层次。可是……”

    话语一顿,这个弟子压低声音,悄声道:“墨先生得罪的可是十七皇子,镇天国的皇室,即使他再天才,能和栾皇一脉的皇室贵胄抗衡吗?赶紧走吧,否则,十七皇子一怒之下,株连墨先生的亲友,咱们这些小杂鱼被殃及,那才是真倒霉呢!”

    “师兄,你和师叔他们先离开吧。我等见到墨哥儿,确定了他的安全,再离开不迟。”冬东咚这般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你……,唉,师弟,那随便你吧……”这个弟子摇头,转身准备离去。

    正在这时,院门外传来密集的脚步声,一群人砰得撞了进来,赫然是贯鹤阁的同门。

    为首的正是贯鹤阁的连长老,此刻他显是遇到什么极为震撼的事情,神情惊惶,身躯一个劲的颤抖。

    “连师叔,怎么了?难道是……”那个弟子吓了一跳,顿时脸色苍白,暗中惨呼,不会这么倒霉吧,十七皇子真的派人来找他们麻烦吗?那真是无妄之灾!

    “东咚,东咚呢?”连长老一进来,便是四处张望,待看到胖少年的身影,立时松了一口气:“你在就好,在就好。我们就没事了。”

    难道说,十七皇子派人来,专门找我的麻烦?

    冬东咚暗中思忖,神情变幻,渐渐透出坚毅之色。

    这时,院门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一队人走了进来,为首的则是一位中年文士,蓝袍玉带,手持折扇,极是俊朗。

    “哪位是冬东咚?”中年文士环视院落众人,问道。

    “我是。有什么事情,就找我来,请不要累及我的同门。”胖少年起身,沉着脸,这般说道。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