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380章 残灵血煞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983.html
    砰!

    银澄身躯震动,柔顺的毛发根根竖起,丝丝青焰溢出,浓郁如翠的青色中,蕴含着一丝金色,神异非常。

    七条尾巴的末端,跳动着七缕青焰,射出一道道青色光线,在半空中交织,汇聚成一只青色眼眸。

    刹那间,一股恐怖的气势席卷,这只青色眼眸流转,无比美丽,似是蕴含着无穷的奥秘。

    这只青焰眼眸,即是银澄的【武道天心】!

    事实上,秦墨也从未见过这只青眸,每一次这头狐狸施展【武道天心】时,都很隐秘,未曾让任何人发觉。

    下一刻,这只青眸飞掠,悬于秦墨头顶的半空,垂落一缕青光,很是朦胧,远望过去,如同是这只青眸的泪水。

    受到【武道天心】的加持,秦墨身躯颤动,气势陡增,不断攀升,身前的那团血气,则是越来越浓烈,其中流转出一丝煞气。

    这种情况,乃是血煞之气开始压缩,凝练,朝着真正的血煞开始转化。

    不过,凝练真正的血煞,仅是修炼血煞分身的第一步,距离真正的成功,还太遥远。

    “不行啊!这门【血煞化影诀】的品阶,似乎是地级中阶之上,就算加持了【武道天心】,配合此地的特殊之处,也难以将这门功法的核心总纲补全啊!”

    银澄皱眉,不禁叹息,它也很想一窥完整的【血煞化影诀】,因为这门功法对它来说,也有着极大的好处,能够弥补它在先天境界的缺憾。

    轰隆……

    突然,四周的猩红石柱震动,爆发如滔的血光,无比浓烈,铺天盖地,将秦墨、银澄席卷进去。

    “糟糕!这是怎么回事,麻烦了,本狐大人就不该给这小子加持【武道天心】,被卷进去了!”

    滔天血光中,回荡着银澄的惨叫……

    ……

    轰……

    天空无比昏暗,乌云压顶,雷霆阵阵,电蛇狂舞,一片肃杀。

    这是一片荒原,四处弥漫浓烈的血腥气,漫山遍野都是尸骨,正在爆发无比惨烈的激战。

    “这是怎么回事?”

    秦墨感到异动,旋即一睁眼,从入定中醒转,却是看到这样的情景,顿时瞠目结舌。

    入眼处,皆是人族和鬼族、骨族的战斗,无比惨烈,不断有人丧生。

    撕拉!

    就在这时,一道无匹刀气横空,直劈过来,挟带着可怕的灰光,一掠而过。

    刹那间,秦墨只觉无比剧疼传来,一条胳膊已是被斩断。

    “疼!”

    “好疼啊!”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秦墨,另一个则是银澄的声音。

    随即,一人一狐感到惊疑,意识到不对,继而看到地上,那截断臂很粗壮,手臂上的肌肉如虬龙般鼓起,即使被斩断,依然蕴含着极强的力量。

    毫无疑问,这条手臂绝不是秦墨的,单是手臂长度,就快赶上他的身高了。

    这是一条巨臂!

    “怎么回事?”秦墨怔神,无比惊愕,尚未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吼!

    一声咆哮响起,秦墨发觉,这吼声竟是从自己的身躯中发出。

    一瞬间,巨大的声波如漩涡扩散,直达百丈之外,震碎了周遭一切有形之物,数百名骨兵当即崩碎,化为骨灰飘散。

    “臭小子,本狐大人为了帮助你,被卷入武殿的残灵意识中了。这下麻烦了!”银澄的声音响起,解释现在的状况。

    听着这头狐狸快速的解释,秦墨才明白过来,在加持【武道天心】后,秦墨运转【血煞化影诀】时,触动了血柱中的残缺武灵,由此陷入了残灵意识中。

    现在,一人一狐所遭遇的一切,很可能是创造【血煞化影诀】的那位强者,曾经遭遇的战斗。

    “丫的,这家伙不会挂在这里吧!若真战死在这里,那咱们也很麻烦,轻则灵魂大损,重则魂飞魄散,空留躯壳,成为两具活尸。”银澄嚷嚷着,大呼倒霉。

    这时,秦墨展开“耳闻如视”,看清了这个残灵的模样。

    这是一位无比魁梧的大汉,身披铁甲,挥舞一柄劈山刀,杀得鬼族、骨族的强者人仰马翻。

    这大汉的修为之高,实是令秦墨咋舌,一招一式,皆有劈山之力,将地面劈开一道道巨大的裂痕。

    逆命巅峰的强者!?

    撕拉!

    又是一道灰色刀气横空,无声无息,如鬼魅般斩至,与之前那道刀光一模一样,分明是同一人出手。

    下一刻,血光飞溅,这大汉的另一条手臂被斩断,身陷无数外族强者的重围中。

    双臂尽断,身陷重围,已是死局!

    这样的绝境,令秦墨窒息,四周的外族强者,皆是先天之上的强者,这大汉会陨落在这里吗?

    吼!

    又是一声咆哮,无比高亢,震动云霄。

    汹涌如潮的声波,从大汉口中喷薄而出,朝着四面八方席卷,犹如鬼雾海上的鬼龙卷过境,无数鬼族、骨族强者被震碎,化为一团团齑粉。

    良久,声波渐歇,漫山遍野空无一物,只有这大汉一人,跪倒在地,留着血泪。

    那恐怖的声波武技,固然摧毁了数万米内的所有外族,也将他的战友们牵连进去,无一幸免。

    狂风呼啸,吹过荒野,大汉双臂尽断,喉咙已哑,心中却在滴血,他施展这门恐怖武技,本是想玉石俱焚,与战友、敌人同葬,来拖延敌军的脚步,为前线的大军赢得战争的先机。

    现在,他成功了,却活了下来,以近乎半废的状态。

    不久,前线捷报传来,西翎军团大胜,将骨族、鬼族的联军,击退千里。

    回到军营,迎接这大汉的,是整个西翎军团的谢意。

    因为,正是大汉率领的一支铁军,插入敌军后方,拼死拖住两大外族联军的脚步,才为这场战争赢得一丝胜机。

    对此,西翎军团的大元帅,当时还很年轻的羿武狂,抚着大汉的断臂,承诺道:“将来这场战争结束,即使倾尽整个西城之力,也要为你恢复伤体。”

    伤体复原,那我的战友呢?

    他们,有些丧生在敌人的屠刀下,有些却是死在我手上……

    大汉无言,他已经半废,施展那玉石俱焚的声波武技后,经脉皆损,修为大幅度减退,已是只有先天境界的实力。

    留在西翎军团,他已是无用,最终在一个夜晚,悄然离去。

    这一切的经历,让秦墨、银澄无言,世事便是如此,得到或失去,赢得了那场战争,挽救了整个西翎军团,却失去了并肩作战的战友。

    ……

    数年后。

    西城与两大外族联军的战争,并未结束,愈演愈烈,已是进入白热化。

    而那大汉,却在西翎战城境内流浪,后来在一个小镇,遇上了心爱的女人,便逗留下来,很平淡的度过了数年的时光。

    对于这份感情,他很珍惜,妻子也很爱他,两人过得很幸福。

    “生也西翎,死也西翎,若能和你一起,在这个镇上慢慢老去,这一生也足够了。”

    妻子时常这般说着,让大汉感觉人生很满足,别无他求。

    外界的战争,似乎很遥远,根本不需要去理会。

    直到一天,大汉外出回来,却看到无数鬼兽在小镇中肆虐,猎杀人族当作食物,其中就有他的妻子。

    当他击毙一头鬼兽,将妻子从怪物口中救出来时,心爱的女子已是奄奄一息,见到他最后一面,就此逝去。

    那一刻,大汉暴怒了,沉寂数年的杀意,顿时爆发出来。

    杀、杀、杀……

    如同火山喷发般的杀意,让大汉陷入暴走,他疯狂屠杀鬼兽,待到清醒过来时,才是发觉屠戮小镇的鬼兽群,已经被他杀尽。

    而体内受损的经脉,却是在狂乱中,吸收大量的血气,产生了奇异的变化,经脉开始恢复,迅速复原。

    这种变化的由来,大汉没有去探寻,因为他充满了满腔的杀意,誓要杀死世间所有的鬼兽。

    于是,他化名血煞,从那小镇开始,展开了血腥的杀戮之旅,追寻着鬼兽的足迹,一路厮杀过去。

    在不断的战斗过程中,他体内的异变,则是越来越明显,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