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390章 鬼鹤王变
    观武台上,与简家交好的许多势力首脑,皆是目光冷冽,神情带着显而易见的嘲弄。

    他们很清楚,【六极幻月斩】的出世,代表着栾海擎此前的如意算盘,已是完全落空了。

    镇天国一个皇子,想娶以武封侯的一位刀侯,这已不是所谓的皇室垂青,而是后者愿不愿意屈尊下嫁。

    一位刀侯是什么概念?

    先不说实权如何,单单从地位上,已是等同十大战城的大元帅,虽然权势或许是空闲,但是,地位、实力上已是等同。

    试问,镇天国的一位普通皇子,够资格与十大战城的大元帅联姻吗?

    再者,此次武殿之灾难,现在看来已是化险为夷,而其中居功至伟者,则是一目了然,自是非简月玑莫属。

    以领悟天技之势,再加之拯救武殿于危难之功,已是足以让镇天皇室直接下达诏书,提前赐封“少年侯”的爵位。

    这等尊崇,是栾海擎能够比拟的吗?

    一时间,面对简万宸的斜眼鄙视,栾海擎脸色青白交加,嘴唇蠕动,想要出言辩解,却又不知说什么好。

    他此时的心情,乃是如同大厦将倾,几近崩溃。明明之前的如意算盘,乃是武殿试炼结束,在帅府寿宴上,便能凭着栾皇诏书,让羿大元帅开口,促成这段联姻,造就一段传世美谈。

    若是在武殿试炼中,简月玑能够领悟地级中阶以上的武学,那就再好不过了,这一桩联姻就更加完美了。

    可是,栾海擎怎么也想不到,简月玑确实领悟了地级中阶以上的武学,却是【六极幻月斩】,配合涅凤神刀,则是一门天技。

    天技镇国!

    之前凭栾皇诏书的联姻,则是成了一个笑话,这就如同,栾海擎拿着一份诏书,跑到一位刀侯府上,说要强娶一位未来女侯。

    这样的情况,别说是联姻,若是事后,简月玑拿刀砍他,只要不砍死他,皇室都不会怪罪。

    旁边,龙舵阁的阁主洛天辉清了清嗓子,开口道:“简帅,话不能如此说!月玑小姐不是刚领悟【六极幻月斩】吗?十七皇子之前想促成这段联姻,也是想造就一桩美食,并不知晓月玑小姐的资质,能够如此惊艳……”

    此刻,洛天辉身为一阁之主,言语之间,对于简月玑也不敢随意称呼,用上了敬称。

    “我不管,此间事了,我一定要亲上皇都,向栾皇讨一个说法!我们简家嘛,家小业小,确是能受得了这种委屈。但是,月玑身为未来刀侯,能受得了这种委屈吗?我倒要问问栾皇,写下这封诏书,到底是他的本意,还是有人别有用心……”

    观武台上,简万宸叉着腰,一脸悲愤,唾沫横飞的诉苦,语调神情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此时此刻,简万宸也不担心了,既有天技武灵出世,想来武殿群的危难,已是无恙,正好趁此时刻,与栾海擎算一算之前的总账。

    瞧着简万宸不依不饶的模样,在场众人皆是无奈摇头,暗道,这个简泼皮,还真有脸说,你们简家若是家小业小,西翎主城还有大家族吗?

    况且,依简月玑清冷的性子,对于此前栾海擎所作所为,可能还真不在意。真正受不了委屈的,不正是简万宸你自己吗?

    “我……,我不是……”栾海擎语无伦次,百口莫辩,他平素养尊处优,娇贵惯了,哪里能和简万宸耍嘴皮子。

    周围,龙舵阁、落月峰等数大宗门,此时也是闭嘴不语,深知现在的情况,若是偏帮栾海擎,很可能将自己的宗门牵涉进去,还是作壁上观的好。

    尤其,简万宸这厮,一旦撒起泼来,那胡搅蛮缠的作风,整个西翎主城就没有谁不头疼的,真要是被这家伙缠上,真的是一场噩梦。

    “行了。万宸,十七皇子是西城贵客,他此前所为固有偏颇,也已过去了。这件事情,将来栾皇若是问起,我会向陛下如实禀报的。”

    羿武狂缓缓开口,中止了简万宸的话语。

    闻言,简万宸冷哼一声,终是没有言语。

    而栾海擎的神情则是再变,羿帅固然帮他解围,但是,这件事若是传到栾皇耳中,终是他栾海擎的过失,势必大大影响他夺嫡大计。

    一瞬间,栾海擎心中闷得慌,有种搬了块巨石,却将自己的脚砸烂了的痛楚。

    轰隆!

    正在此时,远处的武殿群中,忽然传出惊天的巨响,只见其中一座殿宇的顶部,轰然爆开,一道巨大的黑影飞掠而起。

    一股可怕冰冷的气息,犹如怒海汪洋一般,从武殿群中狂涌而起,朝着外界蔓延而来。

    咚咚咚……,那座殿宇之中,数道光影冲了出来,正是五大武灵,确切的说,是被那道巨大黑影给轰了出来。

    嗡!

    一阵奇诡森寒的鸣叫响起,仿佛是地狱深处,忽然传出一道鹤鸣,刺入无数人的脑海中,令地面人群惨叫大吼,很多人捂着面部,鲜血从指间流出,竟是七窍流血。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

    “难道【鬼王降临图】没有被击溃吗?以天技武灵之威,还不能抗衡此等鬼图血祭?”

    人群惊骇欲绝,感到惊恐莫名,此前,人群只是担忧武殿群,担心进入其中的武道天才们,这一刻,他们则是为自己的生命担忧。

    刚才那一声鸣叫,太可怕了,仿佛是无数根利针,疯狂戳刺在人的神魂之中,有种魂飞魄散的惊悸。

    这个时候,那座洞开的殿宇中,六道刀光飞掠而起,直击那道巨大黑影。

    在半空中,六道刀光变幻,**为三,三合为一。

    一瞬间,一柄巨大刀光出现,刀身六个古篆文字闪烁,隐隐有一道飞禽的光影若隐若现,散发着无比锋芒。

    嗡!

    那道巨大黑影的躯体,忽然暴涨,在模糊的头部,忽然睁开一双眼眸,呈现灰色,无比冰冷,逸散极端邪恶。

    这双眼眸,紧盯着刀身的飞禽光影,陡得灰光爆盛,浮现无比狠戾暴怒之色,似是被那个图案激怒了。

    一阵呼啸,一双灰雾凝成的爪子探出,铺天盖地,一把将巨大刀光抓住,双爪用力,竟是要将刀光折断。

    叮叮叮……,那柄巨大刀光剧烈颤动,拼命想要挣脱,却是难以抗衡那双巨爪的力量。

    远望过去,那双巨爪的形状,似是鹤爪!

    吼!

    巨大黑影一声怒吼,见是折不断刀光,双爪一挥,便是将巨大刀光掷出,插进那座洞开的殿宇之中。

    紧跟着,巨大黑影张嘴,露出长长的利嘴,喷出一团灰雾,横亘长空,缠在那柄巨大刀光上,竟是使得天技武灵难以挣脱。

    这一幕,让观武台上的一众强者悚然而惊,他们皆是惊骇,刚才还觉得,此次武殿之危难,已是安然度过,却是想不到,竟是出现这样的变故。

    那道巨大黑影,难道是【鬼王降临图】的真面目吗?如此强大而恐怖的灵魂之力,令一众逆命境的大高手,也感到神魂颤动,几欲被震伤。

    “怎么可能!天技武灵的强大,足以堪比天境鬼族的魂力才对,怎么会被全面压制?”有人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糟糕了!”

    江老脸色剧变,忽然想起一个可能,惊呼道:“十有**,是那个鬼族强者眼看无路可逃,于是孤注一掷,燃烧自身的本命鬼晶,强行侵蚀了那座武殿的武灵,将之转化为鬼武灵,再将【鬼王降临图】的力量,转嫁到鬼武灵体内,这样一来……”

    不等江老说完,在场一众强者的脸色,已是极其难看,他们自是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凡是能创建一座武殿,留下绝世武学的强者,生前哪一位不是逆命境巅峰,甚至是天境层次的传说强者。

    这等层次的强者,以灵魂之力,凝聚而成的武灵,本身的魂力就无比强大。若是转化为鬼武灵,一旦被注入【鬼王降临图】的力量,则是等于能够发挥其中的全部威力。

    这样一来,掌管【六极幻月斩】的武灵,确实是有所不如的。因为,这门刀技,需要配合【涅凤吞月刀】,才算是真正的天级绝学。

    麻烦了!

    观武台上的一群强者脸色惨变,皆感到一股彻骨的冰冷绝望,唯有栾海擎嘴角泛着冷笑,他此刻是巴不得武殿毁灭,所有试炼者皆葬身其中,这样一来,他返回皇都,所受的惩罚反而会更小。

    这时,武殿群上空,那道巨大黑影舒展身躯,一双黑色羽翼伸展,顿时夜空一暗,仿佛整个天地都被黑翼笼罩。

    一具黑鹤之影,驾临夜空!?

    顿时,羿武狂脸色冰冷,沉声道:“鬼鹤王!这幅【鬼王降临图】,竟是这家伙印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