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395章 给本座提鞋都不配!
    人族秦墨!?

    建此武殿!?

    此时,地面上无数人的头皮一下子炸了,那清朗声音所说的话语,虽是很简单,但是,透露的信息实在太惊人了,简直是惊世骇俗。`

    这个赤红眉的少年,竟然不是一具武灵,而是一个人族。并且,按照这少年的意思,这座血煞武殿竟是由他创建出来的,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一个少年武者,创建一座武殿,这可能吗?

    与此同时。

    观武台上,一众强者中,很多人难以控制力量,气劲外泄,头狂舞,一些强者甚至是头根根倒竖,惊得脸庞一阵抽搐。

    “自建武殿?!怎么可能!”千音宗一位太上长老胡子都竖起来,惊得身躯直颤。

    “并非不可能,因为这座武殿很特殊!”

    羿武狂虎目闪烁,流露出一种缅怀的伤感,喃喃道:“这座武殿的气息,属于那个男人,曾经在千年之战的战场上,拯救了整个西翎军团两次的那个男人血煞!”

    闻言,在场一众强者皆惊,各大势力的脑中,有很多人都没参加过上一次的千年之战,却也曾听说过,有一位武雄曾经两次,以一己之力,拯救西翎军团于危难。

    那位武雄的原来名字,已是无人记得,只记得他后来的绰号血煞!

    “真是血煞将军遗留的武学吗?”

    “一定没错,血煞之气滔天,正是血煞将军独创的【血煞化影诀】!”

    “想不到啊!一个少年人,竟能补全【血煞化影诀】,替血煞将军创建这座血煞武殿,好,好,好……”

    在场许多德高望重的西翎将领,此时已是热泪盈眶,他们经历过上一次的千年之战,依然清晰记得,那个雄伟的男人以一己之力,拯救西翎军团的情景。?.?`

    如今,那个男人独创的武技,再次现于世间,并且有了属于那门武技的武殿。对于在场的西翎将领们来说,这座武殿等于是一座丰碑,记载着上一次千年战场上,那个男人创造的一段段传奇。

    周围,其他强者知晓【血煞化影诀】的由来,皆是无比震撼,当年的千年战场上,竟还有这样一段可歌可泣的事迹。

    “哈哈哈……,好!这个秦墨小子,还是咱们西翎卫营的西翎卫呢!好,真是好小子!”

    人群中,西翎卫·阵道营的江老笑逐颜开,逢人就说,并且,一边还斜瞅着阵道联盟的柯长老,无比得意。

    江老的意思很明显,姓柯的,别以为只有你们阵道联盟出了两个天才,你看看,真正的天才还在咱们西翎卫营。

    对面,柯长老则是目不斜视,神情很木然,恍若未闻,实则心中无比震撼,他怎么也想不到,秦墨的武道天赋竟达到这等惊人的程度,竟能创建一座武殿。

    诚然,能够建成这样一座武殿,乃是站在前辈强者的肩膀上,但是,这也堪称惊世骇俗了。

    并且,秦墨要求安插的两个少年,竟也是那般出类拔萃,一个是阵道天才,一个是武道天才,实是令人不可思议。

    “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柯长老脑海中,不由自主闪过这句话。

    一群强者中,龙舵阁、落月峰等数大宗门的脑,则是脸色阴冷,透着一股子冷厉。

    自从“烟雨杀境”结束后,千元宗秦墨的名头,整个西翎巨城已是名声鹊起。

    龙舵阁、落月峰等宗门的强者们早有耳闻,但是,却是不太放在心上,毕竟,一个先天境界的武道天才,即便资质无比惊艳,还不足以让绝世强者们太多关注。

    可是,现在的情况截然不同,一个建成武殿的少年天才,这其中的意义实在可怕,令人忌惮。?.?`

    观武台上,若说心绪最混乱的,还要数栾海擎。

    “怎么可能!一个六品候补宗门的小子,一只稍微强壮点的蚂蚁而已,竟然是一座武殿的当世之主!这绝不可能!”

    栾海擎脸庞的肌肉疯狂抽搐,极是狰狞,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今夜的武殿试炼,给栾海擎带来的打击,实在太巨大了。

    身为镇天国皇子,栾海擎很清楚,建成一座武殿,成为一座武殿的主人,对于一个少年武者来说,代表着什么。

    这不仅是天赋、资质的象征,也代表着一份无上的荣耀,足以得到整个西翎战城的支撑。

    因为,武殿群的一座武殿,代表着一座丰碑,也是一种福泽。

    ……

    轰隆!

    武殿群上空,激战立刻爆,只见一道血色身影,一道黑色鹤形,如同是两颗流星,疯狂的碰撞,迸射出激越的火花。

    “给本座死!”

    一声鹤鸣,鹤翼振动,三道灰雾飓风呼啸而出,眨眼之间,已是高达千丈,笼罩整片武殿群。

    这是一种无上鬼灵之技,对于肉身、神魂皆有着恐怖的杀伤力,由鬼鹤王分身施展出来,固然只能挥一成的威力,但是,已是有着充斥天地,一片诡杀之势。

    半空,鬼鹤王分身双眸冰冷,瞪视着那个血煞少年的身影,它心中杀意升腾至顶点。

    一个小小的人族少年,真正的修为不过先天境界,却凭借一座武殿之力,与武灵融合,与它的分身之力抗衡,实是令它怒不可恕。

    “喝……”

    三道灰雾飓风之间,秦墨挥动双臂,身形忽然爆闪,成千上万道血色身影冲出,分袭向三道飓风鬼雾。

    只见,每一道血色身影施展的武技,皆是各不相同,或拳,或掌,或劈,或砍,千般武技迭出,每一种都是威力无匹。

    这千种武技,并非是秦墨修炼的,而是血煞武灵中的烙印,与之心念合一,犹如本能般施展出来。

    砰砰砰……

    剧烈碰撞疯狂响起,成千上万道血色残影,每一道施展的武技,皆是蕴含着浓烈血煞之力,撞击在灰雾飓风上,迸射出凄厉的爆鸣。

    “撕拉”一声,三道灰雾飓风被击溃,成千上万的血色身影并未消失,竟是吸收着血煞之力,越凝实强大,朝着鬼鹤王分身汹涌袭去。

    “这该死的血煞之力,真是麻烦!”

    鬼鹤王怒鸣连连,双翼、鹤喙、双爪连动,不断拍散血色身影,狂怒不已,感到一种屈辱。

    它乃是堂堂的一代鬼族王者,却被一个人族毛头小子压制,即便自己出动的是一具分身,也是不能饶恕的事情。

    可是,它又无可奈何,因为这种血煞之力,对于鬼灵之力极为克制,可谓是鬼族灵体的天敌,只要沾上一点,都会让鬼灵感到极大的灼疼。

    嗡……

    一声鹤鸣,震动夜空,只见半空中,那头黑鹤展翅,周身迸射万千灰光,如同一轮灰色太阳,照耀天地八荒。

    哗啦啦……,在灰光侵蚀之下,成千上万的血色身影被湮没,继而消散,无影无踪。

    这一幕,让地面上无数人惊呼,心急如焚,难道说那个绝艳的血色少年,会遭到不测吗?

    下一刻,灰色光芒过处,所有血色身影尽数被摧毁,不见一个人的踪影,秦墨亦是无影无踪。

    “嗯?人呢,糟糕!”鬼鹤王分身先是一愣,继而立觉不妙,立刻横移,想要躲避。

    突然,空间洞开,一道血色身影窜出,犹如鬼魅,疾袭鬼鹤王分身的背部。

    “哼!狡猾的小子,玩起阴诡手段,你给本座提鞋都不配!”

    鬼鹤王冰冷双眸,忽然闪过狠戾冷笑,身躯一振,背部鳞羽根根竖起,如同刚才的血煞钻头一样,疯狂旋转起来,飞袭而出,朝着血色身影迎去。

    它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嗖嗖嗖嗖……

    无数鳞羽疯钻而至,将那道血色身影射成了一具筛子,却是身影一阵模糊,消散开来,化为缕缕血煞之气消失。

    残影!?

    鬼鹤王一惊,立有所觉,一双鹤翼闪电斩出,斜斜斩向身后右侧,就听“噗嗤”一声,鹤翼狠狠斩入一个物体。

    “斩中了!!!”

    这一瞬,鬼鹤王眸中,掠过疯狂狠戾和得意,正准备全力动,震爆这个血色少年。

    但是,它的双眸霍然瞪大,却是看到一个血色少年凭空出现,伫立在面前。

    这时,鬼鹤王分身才注意到,它双翼斩中的物体,竟是血煞凝成的一具身躯,与这少年一模一样。

    “血煞分身!?这么可怕的武学……”鬼鹤王嘶吼,终于意识到不妙。

    直至此刻,它才意识到,这座血煞武殿掌管的武学,竟是凝聚一具血煞分身,也即是说,刚才那些残影攻势,都是秦墨为了迷惑它所为。

    锵!

    一柄古朴宝剑出鞘,挟着浓烈血煞,看似很慢,却是快到了极点,剑光一闪,已是贯穿了这具鬼族王者的分身。

    一刹那,灰雾弥漫的夜空,响起一个凄厉惨叫的鹤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