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汽车动,隔着车窗传出“突突”的响声,沈秋铭这车是在二手市场淘的,价格便宜,坐在里面完全没什么舒适性可言,倒是有点坐拖拉机的感觉。

    “秋铭,回头你把我那车开走吧,反正驾照也吊销了,五年内都不能考。”

    怎么着也是三流导演,沈秋山的座驾还不赖,是一辆六七十万的suV,当然那是新车的价格,那辆车他已经开了几年,价值估计要折半了,不过,再怎么说也好过沈秋铭这辆小型“拖拉机”。

    “得!还惦记你那车呢,早被你那合伙人赵毅开走了!”沈秋水撇了撇嘴。

    赵毅是沈秋山多年的朋友,两人一起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合伙开了一家影视制作公司。

    “不能吧?”沈秋山皱了皱眉,记忆中,这个赵毅算是自己在这个时空最好的朋友了。

    “有什么不能的,《武圣》票房扑街,你们那个影视公司倒闭是一定的了,没记错的话,你那辆车名头是公司所有吧,赵毅是你们公司的法人,车想怎么处理还不是随他。”沈秋水翻了翻白眼。

    轻轻叹了口气,沈秋山沉默不言,树倒猢狲散,大难临头各自飞,这种事不仅在娱乐圈里,就是现实生活中也十分常见,人们总是雪中送炭的少,落井下石的多。

    沈秋铭把车停在了一家洗浴中心门口,出狱先洗澡,去晦气,这是老理儿。

    “我就不进去了,最近排了个话剧,在车里背背台词。”

    沈秋水没下车,把一个购物袋递给了沈秋山,里面是从内到外的新衣,可见这个妹妹还是满贴心的。

    火龙浴房。

    出了一身透汗的沈秋山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爽,回想看守所里的日子,可真不是人过的!

    “大哥,今后有什么打算吗?”沈秋铭用毛巾盖着头,被汗水浸透的浴服贴在身上,凸显出他完美的肌肉线条,吸引着旁边几名少妇火热的目光。

    “先把手里的烂摊子解决掉再说吧。”沈秋山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这倒是他的真实想法,路总要一步步的走,不是说来到平行时空拥有别人没有的金手指就可以为所欲为,呼风唤雨。

    “嗯。”沈秋铭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再次开口:“一直想说,谢谢你,大哥。”

    “嗨!自己家人道什么谢啊!”沈秋山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也知道他道谢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沈秋山让他出演了《武圣》的男二号,这明显就是任人唯亲的作法,毕竟,以沈秋铭的名气是不可能成为一部在院线上映电影的男二号。

    洗过澡,沈秋山换上了妹妹为他准备的新装,又刮掉了凌乱的胡须,折腾一番之后,这会儿的沈秋山可完全不是“老头儿”的既视感了,天蓝色的T恤,卡其色休闲长裤,同色系的矮帮皮鞋,活妥妥的“潮叔”范儿。

    “这才是我大哥嘛,帅~!”

    回到车里,沈秋水笑眯眯的夸赞。

    “只能说我们沈家的基因强大。”沈秋山笑着耸耸肩:“送我去音乐学院吧,想妮妮了。”

    这个时空的沈秋山早早便结了婚,与妻子育有一双儿女,儿子沈翰今年已经二十一岁是电影学院的大三学生,女儿沈佳妮十八岁今年刚刚考入国内最好的音乐类院校,中央音乐学院。

    不过,儿子沈翰因为妻子去世的事与沈秋山产生了巨大的隔阂,五年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看看爷爷、奶奶,与沈秋山这个父亲更是几乎断绝了来往,女儿沈佳妮倒是跟他很亲,这几年来一直与沈秋山相依为命。

    “妮妮今天系里汇演,我让她汇演结束直接去二哥店里,对了,今天是二哥新店开张的日子,我们给大哥接风洗尘的同时,正好也给他捧捧场。”沈秋水解释道。

    “老二又开新店了?看来生意做的不错嘛!”

    沈家老二叫沈秋海,是一名歌手,曾在国内红极一时,不过后来却因为“劈腿丑闻”被公司雪藏,人气也一落千丈,逐渐淡出了了大众的视线,成了名副其实的过气歌手。

    虽然演唱事业不顺利,但沈秋海副业搞得倒是可以,经营的火锅店十分红火,三年内开了两家分店,收入十分可观。

    “嗨,二哥这回是文青病犯了,弄了个‘清吧’,我看呀,一定血亏!”沈秋水摇了摇头,将手里快要翻烂的剧本塞入了挎包中,演技另说,至少沈秋水是个很敬业的……十八线女演员。

    双手插在胸前,沈秋山抿嘴一笑:“这话让你二哥听了,非跟你急不可,哪有刚开业就诅咒人家血亏的!”

    “哼,当着他面我也这么说!”沈秋水一脸傲娇的哼了一声。

    这时,车窗外又飘进来“突突”的响声,是沈秋铭的“拖拉机”动了,他猛踩了一脚油门,“拖拉机”一声咆哮,娇喘着在马路上撒起了欢儿。

    穿大街,越小巷,约莫二十分钟之后,汽车停在了一家新装潢的小店门前。

    这会儿,店门口摆着两大排的花篮,地下铺着红毯,还撒了一地的彩屑亮片,喜庆极了。

    “什么嘛,弄得跟包子铺开业似的!”沈秋水一下车便吐槽起来。

    沈秋山笑了笑,难怪自己这个妹妹一直是十八线女演员,除了刚直不阿的品格不适合混娱乐圈之外,嘴也忒损了,这么聊天人家导演愿意用她才怪呢。

    仰起头,目光落在了铜褐色的牌匾上,上面规规矩矩的刻着三个篆体字:小酒馆。

    “这名字倒是有点意思。”

    沈秋山不由联想起了另外一个时空大火的一歌。

    “大哥!”

    就在沈秋山愣神儿的功夫,一身英伦打扮的二弟沈秋海满脸笑容的迎了出来,不由分说,直接与沈秋山来了一个拥抱。

    “本来也想去接你的,这不刚好新店开业,就让小三和老四过去了。”沈秋海解释道。

    “二哥,说多少次了,别小三、小三的喊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人品有问题呢!”沈秋水一脸不乐意的白了二哥一眼。

    “得,我这不是叫顺嘴了,以后一定注意。”沈秋海赶紧检讨,然后嘿嘿一笑:“进去聊吧,我刻意给大哥备着大餐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