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巨星家族 > 4,他想唱歌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7/154330.html
    “老爸,你瘦了……”

    拥抱着沈秋山,感受到他身体的厚度,沈佳妮清澈的眸子中不由泛起了泪花,小声啜泣起来:“我听说里面的饭菜是没有味道的,睡觉都很难躺平,可是,老爸你的颈椎一直都不好啊,真不敢想象这半年你是怎么过来的,那一定很艰难、特难熬……”

    沈佳妮越说越伤心,晶莹的泪珠一颗颗的从脸颊滑落,掉在沈秋山的肩膀上,很快便印透了他的衬衫。

    看守所里面自然是很难熬的,沈佳妮说的还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故此,听了她的描述沈秋山不免想起在里面的种种,不过,这个时候他当然是不能表露的。

    轻抚着女儿的长,沈秋山故作轻松道:“嗨,哪有你说的那么难受,里面舒坦着呢!老爸之所以瘦了,是刻意减的肥,没现老爸帅多了嘛~!”

    “骗人,里面怎么可能舒坦!”沈佳妮当然知道父亲是哄自己的,不免又是一阵心疼。

    “真的,老爸什么时候骗过妮妮,现在是新时代,里面的环境早就变了,而且老爸不过是酒驾而已,又不是杀人放火,所以他们对我都非常客气。”沈秋山继续开解。

    “真的吗?”沈佳妮将信将疑,放开拥着父亲的双臂,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

    “当然~!”沈秋山耸耸肩,笑道:“不过,妮妮这么关心老爸,我还是很开心的,行了,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以后啊,我们都要开开心心的。”

    “对对对,大哥说的对。”沈秋海笑吟吟的走了过来,轻轻拍了一下沈佳妮的额头:“我说妮妮啊,你得相信你老爸的实力,他这么大一导演,在里面怎么可能受委屈嘛。”

    “可不是,妮妮,你就不必担心了。”沈秋水也走了过来,亲密的挽住了沈佳妮的胳膊,转移话题道:“呦,我们家小美女又漂亮了,跟三姑说说,是不是天天有小男生给你送情书告白啊?!”

    “才没呢~!”被问到私密的问题,沈佳妮不由俏脸一红。

    “老三,你可真out,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写情书啊,一条‘飞信’就搞定了~!”沈秋海哈哈一笑,飞信是这个时空大火的聊天软件,功能与微信类似。

    “叔叔,您说的太对了,妮妮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告白的飞信,而且我这个室友也经常被各种男同学威逼利诱的讨要妮妮的飞信号码呢,唉,做美女的闺蜜好苦恼哦~!”这时,与沈佳妮同来的小美女接过了话,做出一辆惆怅的模样。

    “陈小朵!你闭嘴好不好!!还威逼利诱呢?你都把我的飞信号码挂到学校论坛上公开出售了……”沈佳妮气鼓鼓的瞪了自己的闺蜜一眼。

    “那还不是因为要的人太多了,我才明码标价的,而且,卖码号的钱不是都请你吃饭了?!”陈小朵抿了抿嘴,大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笑嘻嘻的看向沈秋山:“叔叔,我叫陈小朵,是您的粉丝,特别喜欢您的第一部电影《同窗》,我寝室里现在还贴着《同窗》的宣传海报呢,这点妮妮可以作证的。”

    “哦?是吗?我一直以为喜欢《同窗》的都是我这个年纪的老家伙呢。”

    《同窗》是沈秋山的第一部电影,讲述的是他这个七零后的青春,里面杂糅了太多的私人情感,也可说是完全凭他自己的喜好去拍摄的一部作品,并没有考虑任何的商业因素,因此,票房并不理想,只公映了一周左右就匆匆下线了,知道的人不多。

    故此,这会儿陈小朵这个接近零零后的小丫头跟他说喜欢《同窗》,自然让他颇为意外。

    “哪有,叔叔也不老嘛,很帅呢~!”陈小朵嘿嘿一笑,精致的小脸上呈现出两个可爱的梨涡。

    “得嘞,我当真的听。”沈秋山笑着点点头。

    “行了,咱都别站着聊了,今个儿为了给大哥接风,我特意让厨师准备了鲍鱼香菇鸡,还有从澳洲空运过来的飞蟹和大龙虾……”沈秋海打了个指响,眉飞色舞的说道。

    “有这么多好吃的不早说~!走走走,赶紧动起来吧……”沈秋水是个十足的吃货,一听有这么多好吃的,顿时就把淑女范儿什么的抛在了脑后,张罗着众人入席。

    餐桌就在舞台的正前方,是一个能容纳七八人的仿石桌,这一桌也是店内视野最好的位置,方便观看舞台上的表演。

    众人坐定,沈秋海一声令下,后厨便忙活了起来,很快,一道道美食便被摆上了餐桌……

    一群人边吃边聊,边喝酒,久别重逢的喜悦,兄弟姐妹间的亲情,还有那上天恩赐的特殊“礼物”,喝着喝着,沈秋山便有些醉了,或者说,他是太过于兴奋,上天着实待他不薄,让他来到这儿,让他拥有了这么多的亲人。

    就在这一刻,他下定决心,这一世,一定要好好活,不再辜负最爱他的家人,也不再让爱他的人伤心……

    酒桌上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太阳开始西落,小酒馆也6续有真正的客人到来,不知不觉就坐了四五桌,见状,已经有几分醉意的沈秋海兴奋的登上了舞台,他想唱歌了……

    “欢迎诸位光临小酒馆,我是小酒馆的老板,沈秋海,接下来是今天第一时段演绎时间。”

    沈秋海并没有说太多的废话,简单的开场白之后,冲调音区的工作人员一挥手,《锋芒》的前奏随即响起……

    “是谁在轻弹着吉他,如泣如诉,是谁在撩动着琴弦,如饮清泉,可还记得年少时,你说你要仗剑天涯……”

    《锋芒》的歌词简单直给,旋律起伏却很大,很考验唱功,不过,对于唱了上万遍的沈秋海来说,自然是驾轻就熟,而这熟悉又陌生的歌声一响起,店内那几桌客人则是吃惊不少。

    “咦,这歌好熟悉啊,而且歌声好好听。”

    “这是《锋芒》,老歌了,不过这人唱的可真好。”

    “沈秋海?这名字好熟悉,好像就是《锋芒》的原唱吧?”

    “就是他,我刚刚用手机查了一下,他就是《锋芒》的原唱啊。”

    “不是吧,随便进了一家小店,竟然还有这样的惊喜。”

    “哈哈,今天还真是来着了,不行,一会儿我得找他合个影,然后朋友圈嘚瑟一下……”

    “嘘,好好听歌……”

    “就是,不要说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