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巨星家族 > 6,《城都》以及那里的故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7/154332.html
    真正热爱音乐的人,骨子里都流淌着“不安分”的血液,可能生活的艰辛与波折会磨去一些东西,可一旦站上舞台,他们体内那些“不安分”的血液便会燃烧起来,化为一个个跳跃的音符。

    沈秋山便属于这种人,以音乐制作人身份入行的他,曾经最大的梦想便是,做出一优秀的音乐作品,流传世间,可惜,他入行不就便赶上了盗版泛滥的时代,大量唱片公司倒闭,并没有太大名气的他自然不出意外的成为了“下岗”人员,之后,他才转行干起了导演,而这一混就是二十来年。

    就在方才,坐在台下的沈秋山看到了二弟沈秋海对音乐的执着与认真,也看到了闺女沈佳妮对音乐的热情与期盼,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之下,沈秋山骨子里深藏的“不安分”血液自然很容易就被激活了。

    “大哥,来一《年华》吧,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了。”沈秋海笑呵呵的提议,《年华》是沈秋山早年的作品,也是他众多音乐作品中,知名度最高的一。

    “今天就不唱《年华》了,在里面的时候实在无聊就写了歌,刚巧歌词里还有你的店名,我就唱它吧,也算是为你的新店开业庆祝了。”沈秋山轻笑着回应。

    “是吗?那我可得好好听听,你可好几年都没写歌了!”沈秋海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

    “大哥写的歌,一定好听!”沈秋水也是满脸期待。

    “妮妮,你老爸不是导演吗?竟然还会写歌哦?”陈小朵有些惊讶。

    “哼~!亏你还说是我老爸粉丝呢,竟然连他以前是音乐制作人都不知道!!”沈佳妮白了一眼陈小朵这个“伪粉”。

    舞台上。

    沈秋山拿起了戳在大屏幕下方的木吉他,然后,拉了一把高脚椅,坐了上去……

    “一《城都》,送给大家。”

    看到“小酒馆”的牌匾时,沈秋山脑海中就浮现出了这歌,更为重要的是,他在继承的记忆中惊讶的现,这歌竟然与自己的经历还有许多吻合的地方,以至于,在他内心深处就萌生了唱这歌的冲动。

    手指轻轻拨动琴弦,简单的旋律随之响起……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

    【余路还要走多久,你攥着我的手】

    【让我感到为难的,是挣扎的自由】

    ……

    主歌a段一气呵成,而沈秋山一开嗓便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由于不做音乐多年,早就抛弃了保护嗓子的习惯,倒是让他阴差阳错的“磨练”出一副当下流行的“烟熏嗓”,这样的嗓音在演唱上局限性很大,不过,却很适合两类作品,慢节奏民谣风歌曲以及某些需要“嘶吼”的摇滚。

    《城都》就属于前者,由沈秋山这自带低音效果以及饱含沧桑的嗓音唱出来,一下子就增加了这歌的“厚重感”,更容易打动人心,使听众快进入到歌曲的意境之中。

    短暂的间隙之后,演唱继续……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

    【我从未忘记你】

    【城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主歌B段结束,完美的完成了副歌来临前的铺垫工作,最最重要的是,这段朴实而又细致的歌词几乎每一句都能打入人心最柔软的地方,更为可怕的是,这一段的歌词还是一个句句递进的关系。

    当最后一句“城都,带不走的……只有你!”来临之时,一切强大的心理防御都可能被瞬间瓦解,它就好似那根武侠小说中常见的“梅花针”,能够迅刺入你的心脏,却又不着痕迹。

    然而,当你还在回味,带不走到底是谁时,副歌部分恰到好处的袭来……

    【和我在城都的街头走一走喔~哦~】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副歌部分没有想象中那么猛烈的爆,不过,却让人听着非常舒服,甚至可以在脑海中清晰的勾勒出那副美妙的画面。

    而在这副歌部分中,沈秋山所说的“小酒馆”终于出现了,不过,却没有人注意到它,很显然这歌唱的并不是它,而是那一段朦朦胧胧,却又有些感伤的故事。

    “太好听了,好听到想要流泪。”

    “有点温暖,又有点感伤,心都要融化了。”

    “是啊,真是太牛掰了,而且这歌还是原创,级厉害。”

    “真好奇,这人谁啊?唱的竟然比专业的沈秋海都好!”

    “……”

    小酒馆内的客人们窃窃私语,显然都对沈秋山的这《城都》十分认可。

    而相较于他们的反应,沈家人的反应却更为“夸张”,沈秋水与沈佳妮一大一小两位美女的眼眸中早已噙满了泪水,泪珠不时的从脸颊上滑落……

    在客人们看来,沈秋山所演绎的只是一好听的歌曲,然而,了解“内情”的沈家人却知道,沈秋山是在借这歌缅怀一个人,一个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沈秋海、沈秋水、沈秋铭三兄妹的大嫂,沈佳妮的母亲,沈秋山的妻子,秦雅雯。

    二十二年前,二十岁的沈秋山只身一人去城都参加一个全国性质的歌唱比赛,结果他并没取得理想的成绩,反倒是与同样参赛的一名女歌手一见钟情,而后,两人迅展成了恋人关系。

    女孩是城都本地人,因此,沈秋山推迟了返京时间,暂住城都,甚至还找了一份酒吧驻唱的工作,两人也在城都度过了最为美好的一段时光……

    而后面的剧情却如三流小说一样的狗血,三个月后,女孩怀了孕,正处在热恋期的两人决定结婚,却遭到了女孩父母的坚决反对,甚至将她“软禁”在了家中,女方父母之所以如此态度坚决,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第一,沈秋山是燕京人,距离城都太远,第二,沈秋山没有正经工作,没办法养家糊口,第三,两人年纪太小,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

    故此,沈秋山几次登门求亲,都被轰了出来,最后,女孩决定与沈秋山私奔。

    于是,在一个雨夜,女孩偷偷逃出了家门,与沈秋山离开了城都,而因为种种原因,这一次离别却成了女孩与家人的诀别,她再也没有回去过……

    这女孩自然就是沈秋山已故的妻子秦雅雯,而此时此刻,沈秋山在舞台上唱起了这《城都》,难免不让人联想起这一段伤感的往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