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挂断电话,沈秋山很快就收到了韩啸到邮箱里的电影剧本。

    他这部电影名字叫《无期》,是一部黑色幽默风格的公路电影,情节和人设都不错,是韩啸的一贯风格。

    更为重要的是,这部电影中有三个主要的男性角色,除了已经定了的男一号之外,男二号和男三号的戏份也不少,并且有很多出彩的地方,而男三号的人设是一名性格有些懦弱的小鲜肉,沈秋山觉得这个人物倒是挺适合儿子沈翰的,只不过,他也不敢确定韩啸能不能给他这个面子,让自己的儿子出演他处女作的男三号。

    “还是先写歌吧,给韩啸老弟一让他满意的歌,说不定这事就成了。”

    心中打定主意,沈秋山也不打算休息了,给自己沏了壶浓茶,然后认真看起了剧本。

    电影的配乐是为情节服务的,最好能在最大程度上与情节相符,所以,要给一部电影做配乐先必须要把整部电影的情节与内涵都搞清楚,并且是越熟悉越好。

    故此,沈秋山一口气就把韩啸的这个剧本看了两遍,伸了个懒腰,瞄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这会儿,已经是凌晨两点三十五了。

    “得,看来今天是没得睡了!”

    放下剧本,沈秋山又坐到了电脑前,在了解了韩啸这部电影的情节之后,他脑海中也有了一合适的歌。

    哒哒哒……

    沈秋山一边哼着脑海中的那歌,一边在文档中打出了歌词……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

    【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

    【曾让你遍体鳞伤】

    【……】

    没错,沈秋山想到的这歌正是许巍的经典之作《曾经的你》,而这歌也正适合韩啸即将要开拍的电影《无期》。

    写(抄)完了歌词,沈秋山翻箱倒柜的找出了多年没碰的吉他,依照这歌的旋律一句一句的“找调”,而相对于写词,谱曲可就难多了,这《曾经的你》沈秋山只是会唱,却从未仔细研究过它的曲,好在这个时空的沈秋山以前是音乐制作人,对于谱曲这一摊还算明白,不过,即便是这样,这么一句句、甚至一个字一个字的找音,还是十分辛苦的一件事。

    等沈秋山将整歌的曲都谱好,天已经亮了,时钟和分针刚好形成一条垂直的线条,六点整。

    将整理好的《曾经的你》给了韩啸,沈秋山这才安心的躺在了床上,顺便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在看守所时,他曾无数次告诉自己出来之后的第一晚,一定要睡他个天昏地暗,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出来的第一晚却熬了个通宵,不过,现在他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疲劳加上残余的酒精作用,沈秋山这一觉睡得还真是够沉,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拿过枕边的手机瞄了一眼,五个未接来电,其中三个是韩啸的,另外两个则是二弟沈秋海以及三妹沈秋水打来的。

    韩啸一口气给他打了三个电话,应该是对他过去的《曾经的你》很满意,心头一喜,沈秋山也没想太多,直接给韩啸回拨了过去。

    嘟嘟嘟……

    电话响了好多声,也没人接,沈秋山正准备挂断,韩啸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喂……”

    这声音很“憨”,这会儿,沈秋山才反应过来,人家在美利坚呢,现在是午夜。

    “韩老弟,实在抱歉,我忘了你在美利坚了,看见未接来电直接就回拨了,这么着,你先睡吧,等睡醒咱们再聊。”沈秋山有些尴尬的说道。

    “是山哥啊,得,你先别挂,我精神精神。”电话中传来一阵哈气声,又沉默了片刻,韩啸的声音这才再次响起,也精神了许多:“山哥,你传来的歌我找人唱了一下,太棒了,定了,就用你这!!”

    “你满意就成。”

    “岂止是满意啊,简直太惊喜了,我想就算是kateang操刀,也写不出这样的歌,最重要的是,这歌与我的电影太匹配了,山哥,你这次可真是帮了我的大忙!”韩啸言语间透着难以掩饰的激动。

    “有你这话,我就没白忙。”歌曲受到韩啸的认可,沈秋山自然是很开心的。

    “山哥,酬劳你随便开,这歌绝对值kateang开的价。”韩啸又说道。

    “酬劳就算了,不过,哥哥倒是有个事想拜托你。”沈秋山也不掩饰,把儿子沈翰的事跟韩啸说了一遍。

    “没问题啊,反正我也找演员呢,山哥的儿子当然差不了,男三号就给他了。”听了沈秋山的叙述,韩啸没有片刻迟疑,一口应了下来。

    闻言,沈秋山不由心头一热,他就知道韩啸很可能会帮他,但是韩啸答应的这么痛快,没有一丝迟疑倒是让他十分感动,尤其在此之前他还打了那十个电话。

    两下对比,韩啸的话真是暖了他冰凉的心窝。

    “韩老弟,多谢了!”沈秋山语气诚恳的道谢。

    “嗨,说什么呢,小事一桩,要谢也是我谢谢山哥你啊,又帮我写歌,又给我找演员,说到底是我占了大便宜。”韩啸哈哈一笑。

    “总之,这份情意哥哥记心里了。”沈秋山郑重的说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对了,韩老弟,我与我们家那小子的关系,你也知道,所以,你在他面前可千万别提我,最好也别让他知道你是刻意找的他,我怕他多心。”

    “得嘞,知道了,山哥你这可真是父爱如山啊!”韩啸调侃了一句。

    “还有,你用《曾经的你》没问题,但词曲作者也别署我的名字了,否则,我们家那小子看见,多半也会多心。”沈秋山又叮嘱道。

    “这个……不合适吧,不署你的名字,难道署我的名字?”韩啸犯起了难。

    “就署你的名字吧,反正,这歌我是送给你了。”沈秋山大度的说道。

    “那可不行,山哥,你忘记我的老本行了吧,我可是作者,作者最看重的是什么?版权啊!我可不能干侵权的事!!”韩啸严词拒绝,沉吟片刻又说道:“要不这么着,署笔名吧,反正很多音乐人的作品都是署笔名的,这样你们家那小子就不知道这歌是你的作品了。”

    “嗯,也成。”沈秋山点点头,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那就这么定了,山哥,你想个笔名。”韩啸又说道。

    沈秋山陷入沉思,许久,他灵机一动:“就署名‘矮大紧’吧!”

    “矮大紧?这什么鬼笔名……”韩啸有些无语。

    “没事,就是它了,反正只是个代号而已。”沈秋山却是轻轻一笑,他对这个笔名可是非常满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