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老男孩》?”

    嘴里小声叨咕了一句,刘东成马上就想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有一个身材还不错的女人拿着这部片子找自己谈六四分成,不过没谈妥,他还记得这部片子的导演是刚刚从看守所放出来的沈秋山,似乎自己还挖苦了对方几句。

    “难道就因为我没收这部片子?公司就把我开除了??”

    死的不明不白,刘东成自然是心有不甘,赶紧用手机搜索了一下这部片子,而等他看到那些搜索的结果之后顿时就傻了。

    他下班之后直接就去应酬了,喝了不少酒,回家倒头便睡,根本就不知道《老男孩》大火的事,而这会儿,他只是随意的搜索了一下“老男孩”三个字,立即呈现出了几十万词条,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于这部片子的好评,当然,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现这部口碑炸裂作品的播出平台竟然是菠菜视频。

    这下子,刘东成立即就明白自己为什么被解雇了,菠菜从成立的那天就视乐酷为死敌,最近一年菠菜有了一定的竞争力之后,两家对掐的姿态更是从未停止过,然而,就是在这种大前提下,自己经手的作品,流入菠菜,并且大火,老板不怒就奇怪了。

    “真特么倒霉!早知这样,别说六四了,就算是七三、八二,老子也签啊!”

    刘东成肠子都悔青了,可惜,这世界没有后悔药,像他这样的“小龙套”更不会有重生的机会。

    夜深了。

    《锦衣卫》剧组却是忙碌异常,一会儿就要拍摄一场夜间抓捕的大戏,此刻两名武术指导正在跟几个武行讲解等一会儿的打斗动作,而这部戏的女主秦雅茜则裹着一件大号冲锋衣,窝在避风的角落休息。

    秦雅茜是目前国内最受欢迎的女影视演员之一,刚刚才获得了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影后,她也是国内女演员中为数不多拿到国外正经电影节影后的女演员。

    这会儿,她正捧着平板电脑聚精会神的看着电影,而那部电影正是在网络上爆红的《老男孩》,此时,剧情已经来到了尾声,伴随着《老男孩》的歌声,画面中不断闪过曾经那些少年如今的模样,这里是全片最催泪的地方,秦雅茜也忍不住轻声啜泣起来……

    “那个家伙竟然能拍出这样的电影……呜呜……那家伙怎么会拍出这样的电影……呜呜呜……”

    秦雅茜小声嘀咕着,声音呜咽。

    这时,《老男孩》全片结束了,屏幕上呈现出全片的最后一句话:梦想这东西和经典一样,永远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反而更显珍贵。

    在“鸡汤”泛滥变质的年代,你当然可以把它看成一碗被嫌弃的鸡汤。

    不过,对于那些始终怀揣梦想的人来说,这一句话却充满了力量。

    二十岁的时候,大多数人心中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梦想,所以,对于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梦想是很美好的未来。

    三十岁的时候,可能依旧有很多人心怀梦想,但对于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梦想已经是大商场橱窗中的奢侈品,想一想就算了,消费不起。

    四十岁的时候,如果这个人还在聊着梦想,那么,别人多半会以“呵呵”来回应,梦想对于大多数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几乎等于另外两个字:扯淡。

    是的,有扯淡的功夫还是想想怎么多赚点钱养活老婆孩子、父母吧。

    这应该是梦想在大多数人心中的状态,你会现,随着年纪的增长梦想这东西的存在感也就越来越低,但就算是越来越低,总有那么一小撮人是心怀梦想的,是始终如一的在追逐梦想的。

    他们一直,在路上……

    所以说,梦想在这些人的心中永远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反倒是会越来越珍贵。

    有一句歌词说的很好“有梦想谁都了不起”,因此,当你遇见一个年过四十却依旧追逐着梦想的人,不要嘲笑他,给他一些鼓励,哪怕只是一句,加油。

    几乎相同的时间。

    燕京影视学院,B区618寝室。

    原本四人间的寝室里,此刻只剩下三个人,一个躺在上铺玩手机,一个坐在书桌前手里捧着本《演员必修课》心不在焉的翻着,而另外一个则翻箱倒柜的收拾行李。

    收拾行李的这个,留着一头文艺气息很浓的“长”,那造型有点像另外一个时空偶像团体F4成名时候的样子,五官立体,硬朗,穿着跨栏背心的他露着还算健硕的肌肉,肤色呈小麦色,而不是小鲜肉们追求的白。

    他叫沈翰,是沈秋山的儿子。

    “翰哥,这么快就要进组了啊?你再一走,寝室可就剩我跟七喜了。”翻着《演员必修课》的那位跟沈翰搭话,他叫田博,是个斯斯文文的瘦子,鼻梁上卡着一副精致的银边眼镜,因为他觉的金边太土气。

    “嗯,以后没哥罩着你俩,少惹事。”沈翰一边挑着带进剧组的衣服,一边说。

    “你还不了解我,我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主要是七喜那丫的,整天泡别人的女朋友,不出事才怪呢!”田博瞄了趴在上铺的那位一眼,喊道:“我说七喜,听见没,翰哥告诉你少惹事!”

    叫七喜的那位没吭声,只是聚精会神的盯着手机。

    “我说七喜,你小子少看点那种两三个人就拍完的小电影,俗话说,色由心生,你整天看那个东西,心里就装不下别的玩意,这就是你看见女人就想睡的根本原因,凡事讲究个追根溯源,现在根儿,哥们可给你找到了,所以,你得改,知道吗?!”田博开启了田博士模式,不过唠叨了半天,七喜兄根本就没搭理他,仔细一看人家插着耳机呢。

    “嗨,无药可救了~!”田博摇摇头,又对沈翰道:“对了,翰哥,回头有什么好机会你帮我推荐推荐,我这毕业戏还没着落呢~!”

    “这还用你废话,有机会哥们能不推荐你?!”沈翰白了田博一眼,两人以及上铺那位七喜兄,一个寝室住了三年,又是同班,早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呜、呼、呜呜……”

    两人正说着话,上铺突然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

    “什么情况?”

    田博踩在凳子上,去看上铺的七喜,只见对方竟然流起了眼泪。

    这下子,田博可惊了:“握草,你丫的看片儿竟然看哭了?!什么时候有这悲天悯人的情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