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梅花》是七点半正式开演,沈秋山六点就到了剧场后台,这会儿,《梅花》的演员们正进行带妆“联排”,本来,这个环节是可以省略的,毕竟已经公演了一场,不过,由于这一场《梅花》门票全部售罄了,冯长林害怕出什么纰漏,便让演员们再最后“磨磨枪”。

    沈秋山站在下场口附近,一边看着台上的演员们彩排,一边抽着烟,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沈秋山下意识的扭过头,只见女儿沈佳妮已经张开双臂扑了过来……

    “老爸~!”

    沈佳妮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

    “嚯~!我闺女什么时候改属猫了,走路都没有声音的。”沈秋山笑着打趣,夹着烟的右手则举的高高的生怕烫到女儿。

    “嘻嘻,故意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嘛。”沈佳妮嘿嘿一笑。

    “山哥!”

    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听着有些稚嫩。

    沈秋山仰起头,这才注意到跟在女儿身后的陈小朵,只是,今天陈小朵这造型实在让他看不懂,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原本一头乌黑的长发竟然被她染成了浅棕色,还烫了几个复古的大卷,上身穿着一件暗灰色的呢子大衣,脚下还踩着一双长筒皮靴,她这身装扮与她的年纪气质极为不符,这种感觉就好像,四五岁的小姑娘偷穿了妈妈的高跟鞋,搞笑却又透着几分可爱。

    “是小朵啊。”沈秋山点点头,然后轻笑着提醒道:“小朵同学,我得提醒你一下,要叫我叔叔,你是妮妮的朋友嘛,不要乱了辈分。”

    “各论各的。”陈小朵固执的努了努小嘴。

    沈秋山皱了皱眉,拿这小丫头也没什么办法。

    “老爸,甭搭理她,你不知道,她想当我妈!”沈佳妮附在沈秋山耳边小声说。

    “……”

    沈秋山狂汗,上次在小酒馆的时候,三妹沈秋水就跟他说过,陈小朵这小丫头对他有点意思,他还没当回事,现在,连女儿都这么说了,沈秋山就不得不相信了。

    瞄了一眼刻意把自己往成熟了装扮的陈小朵,沈秋山老脸上不由爬满了尴尬,女儿的闺蜜却要当女儿的后妈,这叫什么事啊!

    “山哥,你拍的《老男孩》真是太好看了,我一口气就看了三遍。”陈小朵又开了口,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蛋上露出两个小酒窝,与她这身装扮更显得格格不入了。

    不过,她说的倒是实话,听说沈秋山的作品在菠菜上线了之后第一时间就跑到菠菜视频注册了账号,付费之后,真的一口气看了三遍,并且还卖力的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为《老男孩》宣传。

    沈秋山有些焦躁的抽了口烟,融合了两世记忆的他人生经历自然更加丰富,大风大浪的也没少见识,可是,面对陈小朵这么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姑娘,他还真是有些手足无措。

    好在,就在沈秋山为难的时候,《梅花》的联排结束了,一身戏服的沈秋水大步流星的从下场口走了出来:“大哥,妮妮,你们来的够早的。”

    “公司没什么事,我就溜达过来了。”沈秋山淡淡道。

    “《老男孩》都火成这样了,还没事呢,我还以为找你拍戏的人早把你们公司门槛踢破了呢,嗨,档期我都留出来了,甭管你拍什么,必须带着我,否则,我跟你急!!”沈秋水说话的时候,也看见了一旁的陈小朵,冲她挥了挥手:“呦,朵朵小美女换造型了,差点没认出。”

    “嗯,秋水姐好。”陈小朵笑嘻嘻的跟沈秋水打了招呼,同样是喊姐,其实,她喊沈秋水姐倒是没毛病,毕竟,沈秋水相对年轻,而且女人嘛,就算是很老,你也得往年轻了喊不是,否则,人家都跟你急。

    “对了,大哥,这些都是我朋友,下部戏有合适的角色想着点。”

    沈秋水指了指跟在自己身后的一众女演员们,而众女赶紧抓住机会纷纷介绍自己。

    沈秋山不好驳了三妹的面子,一一与众人打了招呼,不过,那些女演员们却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拉着沈秋山,你一言、我一语、巴拉巴拉的聊个不停。

    “山哥,你电话!”

    就在沈秋山身陷“泥潭”,无法脱身的时候,陈小朵突然举着手机喊道。

    沈秋山一怔,自己的手机当然不在陈小朵那里,不过,他马上就明白了小姑娘的意思,冲围住他的女演员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先去接个电话,咱们回聊。”

    沈秋山说着,挤出人群,接过了陈小朵的手机,装模作样的放在耳边,还别说,里面真的有声音,不过是通讯运营商的机械语音罢了。

    “这小丫头倒是会随机应变。”心中暗笑,沈秋山拿着手机便认真的接起了电话:“对,我是沈秋山,什么?嗨,我这信号不太好,你稍等下……”

    一边接着电话,沈秋山一边朝走廊尽头的出口走去,如此一来,他倒是顺利的摆脱了那一群女人的“围攻”。

    “怎么样,还是我聪明吧。”

    出了门,沈秋山刚刚喘了口气,陈小朵便满脸得意的跟了出来。

    “嗯,聪明~!”沈秋山轻笑着点点头,把手机还给了她。

    “山哥,有件事我必须得跟你谈谈了……”陈小朵突然摆出了一张严肃脸。

    “啊?”小丫头突然变的严肃,沈秋山倒是有些慌,下意识的拿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可是摸了半天身上却没有火。

    啪~!

    陈小朵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打火机,按着之后,帮着沈秋山点燃了他嘴里的烟。

    “小朵啊,你不会是抽烟吧。”吐了一个烟圈,沈秋山心神略安疑惑的看着陈小朵。

    “我当然不抽烟了,这打火机是给你准备的。”陈小朵耸耸肩:“你一把年纪了嘛,忘性比较大,所以,我就帮你准备了一些容易忘带的东西。”

    “啊……?”沈秋山愣了愣神,又有些慌了,瞧这架势,这小丫头是想来真的啊。

    “算了,我还是说正事吧。”陈小朵清清了嗓子,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山哥,这件事上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想跟你说了,不过,妮妮在场我就克制住了,现在,她不在,这事我就必须说了……”

    “等,等等……”沈秋山赶紧叫停,这小丫头八成是想告白啊,这事他必须得阻止,否则可就太尴尬了。

    然而,陈小朵却根本就不听他的,果决的摆了摆手:“我必须得说!”

    沈秋山还想说话,可刚好被吸入的烟呛了嗓子,剧烈的咳了两声,而就在这时,陈小朵的话音也再次响起:“山哥……妮妮这孩子现在太不像话了,这学期乐理知识课已经逃了三节了,再这么逃课下去,她就要挂科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