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得!那就这么说定了。”

    沈秋山面色一喜,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话放在沈秋山这里,那就是群演一抓一大把,真正适合角色的演员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若是没遇见闫峰也就算了,但既然遇见了,沈秋山当然要努力的去争取一下。

    毕竟,在他心目中闫峰便是《无证之罪》的最后一块拼图了。

    “大赛后天就直播了,所以,主题曲这事越快越好,你手里的要是成品,最好马上回去取一下。”闫峰又开了口。

    “嗯……还是算了吧,回去一趟也得两三个钟头。”沈秋山沉吟了片刻,问:“你这有琴吗?”

    “这里是音乐学院,你说有没有琴?!”闫峰抽了口烟,翻了翻白眼。

    “那就电子琴吧,我把曲子复述一下,歌词我记得。”沈秋山道。

    “行,跟我来吧。”闫峰点点头,也不多言领着沈秋山来到了后台的一间休息室,角落处就放着一架双排的电子琴。

    “这个行吗?”闫峰一指。

    沈秋山没说话,走到那架电子琴前,试验着按了几下,琴声很正,音质也透亮。

    “嗯,就它了。”

    满意的点点头,沈秋山的一只手随即放在了琴键上,凭借记忆弹了一个旋律……

    “5233322213……”

    “好像差了点……”

    嘴里小声嘀咕着,沈秋山又尝试着重新弹了一遍:“523332222113……”

    相比上一次尝试加了一个半音,这下子,弹出的旋律就好多了。

    “嗯,就是这个。”沈秋山转头看向闫峰:“闫主任,有笔纸吗?”

    “我帮你记。”

    闫峰脱掉身上的黑棉袄,里面是一件款式很老的保暖衬衫,在那衬衫胸口处的口袋里插着一根钢笔,他又四处寻觅了一圈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半本稿纸。

    电子琴前面只有一张椅子,就能坐一个人,闫峰则直接站到了窗台边,将稿纸放在了理石板铺成的窗台上,撅着屁股记录下了刚刚沈秋山弹出了旋律。

    “继续吧……”记完第一句旋律,闫峰冲沈秋山点点头。

    “好。”

    沈秋山想了想,再次出手:77777671……

    “嗯,这句找的准了。”听着自己弹出的旋律,沈秋山点点头。

    一旁的闫峰则赶紧动笔记了下来。

    就这样,两人一个坐在电子琴前试音,一个撅着屁股在旁边记……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沈秋山终于把这曲子复述完毕了。

    闫峰直起腰,长长出了口气,不过这会儿,他看沈秋山的目光早已与之前大不相同,他跟音乐打了几十年的交道,对于音符、旋律都极为敏感,沈秋山让他记的这个曲子旋律激昂,仿佛每一个音符都充满了青春的朝气,这样一曲子,太适合作为校园歌手大赛的主题曲了。

    “闫主任,你休息一会儿吧,我马上填词。”

    将手从键盘上移开,沈秋山轻轻擦了擦额头上印出的汗珠,精神持续高度集中的工作,自然是又费心又费力的一件事。

    “我不累,你填吧。”

    闫峰并没有独自去休息的意思,把纸笔往前一递,瞧这架势,是准备亲眼看着沈秋山填词了。

    “好吧。”

    沈秋山也不矫情,接过纸笔,在简谱下面的空白处开始填词……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世界等着我去改变】

    【想做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

    【在这里我都能实现】

    【大声欢笑让你我肩并肩】

    【何处不能欢乐无限】

    【抛开烦恼勇敢的大步向前】

    【我就站在舞台中间】

    ……

    没错,沈秋山选择的这歌正是《我相信》,这歌旋律激昂、充满正能量的歌曲曾火遍另外一个时空,算是青春励志歌曲的典范了。

    而看着沈秋山一句句的写下歌词,闫峰那双不大的眼睛则是越睁越大,两颗有些浑浊的眼球都快要掉了出来。

    “ok!”

    填完最后一句歌词,沈秋山把笔一放,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闫主任,你可是亲自参与了整歌的创作,感觉如何?符合校园歌手大赛主题曲的标准的吗??”沈秋山笑呵呵的询问。

    “抱歉,之前是我唐突了。”

    闫峰没正面回答问题,倒是给沈秋山道起了歉。

    “啊?”沈秋山一怔。

    “我是说,我之前对你的态度不太好。”闫峰一脸诚恳的说。

    “嗨!我当什么事呢。”沈秋山笑着耸耸肩:“闫主任你是为了大赛的事操心,还真没必要顾忌别人的情绪。”

    闫峰却是摆了摆手:“总之,向你道歉了。”

    “闫主任,你真是没必要这么客气。”沈秋山也是一脸诚恳的回应。

    “反正我的意思你理解就行。”闫峰点点头:“现在咱们说这歌,作为校园歌手大赛的主题曲,它再合适不过了,不仅如此,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希望你可以把这歌卖给我们音乐学院,我想把它作为我们音乐学院的校歌。”

    “这……”沈秋山露出为难的神色:“这歌我可以无偿的借给校园歌手大赛组委会使用,但要是卖了话,我还得认真考虑考虑。”

    “行吧,那咱们先把眼前的事办了。”闫峰也不纠缠,拿着写好的词曲说道:“这歌唱起来难度不小,想让那些参赛选手快学会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最好找个人先学会,唱给他们听两遍。”

    “这简单,一会儿我把这歌交换我二弟,让他唱就行。”沈秋山又补充道:“我二弟叫沈秋海,以前唱过一《锋芒》,闫主任应该有点印象。”

    “嗯,我知道他,嗓子不错。”闫峰点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叹了口气:“可惜了……”

    “闫主任说什么可惜了?”沈秋山眼露疑惑。

    “嗨,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不提也罢。”闫峰一摆手:“走吧,先办正事。”

    “好吧……”事关二弟沈秋海,沈秋山本想追问一句,但眼下闫峰一门心思想着校园歌手大赛的事,他也就没多问,想着以后再说。

    两人返回前台,这会儿彩排已经接近尾声。

    “大哥,你可回来了,马上就到我们出场了。”沈秋海等的有些心焦,一见沈秋山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彩排的事先不急,你熟悉熟悉这歌。”沈秋山把《我相信》的草稿递给二弟沈秋海。

    “这个是?”沈秋海瞄了一眼稿纸上的词曲,一脸疑惑。

    “大赛主题曲,你赶紧熟悉熟悉,学会之后交给那些参赛选手,这歌我这嗓子唱不来,就指望你了。”沈秋山说的是实话,他这副“烟嗓”唱唱民谣,中低的歌还凑合,这旋律激扬的《我相信》,他是真唱不了。

    “哦,那我看看。”沈秋海点点头,拿着《我相信》的草稿开始从前往后捋,一边看一边小声哼哼……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噔噔噔噔噔噔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