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巨星家族 > 50,阎王要打鼓(谢掌门“宁晓佳”)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17/205491.html
    “这歌不错啊!”哼了一半,沈秋海便忍不住称赞起来。

    “能唱?”沈秋山笑着问。

    “太能了,只是,这歌清唱有点难,而且味道也差点,最好有乐队伴奏。”沈秋海想了想说。

    “乐队伴奏?有啊!!”沈秋山点点头,看向一旁的闫峰:“闫主任,你可是亲眼见证了这歌的诞生,伴奏应该难不倒你吧?”

    “我?”

    闫峰皱了皱眉,他今年五十出头,虽然跟音乐打了一辈子交道,但自从当上系主任就再也没有什么演出经历了,主要也是身份使然,燕京音乐学院可是华夏国第一音乐学府,而流行音乐系又是学院的第一大系,他这个一把手自然不必“抛头露面”,何况他还有音乐圈著名的大教授,平时只要指点江山就可以了,还真不用亲自上手。

    “闫主任对这歌最熟悉啊,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沈秋山又补充了一句。

    “好吧。”沉吟了片刻,闫峰还是点了点头,他毕竟是这次大赛的主要负责人,这种时候也算是义不容辞。

    “得嘞!闫主任出马,这歌一定更精彩。”沈秋山轻轻一笑:“不过,最好再有一个人,三个人还是单薄了点。”

    “嗯。”闫峰赞同的点点头,《我相信》这曲子他早就在心里捋了几遍,如果想要伴奏效果完美,至少也得有一个鼓手、一个键盘、一个贝斯手,以及主音吉他。

    “我去喊个人。”闫峰说着又去了后台,不大功夫便带过来一名戴着茶色眼镜的中年男人。

    “梁瑞博,我的学生。”闫峰指着中年男人介绍。

    “梁哥,真是好久不见啊!”沈秋海热情的招呼了一声,这个梁瑞博是一个比较知名的音乐制作人,沈秋海大火的那两年跟他还有过合作。

    “秋海?!咱们可有年头没见了。”梁瑞博也认出了沈秋海笑着招呼。

    “是啊,得有七八年了。”沈秋海一脸感慨。

    梁瑞博点点头:“可不是,后来你就没消息了,前两天在《老男孩》里面看到你,我还激动的够呛,嘿嘿,那电影,那歌,都不错,走心!现在最难得的就是走心的作品了!”

    “嗨,那都出自我大哥之手。”沈秋海一指旁边的沈秋山。

    梁瑞博则竖起了大拇指:“厉害!以前只知道沈导是个导演,没想到在音乐方面还有这么高的造诣!”

    “我这就是业余爱好,跟您这专业的没法比。”沈秋山客气了一句。

    “得!你可别说这话,你要是业余的,我们这些专业的就没法活了。”梁瑞博哈哈一笑。

    这时,闫峰了话:“行了,你们就别客气了,先忙正事,分下工。”

    “老师,你好歹也让我看看歌啊。”梁瑞博苦笑。

    “歌在这。”沈秋海把《我相信》的草稿递了过去。

    梁瑞博的音乐素养很高,属于天赋型音乐人,这些年制作了不少的优秀作品,因此,一歌的水准如何,他一打眼就能判断个大概。

    一边看着谱,手指一边下意识的在大腿上打着节拍,三分钟之后,梁瑞博脸上露出了赞赏的表情:“牛掰!好歌~!”

    “沈导,以后你千万别说自己业余!”梁瑞博再次冲沈秋山竖起了大拇指。

    沈秋山笑了笑,没再拿捏姿态的客气:“没问题的话,咱们就操练起来??”

    “嘿嘿,看着曲子,我就手痒了。”梁瑞博嘿嘿一笑:“我来贝斯,老师,您来鼓手?”

    闫峰点头:“可以。”

    “闫主任还会这手呢,牛~!”沈秋山竖起了大拇指,他本以为闫峰会来相对“温柔”的键盘呢,没想到,这位古板的老教授竟然还会架子鼓。

    “那我来键盘。”沈秋山道。

    “得嘞,那我就是主唱,兼吉他了。”沈秋海笑了笑。

    “好,就这样吧。”闫峰点点头,然后让人去把《我相信》的草稿复印了十几份,四人在台下熟悉起了词曲。

    二十分钟之后,彩排结束。

    闫峰一脸严肃的走上了舞台:“所有参赛选手到台下坐好,注意学习接下来的歌曲,小刘,把《我相信》的词曲给他们每人一份儿。”

    “学歌?大赛的主题曲吗?”

    “应该是吧,可是谁教我们啊?”

    “阎罗王又搞什么飞机,真是的!”

    参赛选手们窃窃私语,但却都乖巧的听从指挥坐到了台下。

    等众人就位,闫峰冲舞台边的沈秋山三人点点头。

    三人随即登台。

    “哇,是山哥~!”人群中,陈小朵一声惊呼。

    “老爸……”沈佳妮自然知道沈秋山作为表演嘉宾的事,但刚才彩排的时候,她几次在台口张望也没看见老爸的影子,没想到,这会儿一见就是在舞台上。

    “是老爸和二叔教我们主题曲?”沈佳妮有些惊喜,又有些小得意。

    “不愧是山哥,好厉害啊~!”陈小朵满眼小星星的感慨。

    “陈小朵!我再说一遍,不要打我老爸的主意!!!”沈佳妮不客气的在陈小朵那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上掐了一把,试想,身边的闺蜜整天想要当自己的后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所以,沈佳妮真的很绝望的~!

    舞台上。

    沈秋海走到了中心位置,将《我相信》的词谱固定在麦克架旁边的谱架上,然后轻轻拨了拨怀中抱着的吉他,试了试音。

    一切没问题,举起右手坐了个ok的手势。

    站在他左后方的梁瑞博点点头,手指拨动琴弦秀了一小段,然后也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后面,沈秋山和闫峰也已经就位。

    “噔噔噔噔噔噔……”

    沈秋山试了试键盘的音色,点点头,然后看向右侧的闫峰,后者已经操起了鼓槌,轻轻敲了两下吊镲,然后作了一个等待手势,起身,脱掉了身上的黑棉袄……

    “ok!”

    闫峰重新坐好,点点头。

    而看着台上的阵势,一票参赛选手们已经看傻了,尤其是来自音乐学院的选手们,更是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闫主任,大名鼎鼎的阎罗王,竟然坐在了鼓手的位置上,这完全颠覆了他们对这位“凶神恶煞”般系主任的印象。

    “真的假的,阎王竟然要打鼓?”

    “早晨忘看了,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的?”

    “大新闻,妥妥的大新闻啊,必须拍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