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十几个小时的颠簸之后,一行人抵达了龙江。

    一下火车,沈秋山便感到一阵寒流扑面而来,冻的他浑身一颤。

    “还是穿少了啊。”

    沈秋山身子一缩,有些后悔没在车上把羽绒服拿出来穿上。

    “好冷啊~!”跟在沈秋山身后的沈秋水也发出感慨。

    “慢慢适应吧,反正要在这里拍上一两个月呢!”沈秋山给三妹打了一针“预防针”。

    “我怎么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沈秋水一边搓着手,一边哈气。

    沈秋山笑了:“我说老三,你可是咱们公司一姐,公司新戏,少了你这个一姐行嘛!”

    “算了吧,我就没见哪个影视公司的一姐,出门拍戏坐绿皮火车的!”沈秋水翻了翻白眼。

    沈秋山哈哈一笑:“公司这不是经费紧张嘛,一百多人的剧组呢,坐火车路费就能省十几万呢!”

    精打细算对于一个新公司来说自然是非常必要的,虽然之前菠菜方面预支了《老男孩》的票房分成一千七百万,但还了债务之后,就剩下一千两百万不到,再扣除员工开资,以及公司办公间的房租,沈氏影业的账面上还剩一千万出头,这些钱便是《无证之罪》的全部预算了。

    而另外一个时空《无证之罪》的总投资可是小三千万呢,当然其中演员的片酬占据了大半,不过就算是抛去演员的片酬,沈秋山兜里这一千万也是紧张的要命,所以,必须是能省则省。

    出站口。

    老早就被沈秋山打发到龙江的吴迪举着接站的大牌子,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他。

    “山哥,这呢,这呢!!”

    沈秋山众人一出站,吴迪便扯着嗓子高喊。

    “嘿,你小子倒是知冷知热啊!”走到吴迪跟前,沈秋山打趣的拍了拍他裹在身上的军大衣。

    “山哥,你才来感触还不深,这龙江,老冷了!撒泡尿都能冻上!”吴迪咧着嘴说道,虽然才来龙江没几天,但他的口音倒是变成了东北味儿。

    听他这口音,沈秋山不由笑了:“你小子来这儿没几天,口音都变了。”

    “嗨,我这还不是为了更好的跟老乡们沟通嘛,大家都说东北话,热乎着呢,事也好谈。”吴迪嘿嘿一笑。

    “不错,看来让你打头阵就对了。”沈秋山赞赏的点点头。

    “山哥交待的事,咱必须得办妥啊。”吴迪得意一笑,然后冲众人一招手:“得嘞,都上车吧,别在这冻着了,大巴在停车场等着呢!”

    众人跟着吴迪上了大巴车,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抵达了他事先订好的酒店,这是一家快捷酒店,环境不算好但也不赖,有六十多间房,差不多刚好能住下整个剧组。

    安顿好之后,沈秋山简单休息了一会儿,便让吴迪开车带他去看拍摄场地,《无证之罪》虽然篇幅不长,但毕竟也是电视剧,场景很多,不像《老男孩》那么单一,所以,光是确定场地这事就得跑个两三天。

    而就在沈秋山跑场地的这两天,外雇的拍摄团队也相继抵达龙江,之前与沈秋山一起来的都是沈氏影业的人,可拍摄《无证之罪》这么一部剧,光靠沈氏影业这点人当然是不够的,所以,沈秋山就找来了之前合作过的拍摄班子。

    来到龙江的第三天,一切准备就绪。

    热闹的仪式之后,《无证之罪》正式开机。

    沈秋山把剧组分成了两个摄制组,自己掌镜A组,与他合作过的老搭档刘永泉掌镜B组。

    A组主要拍摄内景,以及剧中的一些重头戏,B组则拍摄外景居多,尤其是优先拍摄雪景,毕竟,已经是四月,天气随时都可能转暖,一旦冰雪融化,许多场景就没得拍了。

    某闲置的写字间内。

    这里已经临时搭成了律师事务所的模样,这会儿,沈秋山掌镜的A组正在这里布景。

    闫峰作为燕京音乐学院最大系的系主任公务繁忙,所以,沈秋山决定先拍他的戏份,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杀青。

    故此,开机之后,A组拍摄的第一场戏便是李丰田出场的戏份。

    在这场戏中,李丰田受“老火”之托向经营律师事务所的金主任讨债。

    虽然已经做了不少的功课,但这毕竟是闫峰第一次拍戏,所以他多少有些紧张,在工作人员准备的时候,他不住的抽着烟。

    “放轻松,不说话,你就是李丰田。”沈秋山看出了闫峰的紧张,笑呵呵的说道。

    “我长的就那么像变态杀人狂?”闫峰没好气的白了沈秋山一眼。

    “哪能啊!这不是装扮上了吗!”沈秋山耸耸肩,冲扮演金主任的演员挥了挥手:“老马,你过来先跟老闫对对戏。”

    老马原名马向前,半路出家,一直干群演赚点钱,沈秋山在拍摄《武圣》的时候发现他演技不错,就给了他一个有台词的角色,这次拍《无证之罪》便把他叫来了。

    “别麻烦了,刚才已经对过几次了,直接拍吧。”闫峰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能行吗?”沈秋山确认道。

    “我尽力!”闫峰一脸正色。

    “好,那就直接拍了。”沈秋山点点头,然后拿起扩音器喊道:“各部门准备,拍摄马上开始。”

    三!

    二!

    一!

    “第一百四十二场,第一镜,第一条。”

    啪~!

    场记打板,退场。

    镜头中,一身破黑棉袄的闫峰掏出烟,与正常抽烟的方式不同,他先剔除了过滤棉,然后将烟反向放入嘴里,拿出打火机,点燃已经被剔除了过滤棉的一端。

    而由于已经剔除了过滤棉,所以烟的这一端是空心状态,只有一层薄薄的烟纸,这也导致点燃之后会呈现出很亮的火光。

    阴暗的环境中,这火光照亮李丰田那张凶恶的面孔,怎么看怎么渗人。

    尤其是,每次李丰田这么点烟的时候眼色都有些飘忽,似乎又在思考着如何杀人,让人心生畏惧。

    这个点烟、抽烟的镜头是这场戏的开端,也是整部剧最为重要的画面之一,所以,沈秋山的要求自然也很高,他死死的盯着监视器,看着里面闫峰的表现,只要有一点瑕疵,他都会喊停。

    然而,出乎沈秋山意料的是,闫峰的表现堪称完美,从取出烟,到剔除过滤棉再到点燃,全程流畅,表情到位,可以说是无可挑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