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山哥,你看我是不是跟他们深入接触一下,摸一摸底?”罗雅君的声音又从电话中传来。

    “先不急着谈,告诉他们等戏杀青之后再聊,如果再有网站找到你,都这么说。”沈秋山道。

    “啊?”罗雅君一怔,在她看来乐酷和美艺方面给出的价格都不低了,如果在新剧拍摄的时候就把播放版权卖出去,岂不是没有后顾之忧的好事。

    “也可以都接触着,摸一摸各方的情况。”沈秋山又补充了一句。

    “好吧,那我知道了。”罗雅君多少还是有些不解,但既然沈秋山这个老板都发话了,她也就没再多言。

    “真的又有网站找上门了?”等沈秋山挂了电话,李唐笑着问。

    “嗯。”沈秋山点点头,摸了一根烟出来:“风向是真的有所转变,而这些视频网站的反应也真快,当然,他们第一时间找到我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老男孩》的成功,抛开剧集内容不说,光是《老男孩》导演新作这个噱头就够吸睛的了。”

    “可不是,如果我是那些视频网站也一定找山哥啊!”李唐嘿嘿一笑。

    说话间,两人到了B组的拍摄现场,砂锅店。

    这店是女一号朱慧茹以及大哥朱福来合开的小店,整部剧中有很多戏份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而这会儿,刘永泉正在拍的是男一号严良与女一号朱慧茹的第一场对手戏。

    剧情是,由于孙红运以及黄毛的命案都牵涉到了朱慧茹,所以,严良决定亲自过来看看,其实这时候他还没有怀疑朱慧茹,只是凭借一个老刑警的直觉来摸一摸情况。

    与严良一起来的还有他的上司女刑警队长林奇,这部剧的原作者是想把两人撮合成一对的,但是剧版中林奇的存在感不高,主要也是其它角色太过于出彩,完全掩盖了她的光芒,事实上别说她了,就连男一号严良的风头都被三位“凶手”抢去了不少,没办法这剧三位“凶手”给人的印象都太深刻了。

    首先是失手错杀了黄毛的“小三”朱慧茹,她美的令人窒息,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许多剧迷都直接沦陷在她的盛世美颜之下。

    然后是温文尔雅、智商爆表的“法医”骆闻,他睿智,冷静,杀人不留一点痕迹,甚至如果不是他自己保存了杀人的证据,严良明明猜到他是凶手,却也无计可施。

    而第三个凶手,人狠话不多的“丰田哥”就不必多说了,他甚至成了所有剧迷的“噩梦”。

    “停!!”

    监视器后,刘永泉不满的喊了一声,然后冲沈秋铭招了招手:“秋铭,你过来,看看刚才自己演的都是什么!”

    经过昨晚跟沈秋山的长谈之后,今天在拍摄现场刘永泉还真是没给沈秋铭一点面子,只要拍的不过关就重拍,上一场戏,甚至NG了二十一次。

    沈秋铭皱着眉,脸色微红,总是因为他NG,他心中当然是非常惭愧的。

    “沈导。”

    “沈导……”

    这会儿,有工作人发现了沈秋山。

    “山哥,你来了。”刘永泉仰起头,果然看见了沈秋山,忙从监视器前站了起来。

    “进度怎么样?”沈秋山问。

    “一上午拍了两场戏,这是第三场。”刘永泉摇摇头。

    沈秋山没说话,走到监视器前,看了看刚刚拍摄的画面回放,顿时就变了脸:“沈秋铭,你这是在演戏呢,还是背台词呢??你到底看没看过剧本!知不知道严良是个什么人?严良要是你演出来的这个人,这故事根本就不存在了!!”

    “因为严良早死八百回了!就算是他不死,警局的领导也不可能找这么个窝囊废来破雪人的案子!”

    沈秋山气急败坏的大吼,这是《无证之罪》开拍之后他第一次发火。

    现场一片静寂,没有人说话,而沈秋铭就好似一个做错了事被老师训斥的孩子,低着头,一言不发,也不敢还嘴。

    因为于公于私沈秋山训斥他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于公,沈秋山是《无证之罪》的总导演,沈秋铭是戏中的演员,导演训斥演员几句很正常。

    于私,沈秋山是沈秋铭的大哥,正所谓“长兄如父”,做哥哥的训斥弟弟几句也很正常。

    尤其是,在这个时空“长兄如父”的观念还非常被认可,因为这里没有计划生育的政策,多数家庭都有好几个孩子,父母忙活不过来,家里的老大自然而然的就要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任务。

    所以,在一个家庭中,老大往往是很有话语权的,在弟弟妹妹面前说话也一向很有分量。

    “边上看着,我给你演一遍!”

    沈秋山说着脱掉了裹在身上的军大衣。

    而一见沈秋山要亲自上阵示范,现场的工作人员也都来了精神,大家也都想看看沈秋山这位总导演的演技如何。

    “那成,演员就位。”刘永泉喊了一嗓子。

    这场戏入镜的角色有四个,分别是严良、林奇、朱慧茹,以及朱福来。

    男一号严良是一边吃着砂锅一边跟朱慧茹聊的,举止表情都十分随意,女刑警队长林奇坐在严良身边,很是不满的看着这个出来办案还不忘了吃的“搭档”,朱慧茹就站在严良对面静静的看着他,内心多少有些不安。

    朱福来与严良有三个人的距离,完全是一种在服务的姿态。

    由于是多人对话的戏份,所以拍摄采用多机位,一切准备就绪,刘永泉拿起了扩音器。

    “三!二!一!”

    “开始!!”

    由于是导演示范,场记也没打板,只是刘永泉喊了嗓子。

    镜头先是给到了男一号严良,他认真的吃着砂锅,发出“滋遛滋遛”的声响,女一号朱慧茹有些愕然,站在对面看着他,眼珠微动,内心波澜起伏,毕竟她是杀了人的。

    朱福来:警察同志,还要点什么吗?

    警察接二连三的找上门,这位朱慧茹的大哥已经有些慌,企图跟身为警察的严良套套关系,所以,非常客气。

    林奇:不用了。

    她对严良出来办案还想着吃这件事本身就很不满,所以不等严良说话,就直接回绝了,还白了严良一眼。

    然而,男一号严良却是我行我素,他轻轻一拍桌子,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说:“不是,用。”

    “有那个格瓦斯吗?”

    朱福来:有、有、有

    严良:常温的

    “哎”朱福来答应一声,垫着脚去取水了。

    严良自然发现了这一点,而接下来,他与女一号朱慧茹的第一次对手戏,正式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