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果然是这样。”

    沈秋山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波澜起伏的情绪,在他看来其实不按照固定剧本生活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煞笔会传染,女人是祸水。

    所以,沈秋山要做的就是远离煞笔,不招惹主动贴上来的女人,规避了这两点,距离摆脱固定剧本应该也就不远了。

    “沈先生……?”

    那空姐已经走到沈秋山对面,见他正在愣神,便冲他挥了挥手。

    “在叫我吗?”

    沈秋山一脸茫然的看了那空姐一眼。

    “是啊,沈先生,你不会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吧?”那空姐有些愕然,每天想跟她搭讪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而只要是她感兴趣的男人更是从未在她的手(********逃脱过,可是,面前这个男人似乎对自己并不感兴趣,这倒是更加激起了她的征服欲。

    我就不信了,还有我叶菲睡服不了的男人!!

    “薰衣草莲花茶,飞机上可是没有的哦。”叶菲莞尔一笑,然后伸出白皙的手掌:“我叫叶菲。”

    “哦,是你啊。”沈秋山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象征性的跟她握了握手,只是在握手的时候,叶菲的手指又不失时机的在沈秋山的掌心轻轻划了两下。

    “还真把人家忘了,好伤心噢~!”叶菲幽幽的叹了口气。

    “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沈秋山语气平和。

    “不是有句话叫宝刀不老嘛,而且沈先生你也不老啊,正是好时候呢。”叶菲抿了抿嘴,媚眼如丝。

    “老了,都有皱纹了。”沈秋山笑了笑,目光落在叶菲那张被化学物质覆盖的面孔上,略微一惊:“咦,叶小姐用什么牌子的粉底,提亮效果真不错,肤色看起来也平衡多了。”

    “呃……?”

    叶菲一怔,这画风似乎有些不对啊,正常男人很少会关心女人用什么牌子化妆品,应该更关心你是a、B、c、d还是e才对。

    “山哥。”这时李唐刚好走了过来。

    “叶小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理,糖糖。”沈秋山一拉李唐的胳膊,微笑着介绍。

    “一个大男人,叫糖糖??”叶菲彻底懵了。

    李唐也懵了,自己什么时候成“糖糖”了,疑惑的看向沈秋山,后者却正给他使眼色,再结合当前的状态,李唐倒是很快就做出了反应。

    “讨厌,都说了当着外人不要叫人家小名。”李唐一声娇嗔,然后冲叶菲笑了笑:“叶小姐,我叫李唐。”

    “哦,你,你好……”叶菲木然的点点头,心中却是恍然,难怪自己撩了半天,人家都没什么反应,合着对方根本就不喜欢自己这一款,并且,身边就跟着“小情人”呢。

    “内个,沈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叶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招呼了一声,快步离去。

    噗~!!

    等叶菲走出一段距离,沈秋水实在是绷不住了,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大哥,我真是服你了,这种办法都想得出来!还有李唐,你这演技不错嘛,我怀疑你本来就是那个……”

    “得,我可是喜欢女人的,这不是配合山哥演出吗。”李唐耸耸肩。

    沈秋山也笑了,打趣道:“我说小李,我倒觉得你有这方面的天赋,回头戏里有类似的角色,完全可以顶上。”

    “山哥,我可是帮你啊。”李唐无语的摊摊手。

    这时,笑够了的沈秋水又开了口:“大哥,眼前的麻烦虽然解决了,可是网上还一个呢,你打算怎么办?”

    “对呀山哥,我正打算跟你说这事呢,那个冯俊可太嚣张了,竟然在网上公开贬低我们的《无证之罪》,一定给他点颜色看看。”李唐显然也看到了冯俊的微博,气呼呼的说道。

    “要我看,直接怼他!否则,还以为我们好欺负呢!”沈秋水撇着嘴,一脸的不忿。

    沈秋山皱着眉,没言语,在他心中已经将冯俊贴上了“脑残反派”的标签,毕竟正常情况下,稍微有些知名度的导演也不可能公开去喷另外一名导演的作品,这种行为太无脑了,借用另外一个时空的话,他这种智商在电视剧里一集都活不过,何况是在鱼龙混杂的娱乐圈了。

    他要真是这种智商,早就死一百回了。

    所以,很显然这个冯俊不过是固有剧本中的固有脑残反派,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煞笔!

    跟煞笔来劲,自己也就变成了煞笔,这也就是煞笔会传染的本意了。

    在沈秋山拿到的固有剧本中,这种智商感人的角色很多,如果沈秋山按照剧本进行,接下来,他应该直接开怼,然后双方掀起骂战,再然后,两人比拼作品数据,最终,沈秋山这个主角碾压对方,啪啪打脸。

    可是,沈秋山当然不想按照固有剧本走下去,他要走一条自己的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而对待煞笔其实是有三种处理方式的,一种是跟煞笔来劲,这是下下策,一种是无视煞笔,这样有可能会让煞笔更来劲,还有一种就是以关爱智障、包容煞笔的心态去度化他、感化他,当然,这很难。

    不过,沈秋山觉得自己可以试试最后这一种方式。

    “大哥,你倒是说话啊!”见沈秋山好半天也不吭声,沈秋水有些急。

    “放心吧,我会处理的。”沈秋山终于开了口。

    “怎么处理啊?”沈秋水追问。

    “不急,先取行李。”沈秋山笑着摆了摆手。

    “还不急呢,人家可是指名道姓的欺负到家门口了。”沈秋水翻了翻白眼。

    “老三,不是我说你,你这急脾气得改改了。”沈秋山轻轻摇了摇头,淡淡道:“我问你啊,一条疯狗咬了你,你会反过来咬它吗?”

    “啊?”沈秋水一怔,然后摇摇头:“我怎么可能咬它!我又没疯!”

    “那如果有个精神病指着鼻子骂你,你也会骂他吗?”沈秋山又问。

    “当然不会,我又不是精神病。”沈秋水撇了撇嘴。

    沈秋山笑了:“所以啊,我们不能跟冯俊一般见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