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天的拍摄十分顺利。

    晚上。

    沈秋山安排了两场夜戏,都是他饰演的男主Frank与女主文佳佳的对手戏,第一场是两人初见,接机的戏份,第二场是文佳佳拉着Frank在夜店买醉的戏份。

    工作人员布置现场,夜戏对灯光的要求更为苛刻,灯光师与摄像师还在反复的沟通调试。

    由于这两场戏沈秋山都要亲自上阵,坐镇监视器后方的就换成了刘永泉,这是两人第四次合作了,很有默契。

    “姐夫,等会儿可要演对手戏了,你可别NG哦!”候场的秦雅茜披着一件浅棕的风衣,单手托腮笑吟吟的对旁边的沈秋山说道。

    “我尽量,跟你这个大影后对戏还真是亚历山大啊!”沈秋山搓了搓手,他说的倒是实话,白天见识了秦雅茜的演技之后,他便为自己这个男主角日后的“命运”担忧了。

    “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谁的问题导致NG,就请对方吃一顿饭?”秦雅茜自信满满的提议。

    “得!看来你是想把我这个姐夫吃穷啊!”沈秋山耸耸肩:“不过,我这个做导演的要是就这么认怂以后可没法在组里混了,我答应你。”

    “那一言为定!”秦雅茜得意一笑。

    沈秋山点点头。

    这时,一切准备就绪,沈秋山与秦雅茜也各自就位。

    “《燕京遇上西雅图》第十一场,第一镜,第一条,开始!”

    咔!

    场记打板退场,拍摄开始。

    路边,文佳佳坐在行李箱上,满眼期待的看着过往的行人,等着接机司机的出现。

    好一会儿,一辆商务车终于停在了她的旁边,车门打开,沈秋山饰演的Frank匆匆下车,走到她面前略带歉意的问:“燕京来的文佳佳小姐?”

    总算是等到人的文佳佳自然窝了一肚子的火,不过她的爆发却是循序渐进,瞄了这个胡子拉碴的老男人一眼,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是。”

    Frank赶紧鞠躬道歉:“对不起,来晚了。”

    文佳佳开始爆发:“你什么情况?”

    把胳膊一台亮出她手腕上那块限量版的手表:“整整迟到了30分钟。”

    理亏的Frank再次道歉:“对不起。”

    文佳佳得理不饶人,猛地起身,指着Frank就开始数落:“我是花钱买服务的,我整整做了12个小时的飞机,我需要休息你知道吗?”

    Frank开始帮她搬行李箱。

    文佳佳却不领情:“小心点,这箱子贵着呢!你赔不起!我告诉你,我要投诉你们!你看别人都在那杵着,拿着个牌子举着等人,早早地就来了,你倒好,恨不得干脆这样吧,你给我地址,我拿着牌子去接你得了!”

    “像话吗,你!你知道天儿多有冷吗?你妈没教你守时啊!快着搬,轻点儿啊!”

    “天这么冷,我这鼻涕都冻出来了,你知道吗!”

    “开门,你快点!!”

    这场戏前后两分多钟,几乎都是文佳佳一个人的独白,她手、脚、嘴并用,连比划再说的数落迟到的Frank,这一个亮相便将她嚣张跋扈的个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而这场戏沈秋山饰演的男主Frank只有四句台词,除了第一句确认是不是文佳佳本人之后,便都是道歉,从气势上是完全处在下风的,看起来他这场戏似乎很简单,实则不然,在于秦雅茜对戏的过程之中,他很容易便被代入到她的节奏,一旦如此,这场戏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

    沈秋山在这场戏中要充当的是一个“棉花”的作用,无论对方多重的拳打过来他都要接得住,不能慌,也不能急,就按部就班的干好自己应干的事,做到气定神闲。

    镜头中,Frank拉开车门,文佳佳上车。

    “咔!过~!”

    刘永泉喊了一嗓子,这场戏的第一镜到这里结束。

    沈秋山走到监视器后,看了一遍回放,很满意,尤其是秦雅茜的表现,堪称精彩,刚刚那一大段简直把文佳佳这个人物演活了。

    “山哥,你能接得住秦雅茜的戏真是不容易啊。”刘永泉轻笑着称赞。

    “马马虎虎,跟人家影后比还是有差距的。”沈秋山轻轻摇了摇头,其实跟秦雅茜对戏他还是很紧张的,因为对方演技太好代入感太强,一不留神就容易被带入她的节奏。

    而《燕京遇上西雅图》这部戏最好看的部分之一,便是男女主角性格、气质上的巨大反差,一个急、一个缓、一个刚、一个柔、一个闹、一个静……

    个性上的反差也是彼此间的互补,这也成了后面两人能走在一起的关键。

    “不错嘛,竟然没NG!”秦雅茜也凑到了监视器旁,笑呵呵的说道。

    想演这部戏的时候,她只是抱着帮忙的心态,对于这部戏并没太上心,但当她完整的看了剧本之后,想法便改变了,她觉得这部戏很有趣,她这个角色也很有趣,如此一来,她对这部戏的热情也就更高了,所以,每拍完一个镜头她也很想看看自己的表现如何。

    “台词少,侥幸。”沈秋山耸耸肩。

    “少来了,台词少不代表好演,尤其是这种长镜头,台词还能带动演员的情绪,而没有台词便真的只能靠演技了。”秦雅茜翻了翻白眼,她可是科班出身,又是在国际电影节都得过奖的大影后,这点事还真蒙不了她。

    “山哥,你就甭谦虚了,演的是不错,依我看搞不好你还能拿个影帝呢!”刘永泉笑呵呵的说道,他这话可就是拍马屁的成分居多了,沈秋山演技是可以,但拿影帝就夸张了,何况这部戏最出彩的是女主,要说得奖也是拿最佳女主角的面大一些。

    “老刘,你就别逗我开心了。”沈秋山笑着锤了刘永泉一拳:“准备下一镜吧。”

    “得!马上开拍。”

    刘永泉点点头,招呼着工作人员做准备。

    这场戏一镜到底是拍不完的,沈秋山把它拆分成了三个镜头,刚刚拍的是第一镜,后面还有在车上的第二镜,以及下车之后的第三镜。

    “演员就位。”

    “工作人员准备!”

    “《燕京遇上西雅图》第十一场,第二镜,第一条,开始!”

    咔~!

    场记打板退场,拍摄继续进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