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燕京遇上西雅图》杀青。

    秦雅茜乘坐下午的飞机率先回国,沈秋山则与剧组全员在纽约多停留了一天,给众人购物、逛街的时间,毕竟许多人是第一次来纽约,而这几天剧组拍摄工作紧张,众人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游览一下这座世界知名的大都市。

    燕京国际机场。

    剧组就地解散,沈秋山与刘永泉等人挥手告别,相约下次合作。

    回到家,沈秋山先冲了个澡,然后沏了壶茶,一边喝一边看着在纽约拍摄的镜头,脑海中则不断勾勒着成片的画面。

    休息的时候,沈秋山又抽空瞄了一眼国内院线上一周的票房情况。

    由于暑期已经来临,正是大片扎堆上映的时候,而韩啸的《无期》表现颇为抢眼,在两部好莱坞大片的夹击之下,亿的票房,这个成绩对于一个新人导演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并且《无期》的口碑也不错,的评分。

    而通常情况下,一部电影的周票房大概会占总票房的一半到三分之一,口碑特别好的影片也可能达到四分之一,从这个数据推断,《无期》的最终票房应该会过五亿,一切顺利的话甚至有可能卖到七亿,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状态了。

    另外,《无期》的热映,也让沈翰这个新人博得了不少的关注,他在影片中的表现十分出彩,甚至许多网友都认为他的演技要比出道多年的陈锋还要强一些。

    看了票房之后,沈秋山又查了查此后上映的影片讯息,不过,却是越看越心塞,暑期档如今已经成为各大行公司瞄准的黄金档期之一,在七、八两月几乎每周都有一两部大制作的影片上映,这个时空没有“国内影片保护月”的存在,全世界的影片只要是拿到了行权都可以在国内的院线公映,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今年的七夕是8月22号,星期五,传统的情人节又赶上了周末,这一天的热度可想而知,沈秋山数了数,8月22日当天上映的影片竟然多达11部,其中七部都是爱情片,显然,大家都瞄着七夕档呢。

    “如果把影片放到七夕档,免不了一场厮杀啊。”沈秋山皱着眉,喝了口茶:“看来要找一家大公司宣才行。”

    沈氏影业目前还不具备单独行一部电影的能力,一来院线方面没关系,二来也没什么媒体资源,所以,要想《燕京遇上西雅图》不输在“起跑线”上,找一家牛笔的宣公司很关键。

    “老韩,你的《无期》是哪家公司的?”沈秋山给韩啸了一条信息,《无期》的宣工作做的很不错,所以,沈秋山打算了解一下。

    “新动力的,怎么着?新戏杀青了?”韩啸很快回复。

    新动力是国内非常知名的一家影视公司,集制作、宣于一体,更牛的是,新动力是恒久集团的子公司,恒久集团旗下还有一条国内排名第四的院线,恒久影城。

    沈秋山之前与新动力的人也打过交道,但并不熟悉。

    “嗯,我的戏杀青了,刚刚回国,我跟新动力的人不熟,这么着,你帮哥哥牵个线。”沈秋山又回了信息,他自己去找新动力倒是也可以,但如果通过韩啸这个熟人牵线效果会更好一些。

    “好嘞。”韩啸很快回复,文字后面跟了一个ok的手势。

    次日。

    沈秋山在公司忙着《燕京遇上西雅图》的后期制作,韩啸的电话打了过来:“山哥,新动力那边给你联系好了,他们的宣总监黎庆下午刚好要去你们公司附近办事,我让他直接去你公司,怎么样?有问题吗?”

    “没问题,就这么着。”沈秋山点点头,宣工作当然是越早开展越好,现在已经是七月,如果影片要放在八月上映,马上开始宣工作都算晚的了。

    下午两点,新动力娱乐宣总监黎庆来到了沈氏影业,他年纪与沈秋山相仿,不过,相对于沈秋山低调的个性,他就太高调了,从头到脚都是奢侈品,一个手包都要几万块。

    “沈导,恕我直言,我是真的没想到,制作出《老男孩》《无证之罪》那样现象级作品的公司,会是我看到的这个规模。”坐下之后,黎庆出言感慨,他说的倒是自己的真实想法,事实上,如果不是沈秋山之前有这么两部作品打底,就算是通过韩啸的关系,他也不愿意帮着沈秋山行作品。

    “让黎总见笑了,不过,目前我的公司就是这么一个规模。”沈秋山轻笑着回应。

    “嗯,那咱们先看片子吧。”黎庆点点头,直奔主题。

    “片子后期还没做好。”沈秋山道。

    “什么?片子还没出来?”黎庆面色一黑,有些无语,如果是知名导演的作品,片子还没拍行方可能就已经谈好了,但像沈秋山这种没什么名望、口碑的导演,就要看作品说话了。

    通常情况下,影片行有两种合作模式,一种是宣费用都由制片方出,给出一个固定的数额,比如,制片方希望花五百万来做宣,那么行方就按照这个钱去给你花,收取固定的行代理费。

    第二种是抽取一定比例的分账票房作为行方的代理佣金,这个抽成比例很灵活,就看双方怎么签合约,低的3%的也有,一些对赌的行协议高的甚至有25%,而这种抽取分账票房分成的行方式是如今的主流,就是制片方拍好影片,然后直接把影片拿给行方,接下来的宣传、行都归行方负责,费用也由他们出,最后等票房的分账回来之后,行方和制片方再按照协议分钱。

    而这种合作方式,因为行方需要出宣费用,所以,影片的质量至关重要,如果行的影片票房扑街了,行方的宣费用就很难收回,比如沈秋山的上一部作品《武圣》,当时行方垫付了宣费用八百万,结果《武圣》的票房一共才五百多万,扣除院线分账以及国家税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最终分到资方的才两百多万,就算优先扣除宣费,行方还是赔了五六百万。

    不过当时《武圣》的宣公司比较精明跟沈秋山签的是第一种行合约,制片方出宣费用,这也是后来沈秋山要偿还这笔钱的原因,如果是第二种行模式,行方亏了也只能是自己承担。

    “沈导,要不等片子出来咱们再聊吧。”黎庆说着,从沙上站了起来,在他看来沈秋山这种级别的导演,还不具备不看片就谈行合作的资格。

    “黎总,是这样,我这部戏想赶在七夕档上映,现在就剩下一个月时间,宣的事确实有些急。”沈秋山搓了搓手,他倒是能理解黎庆的想法,不看片就让人家承担风险帮着你去行,不太现实。

    但《燕京遇上西雅图》的后期最快也要做半个月,到时候再谈行合作就太晚了,一部影片怎么着也得有一个月的宣传期,

    “这么着吧,黎总,宣费用我们来出,你们只管操作,不担风险。”沈秋山提议,他指的便是现在不太常用的第一种行合作方式了。

    事实上,这也是沈秋山早就想好的,如果用当下主流的第二种宣方式,行方抽取票房分成佣金的正常比例是8%~15%,而像新动力这样的大公司不可能只收沈秋山8%,怕是至少也要1o%。

    按照《燕京遇上西雅图》最终票房三亿计算,扣除院线的费用,税费,投资方最后只能拿到总票房的43%左右,亿左右,行方再抽取其中1o%,也就是13oo万,这个钱远远出了沈秋山心里的宣费用预期。

    而且票房越多,行方分到也就越多,所以,如果对自己影片质量有信心的话,第二种行方式对于资方来说并不合适,这笔账沈秋山心中早就算好了,再加上现在影片后期没完成,刚好可以借机提出第一种合作方式。

    而第一种行方式对于行方来说利润空间小,却是稳赚不赔,所以黎庆笑了笑,又坐回了沙:“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聊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