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周六,上午。

    《女人如花》官微发布公告,将影片的首映礼由18号提前到15号举行,同时又宣布影片将从16号起展开一系列的点映活动。

    这消息一出,自然是引起了各方关注。

    “15号?记得《燕京遇上西雅图》也是15号首映礼。”

    “好像是的,这样的话两部影片的首映礼岂不是撞车了?”

    “把首映礼放在了同一天,《女人如花》这是在针对《燕京遇上西雅图》吗?或者只是巧合?”

    “巧合毛线啊,哪有这么巧的事,何况《女人如花》还是临时更改了首映礼时间,显然是有意为之。”

    “这操作真是看不明白了,以楚风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没必要去打压同期上映的片子吧,反正也撼动不了他的票房。”

    “是啊,沈秋山虽然拍出了《老男孩》和《无证之罪》,但那都是在网络层面,跟楚风比差了一百多条街呢,刻意去针对他的新戏,也太看得起他了吧。”

    “我倒觉得是好事,安排了那么多场次的点映活动,就可以提前看到楚导新戏了,期待~!”

    “对对对,管他什么原因呢,反正对我们这些影迷可是好消息,楚导的戏,就没让人失望过。”

    《女人如花》方面更改首映礼时间的意图太明显,就连一些吃瓜群众都可以一眼看穿。

    而作为被针对的一方,沈秋山自然也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消息,不过,他倒是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在他看来不管是谁的决定,这事都有些过于幼稚。

    给自己沏了壶茶,准备开始今天的“喝茶看报”时间,不过,沈秋山刚刚把茶水倒入杯子中,黎庆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显然,他不急,还是有人急的。

    “黎总,周末都不休息吗。”接通电话,沈秋山淡淡的说道。

    “我倒是想休息。”电话中,黎庆叹了口气:“可是有人不让我休啊,听沈导的口气,还不知道《女人如花》改了首映礼时间的事吧。”

    “刚刚看到了。”沈秋山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

    “啊?知道了还这么淡定?沈导,难道你没看出来他是冲着我们来的吗?”黎庆有些无语。

    “首映礼撞车而已,也就是想压一压我们的气势,由他去吧,谁让人家是名导呢。”沈秋山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我说沈导,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黎庆有些急,气呼呼的道:“这事一定是星光传媒一手策划的,楚风是个非常骄傲的家伙,他应该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更不可能煞费苦心的更改首映礼时间,这也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可是,甭管是谁的主意,现在《女人如花》的首映礼真的跟我们撞车了,这也就意味着,15号当天,我们的首映礼不会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以楚风的号召力和影响力,那些大媒体一定是主攻《女人如花》的首映礼,之后的新闻报道也是铺天盖地的《女人如花》在XXX举行盛大的首映礼的相关新闻,而有关我们新片首映礼的新闻,很可能被放到不起眼的角落,人们的关注点也绝不会在我们的首映礼上。”黎庆滔滔不绝的说道,情绪有些激动。

    “那么,黎总的意思呢?难不成我们把首映礼日期改了?”沈秋山皱着眉回应。

    “改的话就是认怂,可不改的话就是正面被打压,星光传媒简直欺人太甚!”黎庆气呼呼的道。

    “他们如果就是想针对我们,无论我们怎么躲都没有用的,所以,还不如释然一些。”沈秋山笑了笑,淡淡道:“首映礼固然重要,但我相信观众们更加看重的还是影片质量,何况,他们只是改了首映礼日期,并没有更改公映日期,对我们造不成太大的冲击。”

    “沈导,你可真是够淡定的。”电话另一端的黎庆突然笑了,可能是被沈秋山这种不慌不忙的态度气的。

    “那么,依照沈导的意思,我们的首映礼不必做任何改变了?”黎庆又问。

    “我认为没必要。”沈秋山回应。

    “好嘞,既然沈导这么认为,那么,我也就不折腾的,15号首映礼,16号全国公映,就这么着了~!”

    黎庆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事实上,他心里还是有更改首映礼日期想法的,但见沈秋山如此的不以为然,他也就把到嘴边的话都咽了回去,毕竟,《燕京遇上西雅图》签的就是普通代理发行的合约,人家出品方都不急,他跟着急什么啊。

    《心灵之窗》片场。

    这是一部文艺片,在商业大片泛滥的年代能够静下心来拍一部文艺片的导演不多,刘芸便是其中之一,她不仅仅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文艺片导演,也是国内最为著名的女性导演之一,而她这部新片的女主角正是秦雅茜。

    两人是老交情,秦雅茜刚刚出道的时候就出演过刘芸的作品,这次刘芸开拍新片,秦雅茜二话不说主动降片酬过来演,否则,以一部文艺片的预算来说是用不起秦雅茜的。

    这会儿,秦雅茜正坐在片场的休息椅上琢磨着下一场戏怎么演。

    “雅茜姐,你的电话。”助理拿着手机走了过来。

    “不是说过,拍戏的时候不要把电话拿给我嘛。”秦雅茜轻轻皱了皱眉,她习惯于专注的去做一件,尽量不在片场接打电话,怕影响情绪。

    “是雅芝姐打来的。”助理小声道。

    “哦。”秦雅茜眉头皱的更紧了,自从她出演了沈秋山的《燕京遇上西雅图》之后,她这个二姐就没给过她好脸色,隔三差五还要打电话来唠叨,秦雅茜有时候真怀疑,自己这个二姐是提前进入了更年期。

    “干嘛呢,这么久才接电话。”电话接通,秦雅芝的声音传来。

    “当然是拍戏了。”秦雅茜靠在长椅上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雅茜,不是我说你,放着几千万的片酬不拿,要么去给沈秋山当免费劳力,要么就低价拍文艺片,你真是脑子坏掉了,别看你现在有国际影后的头衔,这娱乐圈更新换代的速度快着呢,一年半载没什么好作品,观众就把你忘记了,还有啊……”秦雅芝又开始了唠叨。

    秦雅茜满脸的无奈,把手机托在掌心默默的听着,也不言语。

    半响,秦雅芝那边终于唠叨够了:“算了,说正事,你有空劝劝沈秋山把片子首映礼日期改了吧,跟我们的《女人如花》在同一天举行首映礼,谁还关注他的戏啊。”

    “同一天?我记得你们的《女人如花》不是18号首映礼吗?”秦雅茜一直在拍戏,还没看见新闻。

    “今早宣布改日期了啊。”秦雅芝声音放低了一些:“我跟你说雅茜,星光传媒和楚风对这次首映礼都很重视,临时更改日期估计也是冲着你们的戏去的,所以,你还是劝劝沈秋山吧。”

    “楚风也同意更改首映礼日期?这可不想他的风格。”秦雅茜皱着眉问。

    “当然是同意的,否则怎么改的了。”秦雅芝又道:“我估计人家楚导八成也是为了出口气,你说你放着三千万的片酬不拿,去演沈秋山的戏,他能不生气嘛!”

    “那根本就是两码事,我推他戏的时候还不知道姐夫要拍新戏呢。”秦雅茜解释道。

    “嘿,瞧你‘姐夫’叫的这个顺口!”秦雅芝酸了一句,继续说道:“人家不会关注过程,反正结果是,你推了楚风的戏,去演了沈秋山的戏!”

    “行了,你还是劝劝沈秋山吧,退一步海阔天空,示个弱也没什么。”秦雅芝叹了口气:“再说了,我也不希望我们姐妹隔空对战不是。”

    “好吧,我知道了。”

    秦雅茜点了点头,挂断了电话,然后上网翻了翻相关新闻,想了一会儿,拨通了沈秋山的电话。

    “姐夫,我们首映礼是15号吗?”电话接通,秦雅茜幽幽的问。

    “嗯,怎么,不会把首映礼日期都忘了吧。”电话中的沈秋山笑了笑。

    “没什么,我就是确认一下,好跟剧组请假,嗯,我这边还在拍戏,先这样。”话落,秦雅茜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默默打开了一个只有五个人、名叫“绝世美妞儿”的飞信群……

    接下来的日子,《女人如花》的宣传攻势一波接着一波,各大综艺节目几乎都能看见《女人如花》主演们的身影,各大门户网站的新闻通稿更是一天几篇的发,瞧这架势,星光传媒砸在《女人如花》身上的宣发费用怎么着也得有四五千万,真可谓是下了血本。

    而相较于《女人如花》轰炸式的宣传,《燕京遇上西雅图》这边则是不温不火,按部就班,但因为《遇见》的大火,再加上秦雅茜主演的标签,《燕京遇上西雅图》的关注度也不算低。

    8月15号。

    唐斯酒店,《燕京遇上西雅图》的首映礼如期举行。

    一大早,沈秋山以及沈氏影业的员工们便来到了现场,新动力方面也派来了不少人手,双方协同作战,完善首映礼前的准备工作。

    “沈导,影评人、媒体人那块,我可是尽力邀请了,场面上一定过得去,不过,明星嘉宾这块我可无能为力,你跟我透个底都邀请谁了?”黎庆叼着烟凑到沈秋山跟前,一脸忧愁:“虽然一定跟《女人如花》那边比不了,但怎么着也不能太寒酸了。”

    “我邀请了韩啸……”沈秋山淡淡道。

    “还有呢?”等了半天沈秋山那边却没了下文,黎庆追问。

    “还有我那几个弟弟妹妹。”沈秋山说。

    “除了他们呢?”黎庆继续追问。

    “没了。”沈秋山摇摇头。

    “啊?合着你就邀请了老韩?”黎庆无语,一口老血险些飚出,这么大规模的首映礼就算是没有一线大牌,怎么着也得请几个二三线的明星撑撑场面,结果沈秋山就找了韩啸一个人。

    “嗯,还告诉了个朋友?”见黎庆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沈秋山又补充了一句。

    “什么朋友?大咖吗?”黎庆眼睛一亮,似乎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不是什么大咖,教书的。”沈秋山笑着摇摇头,他指的人是闫峰。

    “教书的……?”黎庆彻底无语了,以至于一口烟雾没吐好,把自己呛得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