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明天?”沈秋海懵了。

    “对,就是明天,录音棚你自己联系,这事难不倒你。”沈秋山道。

    “会不会太仓促了?”沈秋海还是有些懵。

    “刚刚你不是还说越快越好嘛,怎么现在倒退缩了。”沈秋山轻笑着说道。

    “那倒没有,就是觉得好突然,得嘞,明天就明天!上午九点,我们在霞飞路的绿丰机床厂门口汇合。”沈秋海的声音中多了几分笃定。

    次日。

    沈秋山准时出现在约定地点,一眼就看见了沈秋海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

    “大哥,上车吧。”车窗落下,沈秋海招了招手。

    “怎么选这么个地方碰面?”上了车,沈秋山满脸疑惑。

    “录音棚就在这儿啊。”沈秋海发动汽车,直接开进了机床厂,一边往里开一边说道:“这厂子是赵泉他爸的,两年前停产了,废弃着没什么用,他就在这里面弄了两个录音棚,一帮朋友在这玩音乐,我上一张ep就是在这录的。”

    赵泉是沈秋海的大学同学,沈秋山见过几面,家境不错,老爸拥有好几家像绿丰机床厂这样规模的工厂,不过,赵泉本人倒是一心扑在音乐上,只是,这些年也没混出什么名堂,但却依旧热爱。

    汽车开到厂区的最里面,停在了“生产车间”门口。

    两人下车,沈秋海敲了敲车间的大铁门,好一会儿里面传来男人的回应:“来了,来了!”

    说话间,铁门打开半扇,一名裹着黑色貂皮大衣的男人走了出来。

    “哎呦,山哥,好久不见!”

    这男人正是赵泉,见到沈秋山他立即热络的招呼道。

    “换风格了?记得以前是摇滚范儿啊。”瞄了一眼赵泉身上那扎眼的貂皮大衣,沈秋山开了句玩笑。

    “摇滚也怕冷啊!”赵泉哈哈一笑:“昨晚海哥说,你们今天要来,我一大早就赶过来了,我这录音棚哪都好,就是取暖差点,厂子废弃之后,就没人给供暖了,我自己弄了一个锅炉,但这车间太大,带不动啊!”

    “得嘞,进去说吧。”

    赵泉在前面带路,沈秋山和沈秋海兄弟两人跟在后面,沈秋海来过很多次了,轻车熟路,沈秋山倒是颇为好奇,四处看了看,这车间足有两千多平方,里面还堆着不少废弃的机器,靠着西南角的一片区域被利用了起来,外面搭着一个规模不小的舞台,顶棚还按着不少射灯,在舞台旁边是两间超大的玻璃房,通过厚厚的隔音玻璃可以看见里面摆着专业的录音设备以及各种乐器。

    沈秋山以前就是音乐制作人出身,大概瞄了一眼,赵泉这两个录音棚用的设备虽然不是最顶级的,但也都是质量上乘的大牌,初步估计,光是这两个录音棚里面的设备就得几百万,再加上两个大棚,几百平的装修,林林总总费用相加小一千万进去了,都说玩儿音乐烧钱,在赵泉这就是最好的体现了。

    “海哥,你的ep刚发没多久吧,新专辑这么快就开录了吗?”赵泉边走边问。

    “嗯,趁热打铁嘛。”沈秋海回应。

    “要我说这么干就对了。”赵泉点点头,咧着嘴道:“你上一张ep那么火,现在来个乘胜追击,保不准就重回巅峰了!”

    “希望吧。”沈秋海笑了笑。

    “山哥,合个影呗,回头我发朋友圈炫耀炫耀!”进了录音棚,赵泉掏出手机,笑呵呵的说。

    “小事。”沈秋山点点头,配合着赵泉照了几张。

    “山哥,海哥,录音棚你们随便用,我全力支持,后勤保障工作也全部交给我了,你们只管干正事就行。”赵泉拍着胸脯说道。

    “得嘞,那就先谢了。”沈秋山笑了笑。

    “甭跟我客气。”赵泉一摆手。

    “对,不用跟他客气。”沈秋海耸耸肩,然后,问沈秋山:“大哥,我们先录哪首歌?”

    “你喜欢哪首?”沈秋山反问。

    “都喜欢,这是实话。”沈秋海说。

    沈秋山想了想:“那就先录《忘情水》吧。”

    “好。”

    沈秋海点头,昨晚看到沈秋山发给他的歌之后,沈秋海激动的一夜都没怎么睡,像他这样热爱演唱事业的人,遇见优秀的作品是真的会彻夜难眠,也正因为这样,沈秋山发给他那四首歌的旋律已经烂熟于心。

    这一批沈秋山发给沈秋海的四首歌,伴奏都是做好的,所以,省去了制作伴奏的过程,可是直接开录。

    两人各就各位。

    沈秋海脱了厚重的大衣,轻装上阵站在了麦克架前。

    巨大的玻璃窗外,沈秋山独自坐在录音区,担起了录音师的职责。

    一切准备就绪,沈秋山伸出三根手指,开始了倒计时……

    3、2、1!

    手指轻轻一推,伴奏进入。

    沈秋海一只手捂着耳返,另外一只手则插在裤兜中,轻轻闭上了眼。

    【曾经年少爱追梦】

    【一心只想往前飞】

    【行遍千山和万水】

    【一路走来不能回】

    ……

    在唱功方面,沈秋海真是不存在任何的问题,当他的歌声响起,沈秋山都不由自主的点点头,而站在角落的赵泉也竖起了大拇指。

    一首《忘情水》一气呵成的演唱完毕,沈秋海摘下了耳返,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样?”

    “非常好,不过还可以更好。”沈秋山点点头,然后播放了方才的录音:“你自己听听。”

    沈秋海认真的从头听到尾,淡淡道:“再来一遍。”

    话落,他直接又进了内棚。

    “我觉得已经非常不错了,海哥的要求可真高啊。”赵泉感慨道。

    “不较真,那就不是他了。”沈秋山轻轻一笑,再次准备,开始第二遍录制。

    实际上,科技发展到现在,录歌已经简单多了,许多东西都可以依靠强大的后期来完成,哪怕是一个音的不准确都可以单独的扣出去,再从录得准确的那一句中把准确的音填进去。

    也正因为这样,催生了一大批的“录音棚歌手”,这些歌手的歌只能在专辑里听,现场演绎就成了车祸现场,而这种录影棚歌手以影视演员转型居多。

    沈秋海则不同,作为一名“老歌手”,他并不希望自己放在专辑的歌曲是七零八落的拼凑,而是一遍成的完美演绎。

    也正是为了追求这样的效果,沈秋海不厌其烦,一遍遍的录制,直到第九遍的时候,他终于满意的点点头:“我觉得这次可以,大哥,你认为呢?”

    “这一遍的确完美。”沈秋山点头附和。

    “得嘞,那就是它了。”沈秋海长长出了一口气,脸上同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