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歌曲继续。

    苏芸听歌的心态也悄悄发生了改变,由挑剔变成了单纯的欣赏,沈秋海的声音低沉浑厚,唱出来的歌声则是温馨深情,苍劲有力,让人听着非常舒服。

    苏芸不由自主的被带入到了歌曲的情境之中,跟着音乐的律动轻轻打起了拍子。

    主歌部分的铺陈即将结束,苏芸紧张的攥了攥拳,她竟然莫名的有些害怕,害怕如此美妙的一首歌毁在副歌部分,毕竟这种例子有很多,主歌一进入就让人惊艳,可等到了副歌部分就十分无力,以至于原本能够打九十分的作品,一下子就跌到了八十分,甚至以下。

    渐渐地,歌曲节奏浮起,副歌部分来临……

    ……

    这一段副歌过后,苏芸紧握的手掌缓缓张开,那颗不知不觉悬起的心也随之落地。

    “这歌,一定大火!”

    苏芸心中有了肯定的判断,之前刷榜的质疑也随之烟消云散,好歌就应该大卖!

    “这么好的歌,一定要推一下!”心中想着,苏芸拿起了办公桌上的座机:“小王,一会儿换推荐的时候,把放在今日新歌主打推荐的位置。”

    “苏总,今天的新歌推荐是陈放的啊。”电话中传来疑惑的声音。

    “延后,今天就推!”苏芸语气笃定,直接挂了电话。

    音乐平台喊的口号都是奉献给歌迷最好的音乐,但是最终目的还是盈利,紧张的推荐位上自然要推荐能够为平台带来更多利益的歌曲,比如这样的潜力新歌。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了“云音”以及“爱乐”,一夜之间冲到了云音新歌畅销榜的第八位,在“爱乐”则刚好排在第十名。

    一名歌手的两首歌同时出现在三大音乐平台新歌畅销榜前十的位置上,这种“奇观”自然也引来了大批网友的围观。

    “发歌一天多,才发了十小时不到,就都冲到了新歌销量榜前十,这也太假了吧!”

    “简直假的过分,绝壁刷的!以沈秋海的影响力怎么可能新歌刚一上传就有这样的销量!”

    “两首歌一起刷到新歌畅销榜前十,这炒作方式倒是不错,不过,三大平台同时刷,沈秋海可真有钱!”

    “说海哥刷榜的喷子麻烦听完歌在评论好吗?这么好听的歌上新歌畅销榜正常好吧!”

    “这年头喷子真多,如果海哥这两首歌不能上榜那才叫悲哀呢!”

    “一大早,两首歌反复循环,好听到爆,说刷榜的都是傻-逼!”

    “这年头红眼病真多,见不得人家取得好成绩,歌好听当然能上榜了,不服,你们也写歌上传啊!”

    “给海哥道个歉,我错了,还以为是刷榜,听过之后才知道,上榜是必然,好歌不解释!”

    “真的是难得的好歌,说刷榜的散了吧,你们注定要失望的!”

    “……”

    两首歌同时出现在三大音乐平台的新歌畅销榜上实在太扎眼,以至于,许多不明真相的网友们第一印象便是沈秋海刷了榜,不过,听过了这两首歌之后,那些说沈秋海刷榜的人也大部分闭了嘴。

    绿丰机床厂内的录影棚。

    前两天,沈秋山做好伴奏的四首歌都已经录完了,之后再录的歌就都是无伴奏版了,那么,问题就来了,需要先制作伴奏,或者是请乐队入棚现场伴奏录制,前者耗费时间,后者难度系数大。

    但时间紧迫,所以沈秋山选择了后者,他给闫峰打了个电话,请他带几名出色的乐手过来帮忙,酬劳按照市场价支付。

    九点的时候乐手到位。

    沈秋山今天要录制的第五首歌是,把词曲发给了几名乐手,沈秋海开始与几人合练。

    “小沈,你这又是搞什么名堂,录专辑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几人合练的时候,闫峰凑到沈秋山身边,小声问。

    “还真是有点着急。”沈秋山笑着耸耸肩。

    “你不会是想让秋海每天发一首新歌吧?”闫峰也关注了到了沈秋海两首新歌都出现在三台音乐平台新歌畅销榜上的事。

    “我希望是这样。”沈秋山点点头。

    闫峰微微一怔,随即笑道:“你这是要搞大事啊!两首歌同时出现在新歌畅销榜上,舆论都已经炸了,这要是三首、四首同时出现在新歌畅销榜的话……”

    闫峰那张古板的面孔上呈现出震惊的神色,虽然他给人的感觉很古板,但毕竟是流行音乐系的主任,对于音乐圈的事看的还是十分透彻的,如果,沈秋山真的还能拿出两三首质量与差不多的作品,他刚刚说的事就很可能成为现实,再然后,沈秋海就可能创下一个前无古人的彪悍记录……

    至于再后面的事,就连闫峰也不好预估了,毕竟,类似的情况还从未发生过。

    “对了,小沈,我那几个学生的歌,你到底写了没有?人家可等着呢。”闫峰指的自然是沈秋山答应给神朝乐队写歌的事。

    本来沈秋山准备把拿给神朝乐队,不过,上次在总决赛现场已经用过了,也就没给他们。

    “写了,我今天还真带了。”沈秋山没说瞎话,当初首映礼,神朝乐队合体捧场,引发了无数的关注度,虽然他们是冲着闫峰过去的,但这份情意,沈秋山一直记着。

    “就是这首。”沈秋山翻出了给神朝乐队准备的歌,是另外一个时空黑豹乐队的代表作,这歌非常附和神朝乐队的风格。

    “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

    闫峰一只手拿着的原稿,另外一只手则放在大腿上打起了拍子,一边打,一边哼着节奏。

    “牛!”

    把从头到尾捋了一遍,闫峰满脸惊喜的竖起了大拇指:“小沈,你可真是大器晚成,你年轻那会儿的作品我也听过两首,真是没有现在这些歌这么有灵气!”

    “经历了人生的起落,可能对人生、对音乐的理解都更深了一个层次吧。”沈秋山笑了笑,不动声色的装了个b,他当然不能说自己这些歌都是抄的。

    “我现在就通知他们,这歌他们一准儿喜欢。”闫峰哈哈一笑,拿出手机远离嘈杂的合练现场,去打电话了。

    而这会儿,沈秋海已经跟几名乐手合练了三次,不过,效果并不是很理想,乐手们毕竟刚刚拿到谱子没多久,还不熟练,弹奏起来难免出错。

    “唉,弹的还不如我呢!”

    一名乐手又出了错,站在旁边看几人合练的赵泉撇了撇嘴。

    沈秋山也皱起了眉,按照这个进度,今天这第五首歌能不能录的上都不好说。

    “实在不行,就只能是先制作伴奏了。”

    沈秋山心中默默盘算着,而沈秋海又与乐手们合练了两次,效果还是不理想,众人只得先休息调整状态。

    “不行我换几个人过来吧,这几个都是我们学院的老师,理论是强项,这种即兴的伴奏功力还是差了些火候。”闫峰皱着眉,小声跟沈秋山说。

    “换人也需要时间,再磨合磨合看看情况吧。”沈秋山挠了挠头。

    “老师!”

    两人正小声说着话,一个声音突然在略显空旷的车间中响起。

    众人扭过头,顺声望去,只见四名形象各异的中年男人并肩走来,正是神朝乐队。

    “握草!!神朝乐队!!!”

    看见这四人赵泉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直接爆了粗口,随后,他又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产生了幻觉,神朝乐队可是他的大偶像,他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神朝乐队会出现在自己的“地盘”。

    而看到缓缓走来的神朝乐队四人,闫峰却是眼睛一亮:“小沈,这回乐手有了啊!”

    “啊??”

    沈秋山一脸苦笑,心道,人家可是神朝乐队?国内殿堂级的摇滚乐队,给沈秋海伴奏?开什么玩笑!!

    闫峰可不管那些,冲神朝乐队的四人一招手:“你们来的正好,小沈这边录歌正好缺现场伴奏呢。”

    “老闫,这个真不用。”沈秋山赶紧摇头,然后,热情的跟神朝乐队四人打了招呼。

    “沈导,我听老师说,你们在现场唱的那首本来是写给我们的?有这么回事吗?”神朝乐队主唱余泽天,笑呵呵的问。

    “嗯,有这事。”沈秋山点点头。

    “靠!”得到肯定的答复,余泽天一脸惋惜的拍了拍大腿:“回头我就找梁瑞博算账去,好好的找你们救什么场!让我们去啊,那样的话歌不就留下了!”

    余泽天对那首歌是非常喜欢的,不过,歌已经被“老男孩乐队”率先唱了,他们再收入成军二十周年的纪念专辑就不合适了。

    “小沈给你们写的新歌也不赖,自己看看吧。”闫峰把的原稿递了过去,神朝乐队的四人之围在一起看了一遍。

    “牛逼啊!”

    余泽天面带惊愕的看了沈秋山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搭在旁边的舞台,随后,神朝乐队的四人交换了一下眼色,跃上了舞台,各就各位。

    “这么牛逼的歌,我们先合一遍。”

    余泽天话落,那节奏感极强的前奏直接响起,鼓声、贝斯声、键盘声一丝不差的进入。

    紧跟着,余泽天透彻却又带着一丝沙哑的嗓音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