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新年第一天。

    清晨,各大媒体都对昨晚的跨年晚会进行了大篇幅的总结报道,在三十多台各类晚会、跨年活动中,%的收视成绩,成为今年跨年晚会战场上的最大赢家,%的平均收视紧随其后,不过,虽然看上去明珠卫视的收视率很高,但就影响力和话题性来说,明珠卫视却被燕京卫视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除了拿下平均收视第一之外,沈秋海与林梦舒演唱《你最珍贵》%,创下了近五年跨年晚会单个节目的收视记录,也是近五年跨年晚会的收视“峰值”。

    而燕京卫视之所以取得这样耀眼的成绩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沈家”了,沈佳妮和陈小朵在晚会开场阶段拿下了同时段收视第一的成绩,%,对于拉高整台晚会的平均收视起了不小的作用,大轴出场的沈秋海更是不负众望,%,也正是他与林梦舒在最后那个时段的联手爆发,才让燕京卫视跨年晚会的平均收视超越了明珠卫视,赢得了“跨年大战”。

    与跨年晚会“战绩”同样受到网友们关注的,还有沈秋海新专辑第十首歌《你最珍贵》,八点的时候,《你最珍贵》成功爬到了云音、爱乐两大音乐平台新歌畅销榜第十的位置,至此,三大音乐平台的新歌畅销榜前十全部被沈秋海新专辑的十首作品霸占,盛况空前!

    上午。

    沈家老宅。

    这是一处位于燕郊的四合院,早些年前这里还属于农村,后来燕京城大规模扩建,这里已经与城市接壤,是一处闹静结合的地带。

    小院中间,摆着一张石桌,一名头发微白的老者手里拿着一副快板,一边打着点,一边唱着节奏单一的“太平歌词”。

    【杭州美景盖世无双】

    【西湖岸奇花异草四季清香】

    【……】

    太平歌词是一种从属于相声的曲艺形式,由于唱法单一、呆板渐渐地被世人所遗忘,如今会唱上一两段的人都十分稀少,院中这老者唱的很有腔调,功底不浅。

    “爸,唱着呢!”

    沈秋山迈步进了小院,面带笑容的跟唱“太平歌词”的老者打了个招呼,正如沈秋山称呼的那样,这老者是他的父亲,名叫沈子文。

    “爷爷。”

    沈佳妮跟在沈秋山的身后走进小院,笑嘻嘻的招呼。

    “你们两个可够早的。”见到沈秋山和沈佳妮,沈子文赶紧停了下来,脸上堆满了笑容。

    “爷爷,你唱的可真好听,继续唱呀。”沈佳妮笑呵呵的说着,沈子文退休之前是燕京曲艺团的一名演员,主攻评书和相声,在这两门都有很深的造诣。

    “哪有我孙女唱的好听,昨天燕京卫视的跨年晚会我可看了,唱的不错,给我们沈家争光!”沈子文眉开眼笑的说道。

    “爷爷,奶奶呢?”沈佳妮问。

    “厨房里忙活呢,今天你们不是要回来过节嘛,从清早就开始忙了。”沈子文道。

    “嘿嘿,那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沈佳妮笑了笑。

    “帮忙?我看你这小丫头是嘴馋了吧。”沈子文哈哈一笑,他对自己这个孙女还是蛮了解的。

    “嘻嘻,就是帮忙嘛~!”沈佳妮当然不会承认,一溜烟的钻进了厨房。

    “老二、老三他们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沈子文又开了口,问沈秋山。

    “老二这不是要带女朋友回来吗,说是去买点东西,老三、老四和小五一起回来了,这会儿,老三、老四应该在电视台等小五呢,她说是临时加个班。”沈秋山轻笑着解释。

    沈子文点点头,轻声感慨:“嗯,都长大了,都有自己的事业了,连小五都开始工作了。”

    “是啊,小五在电视台干的还不错,昨天的跨年晚会主持团里就有她呢。”沈秋山笑着说道。

    “秋诗那丫头天赋不赖,完全遗传了我,就是没学评书有些可惜了。”沈子文轻轻摇摇头,由于他是评书“开蒙”学艺,所以对于评书感情很深,他总想着要让自己的孩子们继承自己的本事,可惜,他这些子女们都在娱乐圈混着,就没人对评书或者说相声感兴趣。

    “嚯,还惦记着你那评书呢!”沈秋山笑了,爷俩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屋里走。

    沈家这四合院面积不小,除去门房,三面的房屋加在一起有二十来间,沈秋山兄妹五人都有独立的房间,甚至还能腾出来各自的书房,只不过,这位置距离市中心还是太偏僻了,因此,沈家的兄妹五人都没有在家住,原本沈秋诗还上大学的那会儿,寒暑假还回来,可现在工作了,寒暑假也不回来“报道”了。

    “秋山回来了。”

    沈秋山刚刚走进正堂,身上系着围裙的母亲王桂芳面带笑容的走了进来,她手上端着一个小竹框,里面装着燕京的传统小吃“开口笑”。

    “还是奶奶自己炸的好吃。”沈佳妮跟在王桂芳的身后,一边吃,一边笑吟吟的说着。

    “妈,你歇着吧,等会儿我下厨。”沈秋山关切的说道。

    “不用,你们平时工作都忙,难得有假期,好好歇着就行了。”王桂芳把小竹框放在木茶几上,问道:“秋山,我正要问你事呢,秋海是不是跟梦舒和好了啊?”

    “嗯,和好了,要不了多久,你就要娶儿媳妇了。”沈秋山轻笑着回应。

    “真的呀?”王桂芳大喜,苍老的脸上尽是笑容,不过,随后又一脸担忧的问道:“这次不能再分了吧?”

    “应该不能。”沈秋山也拿了一块开口笑,轻轻咬了一口:“嗯,好吃。”

    “真不能分啊?那可太好了,我和你爸早就盼着秋海赶紧成家呢!”王桂芳笑着搓了搓手:“得嘞,我要进里屋准备准备,等会儿梦舒来了,争取就把事情定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