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沈秋山的基本处事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再看看,人还犯我,我特么恁死你!!!

    刘清汉就属于那种给脸不要脸的类型了,既然非要彻底撕破脸,那么,沈秋山也不可能一直惯着他,又不是自己儿子,凭什么惯着?!因此,沈秋山就开始了自己的反击,看上去他这种反击相对“温柔”,但实际上软刀子割人才更疼,他这种反击方式的效果还真是远远超过了在微博上直接回怼,或者直接开撕。

    这点从刘清汉的微博评论区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兴汉》是我看过最好看的历史题材电视剧,人设,情节,布局全部完美,力挺《兴汉》!力挺刘清汉导演!(发布时去掉括弧内容,发布后截图,去财务领钱,每条五毛)!”

    “妈个鸡!《兴汉》%,观众是不是都瞎了??竟然还有人说《兴汉》没有《武林外传》好看?一定是脑子进水了,力挺《兴汉》!刘清汉威武!!(发布时去掉括弧内容,发布后截图,去财务领钱,每条五毛)!”

    “《兴汉》和《武林外传》都有看,说实话《兴汉》无论是演员演技,还是剧集构架,精彩程度都占了上风,请大家多多支持《兴汉》,多多支持刘清汉导演!(发布时去掉括弧内容,发布后截图,去财务领钱,每条五毛)”

    “《武林外传》的六集都看了,个人感觉真的很无聊,除了搞笑,完全就没有剧情嘛,还是《兴汉》好看,剧情丰满,悬念迭起,支持《兴汉》!(发布时去掉括弧内容,发布后截图,去财务领钱,每条五毛)”

    “……”

    看着自己微博的留言区,刘清汉险些一口老血喷在手机屏幕上:“沈秋山!!”

    砰!

    拳头重重的砸在了茶几上,刘清汉却是疼的一咧嘴,由于心中的恨意使然他有些用力过猛了……

    沈氏影业。

    沈秋山莫名的打了个喷嚏。

    “谁在念叨我?”沈秋山正给自己沏茶,最近他在忙活着公司扩张的同时,也在写《武林外传》第二季的剧本,虽然现在第一季还没播完,但毫无疑问这拍出来试水的第一季太成功了,光是卫视首轮播放权以及网络播放权,《武林外传》亿的收入,再加上蓝星卫视方面支付的广告分成,二十集的《武林外传》给沈秋山带来的收入绝对会超过三个亿!

    与此同时,沈秋水,沈秋铭、钟俊、程云萱、梁猛等人也凭借这部剧人气暴涨,沈秋水和沈秋铭就不必说了,都是自家人,而钟俊、程云萱以及梁猛三人,沈秋山也已经打了招呼,说了一下让三人签约沈氏影业的事,钟俊直接就答应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问,程云萱和梁猛也都口头同意了,后续签约问题不大。

    也就是说《武林外传》捧红的几个主角都是自己公司的演员,因此《武林外传》的第二季一定是会拍的,故此,沈秋山趁着空闲的时候,就先写起了剧本。

    中午。

    沈秋山吃过午饭,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躺了一会儿,而就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

    “又是哪家的记者吧!”

    沈秋山本能的以为又是哪家媒体的记者淘到了自己的手机号,所以,并没有接电话。

    不过,打电话的人却十分执着,一遍没接,紧跟着又打了过来,第二遍沈秋山还是没接,跟着对方又第三遍打了过来。

    “得嘞,这午觉是没法睡了。”沈秋山郁闷的叹了口气,不情愿的接通了电话。

    “请问您是沈翰的家长吗?”电话中声音倒是很威严。

    听到这样的声音,沈秋山心底本能的升起了不详的预感,整个人也精神了:“嗯,我是沈翰的父亲。”

    “你好,我是西岗区莲花派出所副所长,我叫康裕,你的儿子沈翰涉嫌一起群殴事件,现在人在我们派出所,请你马上过来一趟!”

    “好,我马上过去!!对了,我儿子没什么事吧?”沈秋山担忧的询问。

    “他倒是没什么事,不过,对方被打的不清,我们现在走私了程序,要是谈不拢,他可能会被刑事拘留!”电话中的康裕回应。

    “好的,我这就过去!”一听沈翰没什么事,沈秋山心头略安,拿起衣架上的大衣赶紧出了办公室:“小李,李唐!!”

    “山哥,怎么了?”李唐正在饮水机前接水,听到沈秋山喊自己,赶紧走了过来。

    “拿上车钥匙,跟我走一趟。”沈秋山吩咐了一声,迈步就往外走。

    见状,李唐就知道是出了急事,赶紧放下手里的杯子,冲回自己的工位拿了钥匙,急匆匆的跟了出去。

    四十分钟之后,沈秋山来到了莲花派出所。

    “你好,我是沈翰的父亲,刚刚接到电话说他因为打架被扣在你们派出所了。”

    进了派出所,沈秋山跟在门口值班的民警说道。

    “你,你不是老邢吗?!还演过《无证之罪》里的骆闻!”那民警三十多岁的样子,见到沈秋山不由大惊。

    “嗯,是我。”沈秋山点点头:“我想问一下,我儿子在那!”

    “你说的是群殴的那伙人吧,在我们副所办公室,上二楼右转,最里面的那个房间。”民警回应。

    “谢谢。”

    到了声谢,沈秋山迈步就朝楼梯走去。

    依照着那名民警的描述,沈秋山找到了副所长康裕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不算大也就是十六七个平方,而这会儿,房间里挤了十来人,有人靠墙站着,有人蹲着,也有人坐在接待的沙发上。

    站在办公室门口,沈秋山一眼就看到了靠墙站立的沈翰,这会儿,他右眼眶有些淤青,嘴角印着一丝血迹,看样子,还真是打过架的。

    在沈翰左右,还站了两名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这两人沈秋山隐约记得,好像是沈翰的大学室友。

    “沈秋山?!还真是你呀!”

    看到沈秋山,靠在座椅上的中年男人顿时面露喜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您就是康副所长吧?”沈秋山问了一句。

    “嗯,就是我给你打的电话。”康裕起身迎了两步:“您到了就好,我们就可以坐下来谈谈解决方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