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要说沈翰对于沈秋山有多么恨,那是不可能的,毕竟父子连心,血浓于水。

    在母亲过世的前两年,沈翰在心中对沈秋山的怨是一定有的,不过随着时间流逝,沈翰心中也渐渐的想明白了,沈秋山在危难关头弃母亲而去的事情多半不太可信,因此,心中的怨也渐渐消失了,只是,长期以来他一直摆出与沈秋山水火不容的姿态,以至于到了后来把自己架的太高下不来了,而最近沈秋山一直在给他“台阶”,沈翰的态度也顺势慢慢转变。

    “小翰,你也来吧,看得出来,你们三个小兄弟感情很好。”沈秋山又看向沈翰,这才是他说要开新剧的最主要目的,自打出狱之后,沈秋山拍了《老男孩》《无证之罪》《燕京遇上西雅图》《武林外传》,又为沈秋海打造了“金曲专辑”,折腾到现在,二弟沈秋海翻红,重回巅峰,三妹沈秋水由十八线小演员成了新晋女神,四弟沈秋铭也打开了知名度,女儿沈佳妮则在《未来之星》的比赛中大放异彩,收获粉丝无数。

    在沈秋山的推动下,沈家人的事业都有了质的飞跃,现在只差儿子沈翰以及小妹沈秋诗了,而沈秋诗的职业是主持人,所以,沈秋山目前还帮不上太多忙,充其量也就是帮她打点打点关系,不过,如今沈秋山与燕京卫视之间的关系倒是颇为“尴尬”,在跨年晚会上,沈秋山以及沈家人助力燕京卫视在惨烈的厮杀中脱颖而出,可是最近燕京卫视主推的开年大戏《兴汉》又被沈秋山的新剧《武林外传》碾压……

    说起来双方还真是“相杀相爱”呢。

    沈翰的事业发展的并不顺利,因为一直没有签经纪公司,背后也没有团队帮忙运作,所以拍完韩啸的《无期》之后他的曝光率和关注度都持续走低,找他的戏倒是有,但都是一些小制作,期间,沈翰接了一部电视剧演了个男三号,而现在那部剧还没播出,能不能顺利在卫视频道播出也是一个问题。

    “翰哥,来吧。”

    “是啊翰哥,我们三个合作,还有山叔掌舵,新戏一定大火!”

    听到沈秋山的话之后,沈翰有些犹豫,一旁的七喜和田博赶紧出言劝解,三人大学同寝室住了四年,都知道之前沈翰与沈秋山的关系一直不好。

    “嗯。”沈翰看了看坐在对面的老爸沈秋山,重重的点点头。

    “这就对了!”

    “哈哈,这次我们兄弟三人终于能合作了!”

    见沈翰点了头,七喜和田博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丢掉角色的沮丧情绪早已一扫而空,之前他们要拍的是徐玮的戏,而现在他们要拍的可是沈秋山的戏,两者相比,七喜和田博真算是因祸得福了。

    沈秋山也很高兴,沈翰答应拍自己的戏,就说明他已经重新接受了自己,父子之间的隔阂也在慢慢的修复……

    这顿饭吃的很愉快,沈秋山与沈翰这对父子说的话比过去五年说的话加起来还要多。

    不过,就在几人准备结账离开时,在一旁摆弄手机的李唐却突然惊呼起来。

    “山哥,出事了!”李唐跟了沈秋山八年自然知道他与儿子沈翰的关系如何,今天见父子俩解开了心结,他原本也是很开心的,不过,这会儿,李唐那张原本带着笑容的脸上却满是担忧的神色。

    “怎么了?”

    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李唐。

    “你们看。”

    李唐把手机摊在众人眼前,上面是心易娱乐刚刚发布的一则新闻:沈秋山之子沈翰伙同他人殴打导演徐玮!

    看到这则新闻报道,众人皆是面色一变。

    “新闻这么快就出来了。”

    “这标题明显有误导性啊,好像就只有我们动手了似的!”

    田博和七喜绷着脸抱怨。

    沈秋山倒是没说话,皱着眉往下翻了翻这则新闻,新闻中配的图片都是沈翰在打徐玮的画面,光从这图片来看,完全就是单方面的殴打,根本就没有体现出来双方其实是“互殴”,很显然,对方这是在故意抹黑沈秋山以及沈翰了。

    “真特么不要脸,这种断章取义的新闻也好意思发!”七喜撇着嘴咒骂。

    “估计心易娱乐方面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只要有人提供了这些相片,他们自然会这么报道。”沈秋山轻轻叹了口气,对方虽然曝光的是沈翰打人,但实际上还是冲着他来的,毕竟沈翰没什么名气,如果只是他自己的新闻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但冠上了沈秋山儿子的头衔就不一样了,正所谓“子不教、父之过”,现在沈翰出了事,媒体也好,不明真相的网友们也好,自然要把矛头指向沈秋山。

    “山叔,这事微博上也已经传开了,而且都是负面的评论。”田博一边翻着微博一边说。

    “徐玮发了被殴事件的长文,并且配上了翰哥打人以及他自己被打之后的自拍照。”七喜也打开了微博,一边翻一边骂:“妈的,徐玮真特么孙子,不要脸,歪曲事实,竟然对他们动手的事一个字都没提!好像他自己纯粹就是受害者!”

    叮叮叮……

    沈翰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是小姨秦雅茜,显然后者是看到了新闻来询问情况的。

    “我接吧。”沈秋山把电话拿了过来,按下了接通键。

    “小翰,你真把徐玮打了?到底什么情况??”电话一接通便是秦雅茜焦急的询问声。

    “是我,小翰没事,你不用担心。”沈秋山沉声回应。

    “呃……姐夫?”电话中的秦雅茜明显一愣。

    “嗯,我知道事情的始末,小翰是打了人但他做的没错事。”沈秋山解释道。

    “哦,你们在一起呢?”秦雅茜语气中透着难以掩饰的吃惊,但也有一丝欣喜,毕竟,她是非常希望父子两人之间的隔阂可以消失的。

    “对,小翰就在我身边,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不必担心了。”沈秋山淡淡的回应。

    “那我就放心了,刚刚看到新闻真是吓了我一跳。”秦雅茜长长吐了口气。

    挂断秦雅茜的电话,众人没说几句话,沈翰的电话便又响了,是沈秋水,显然她也是关心沈翰的情况,沈秋山又接了电话,解释了一下,然后直接在“巨星家族”群里把这件事的始末简单的说了一下,以免众人担心,一个个打电话过来。

    “山哥,这事我们要尽快回应,现在网上的舆论对我们非常不利啊。”李唐一脸担忧的说。

    沈秋山点点头,也打开了微博,都没用刻意的搜索沈翰打人的事件,这会儿,沈秋山自己的微博评论区就已经炸了锅。

    “山哥,你儿子打人了,是不是出来解释解释什么情况!”

    “沈翰这是实力坑爹啊!山叔这边的事业正红活着呢,竟然出了这事!”

    “子不教,父之过!沈翰打人你这个当爹的难辞其咎!”

    “星二代好厉害,导演都敢殴打,可见平日里是什么家教!”

    “山叔,你儿子火了,看相片组合拳打的不错啊!”

    “儿子人品那样,可见老爹也不怎么地!”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记得你出狱没多久吧,这下儿子又要进去了吧!”

    “把殴打人家导演的凶手交出来吧,你要是包庇就太失望了!”

    “……”

    评论数还在不断的增加,而这次舆论风向的确对沈秋山以及沈翰都非常不利,尤其是这种负面新闻,人们看了之后很容易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所以回应的时候更是要考虑周全。

    沈秋山皱着眉,陷入沉思,虽然新闻的报道很片面,但沈翰打人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回应的时候一定要有着重点,并且在这份回应中要详细明了的说清事情的始末缘由,以及警方最终的处理结果等等。

    “你们之前跟徐玮剧组签的简易合同还在吗?”

    沉吟了好一会儿,沈秋山问,去回应质疑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出最有力的证据。

    现在大家都揪着沈翰打人的事,因为这事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没办法,也不需要去辩解,而最好的开脱方法就是找一个说得通,让所有人都能够认同的打人理由,实际上,沈翰动手的理由很充分,人们估计会理解,但这种事不能光靠一张嘴去说,需要有力的证据去证明。

    “山哥,刘清汉,姚万里等人都转发了徐玮的微博。”一旁的李唐突然开了口。

    沈秋山点点头,刘清汉等人转发微博是必然的,因为,不出意外这个新闻就是他们蓄意放出去的。

    而沈秋山的猜测没错,这事就是刘清汉主导的,徐玮曾是刘清汉的徒弟跟着他学了三、四年,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所以,刘清汉与沈秋山那边一开撕,徐玮就想到了自己新戏原本还想用沈翰呢,于是就在暗地里重找了演员,戏耍三人,后来双方互殴的事情,他从派出所出来之后也第一时间告诉了刘清汉,后者一听沈翰也动了手,还被拍下来相片,自然是欣喜不已,当即便让人联系媒体,第一时间发布了“沈翰殴打导演徐玮”的相关新闻。

    燕京某公寓。

    刘清汉家中,这会儿,他脸上挂着久违的笑容,“沈秋山之子沈翰殴打导演徐玮”的新闻发酵,网络上的舆论几乎是一边倒的声讨,这让连日来不断挫败的刘清汉暗爽不已。

    “哼!跟我斗?老天爷都不帮你~!”

    刘清汉一边看着微博上声讨沈秋山父子的言论,一边悠哉的喝着茶,这次,他总算是出了口恶气。

    “哈哈,这回可够沈秋山那小子喝一壶的了。”此刻,刘清汉的好友姚万里也在他的家中,最近姚万里的新戏在选角,而刘清汉给他推荐了一名女演员,今天约在刘清汉的家里“试戏”。

    “回头我再跟媒体的朋友打打招呼,怎么着也得把他搞臭了!”刘清汉阴冷的笑了笑。

    姚万里抿了口茶:“这就叫乐极生悲!这两天沈秋山把好运都用光了,这下报应来了!”

    “真是大快人心啊!”刘清汉满面笑容的感慨。

    他话音刚落,门铃便响了起来。

    “嘿嘿,又有好事来了。”刘清汉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起身去开门,片刻,一名身姿婀娜,满面桃花的女人走进了房间。

    “万里哥好。”女人脱了裹在身上的貂皮大衣,里面是一件贴身的打底衫,刚好秀出她傲人的上围。

    目光落在女人的身上,姚万里顿时眼睛一亮,这女演员,他很满意。

    “嗯,你是小钰吧。”姚万里起身,热情的招呼了一句。

    “对啊,没想到万里哥还知道我。”女人咯咯一笑,她叫王钰,模特出身,拍了几部戏,现在算是三、四线的艺人。

    “当然知道了,老刘可没少跟我提你的好。”姚万里哈哈一笑。

    “刘哥,你都说我哪好了啊?”王钰朝刘清汉抛了个媚眼。

    “哪好你心里没数嘛!”刘清汉眯着眼睛,嘿嘿一笑。

    “刘哥,你这话得说清楚啊!”王钰抿了抿嘴,舌尖轻轻舔了舔嘴唇。

    “戏好!当然是戏好了~!”刘清汉冲姚万里使了个眼色:“老姚,不信的话,你可以先试试她的戏嘛!”

    “得嘞,那就先试戏……”姚万里搓了搓手,一副猴急的表情。

    地下车库。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中,雷霆娱乐的两名“记者”王越和周大伟满脸兴奋的笑容。

    因为这会儿,车内的一个扩音器中传出来的正是刘清汉家里三人的对话声。

    “劲爆,太特么劲爆了!”王越激动的握着拳。

    “劲爆个毛线啊,人家是试戏,试戏好嘛~!”周大伟笑着调侃。

    “对呀!是试戏,回去这新闻要怎么写呢,辣模王钰与知名导演刘清汉、姚万里家中试戏??”王越笑着说。

    “嗯,这标题可以。”周大伟点点头:“毕竟人家现在说的都是试戏的事,对了,你那个窃听器不会被王钰发现吧?”

    “那就是一个打火机,她就算是发现了也不会多心,毕竟,她身边男人那么多,保不准是谁落在她包里的,顺手也就扔了。”王越一脸自信的耸耸肩。

    “专业!”周大伟竖起了大拇指。

    “干咱们狗仔的,不专业行嘛!”王越得意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