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沈秋山一句话,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他可是“新人”,按照常理来说,刚刚加入团队的新人应该“老实”点,可是,沈秋山却一反常态,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加入了“争斗”。

    其实,沈秋山倒也不想参加什么争斗,但是闫峰把他找来就是干这个活的,这会儿,闫峰一方明显处于劣势,他也不可能袖手旁观,索性就直接来了。

    “山哥,麦子杰是唱跳型歌手,他偏爱快歌。”梁瑞博就坐在沈秋山的身旁,见他开了口赶紧小声提示,其实,在梁瑞博个人看来麦子杰这个歌手还真是比较适合嘻哈风的歌曲,只是,何青州主推的《风光无限》的确不好听,并且,他推这首歌私心太重,所以,以闫峰为首的众人才会反对。

    “行啊,既然有歌,那就拿出来大家一起欣赏欣赏,看看是不是附和麦子杰的风格。”何青州看着沈秋山,对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很是不满。

    “歌存在我的邮箱里,不过,我倒是可以先唱一段,大家感受一下。”沈秋山不动声色的说。

    “那敢情好。”何青州带头鼓起了掌:“大家欢迎一下吧。”

    会议室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不过,何青州等人明显都是准备看热闹的。

    沈秋山清了清嗓子,直接开唱……

    【心、慢慢疼、慢慢冷】

    【慢慢等不到爱人】

    【付出一生、收回几成】

    【情、不能分、不能恨……】

    沈秋山唱的是另外一个时空张天王的经典歌曲《慢慢》,这是一首悲伤的情歌,主歌相对慢热,但副歌部分却直接大爆,非常好听。

    这首歌是沈秋山前段时间“写”出来的,本来是准备放入沈秋海的“全金曲专辑”中,但后来专辑歌够了,他就把这首歌留了下来。

    “停吧,我觉得很不错。”

    沈秋山刚刚唱了两句,何青州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随后,便直接喊了停,因为在何青州看来,麦子杰是不可能喜欢这种节奏缓慢的“悲伤情歌”,他已是胜券在握,就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

    罗佳明以及张贝等“留洋派”众人则纷纷鼓掌、叫好,当然,他们是在喝倒彩,这点沈秋山心中知道。

    “秋山兄弟,你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啊?”何青州又问。

    “《慢慢》。”沈秋山回。

    “《慢慢》??”

    听到这个名字,罗佳明、张贝等人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众人都知道麦子杰喜欢的是快节奏的歌曲,而沈秋山倒好不仅仅要拿给他一首慢歌,并且连歌名都叫《慢慢》,这不是搞笑呢嘛!

    不仅仅是何青州等人不看好沈秋山的这首歌,就连闫峰以及梁瑞博都皱起了眉,在麦子杰明显喜欢快歌的情况下,沈秋山却拿出这么一首《慢慢》,基本不可能有赢的可能了。

    “那这样,我们尽快把这两首歌给麦子杰发过去,让他挑选,想唱哪首,我们就按照哪首准备。”何青州说着目光落在了闫峰身上:“老闫,我这个提议你没意见吧?”

    闫峰当然有意见,他是真的不看好何青州的《风光无限》,只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他也无话可说。

    “好,既然大家没意见,麦子杰的演唱曲目就先这么定了。”何青州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水,继续说道:“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开场的歌曲连唱吧,春晚开场,热闹是一定的,所以,我认为《欢闹》正合适。”

    何青州提议的《欢闹》是他与罗佳明联合创作的歌曲,算是为了春晚量身定制的了。

    “我还是觉得《新春佳节》更合适。”闫峰沉声道,晚会开场至关重要,他自然不希望何青州把自己的作品安排到开场,尤其是《欢闹》的歌曲质量也太一般。

    “没错,《新春佳节》放在开场连唱再合适不过了,前天晚会第一次走台的时候,现场播放的就是这首歌。”梁瑞博出言附和,然后又说道:“不过,我觉得《欢闹》这首歌作为连唱曲目也不是不可以,何老师,后面不是想搞一个嘻哈歌曲连唱的环节吗,可以安排在那里。”

    梁瑞博这个策略就比较迂回了,他不希望《欢闹》出现在晚会的开场,但一味地拒绝何青州也不太好,所以,就给了他一个台阶。

    而何青州今年好不容易成了春晚歌舞类节目的副总导演,自然是希望把更多自己的作品塞入晚会之中,尤其是开场连唱,他实在不想放弃。

    “老闫,瑞博兄弟,我觉得可以让歌手试一试现场的效果嘛,反正我还是倾向于《欢闹》的,《新春佳节》虽然不错,但毕竟是老歌,观众们早就审美疲劳了!”何青州耸耸肩,目光一撇刚好落在了沈秋山身上,当即玩味道:“秋山兄弟,你有没有适合开场连唱的作品??”

    何青州只是随口一问,并且还带着调侃的意思。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沈秋山却认真的点点头:“有啊!”

    “有??”何青州嘴角抽动了一下,有些无语:“你还真有啊?”

    沈秋山一脸笃定的点点头:“开场连唱主要是把现场以及电视机前观众们的情绪带动起来嘛,这就需要欢快一点的歌曲了,而我不久前还真是写了一首,叫《倍儿爽》,不过,这歌我个人是无法演绎的,等会儿拿给我们的连唱歌手试一试效果吧。”

    “好吧,刚好把三首歌都试一试。”何青州有些郁闷,他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还真的问出来了一个“竞争对手”。

    “嗯,开场连唱就先这样,还有就是结束曲我们也要做出选择,昨天大家一共提了三首歌,一首《挥挥手》一首《送别》一首《来年再相见》,前两首也都是老歌了,没什么新鲜感,所以,我更倾向于《来年再相见》。”何青州沉声说道,话落,目光又不由自主的扫向了沈秋山。

    我就不信了,这回你还有歌?!

    何青州和硕一笑:“那个,秋山兄弟,这结束曲,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或者说,你有合适的歌曲吗?”

    “有啊!”沈秋山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还有??”闻言,何青州的脸顿时就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