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春节临近。

    春晚的筹备工作也到了最后关头,而为了给即将到来的春晚造势,春晚官微也晒出了今年春晚的节目单,共计38个节目,其中歌舞类节目16个,语言类节目9个,曲艺、魔术、杂技等节目共计13个。

    每年临近春节的时候,春晚就成了全民关注的焦点,哪个明星上,哪个明星不上,哪个明星演什么节目,这些资讯的关注度都非常高。

    故此,春晚节目单公布之后自然也引起了各方关注。

    “哇,竟然有林梦舒和沈秋海的合唱,两人是不是真的复合了?”

    “看样子应该是的,否则不可能跨年合唱,在春晚的舞台上又合唱,期待ing!”

    “《因为爱情》?是一首新歌呢,不知道好不好听!不过还是超期待。”

    “放心啦,作者是山叔,歌一定差不了,山叔出品,必属精品嘛!”

    “天啊,山叔不仅仅是《因为爱情》的作者,还是开场曲《倍儿爽》结束曲《难忘今宵》麦子杰的《慢慢》,以及《相亲相爱一家人》的作者,山叔这是要承包春晚的节奏啊!”

    “《相亲相爱一家人》词曲作者,沈秋山,演唱者,沈秋山、沈秋水等……山叔还是《相亲相爱一家人》的演唱者哦,另外,还有秋水女神。”

    “今年山叔真是开挂了,一个人就为春晚贡献了五首歌,这是以往任何一届春晚都没有的情况吧。”

    “这应该是春晚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山叔又创纪录了,简直就是为了创纪录而生的男人!”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要去给沈佳妮和沈翰当后妈!!”

    “切~!想当我们家妮妮和小翰后妈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

    这个时空更加重注版权的保护,通常情况下,歌曲的原作者都会被放在演唱者的前面,所以,春晚的节目单一公布沈秋山是五首歌曲作者的事实也一下子受到了网友们的关注,同一名作者的一两首歌甚至是三首歌同时出现在春晚舞台上的事还是发生过的,但是同一人的五首作品同时登上春晚舞台的事,还是第一次发生,故此,也在网络上引发了不少的关注。

    央视一号演播大厅。

    排练现场,一身唐装的沈子文老爷子满面笑容,他在曲艺团干了一辈子,年轻的时候也曾跟随师兄弟们登上过两次春晚,但节目反响一般,后来就没得到什么上春晚的机会了,因此,当沈秋山告诉他今年可以上春晚的时候,老爷子兴奋的几天都没怎么睡好觉。

    “真没想到,我都这个年纪了还能上一次春晚。”

    这是沈子文第一次参加《相亲相爱一家人》的彩排,虽然,在沈秋山的安排中他没有单独演唱的歌词,但能够在春晚的舞台上露面并且跟着儿孙们合唱上几句歌,他就非常开心了。

    “爸,你慢点走,小心别摔着。”在一旁搀扶着老爷子的沈秋水出言叮嘱。

    “嗨,你不用扶着我,你爸这身子骨硬朗着呢。”沈子文大手一挥。

    “行了,你就别逞能了,前天在家不是还说腿疼呢嘛。”老伴王桂芳在一旁拆台。

    “上了台,我这腿就不疼了!”沈子文哈哈一笑。

    “那敢情好,以后你再喊腿疼,我就让秋山给你找个舞台上。”王桂芳说。

    “行啊,这个行!”沈子文很是认真的点点头。

    “行了,爸,你还是多歇着吧。”沈秋水有些无语的说道。

    “歇什么啊,身体是越歇越完蛋!越动越精神~!”沈子文摆了摆手,侧过头目光在舞台上扫了一圈,然后落在沈秋山身上:“秋山,你过来一下。”

    听到老爸的召唤,沈秋山不敢怠慢简单交代了一下手头上的工作,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爸,你喊我有事?”

    “嗯。”沈子文点点头问:“语言类节目在哪排练?”

    “在三号演播厅吧。”沈秋山想了想回。

    “可以进去看吗?你师弟王德全的节目过了四审,现在应该是在排练呢,我想过去看一眼。”沈子文是说相声出身,功底不俗,在曲艺团说相声的时候收了几个徒弟,他提到的王德全便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个,如今在相声圈子有些名气。

    “行啊,那我陪你过去看看,不过,不知道他在不在。”王德全跟着沈子文学艺七八年,沈秋山跟他还算熟悉,每逢年节王德全都家中探望老师的时候,两人也能碰到。

    沈秋山陪着老爷子沈子文前往三号演播厅,这个演播厅只能容纳五百名观众,算是央视比较小的演播厅了,也是语言类节目的专用排练、彩排场地。

    这会儿,演播厅中正热闹,舞台上三名国内比较知名的笑星正在演着小品,沈秋山搀扶着沈子文走到了距离舞台较近的位置坐了下来。

    “呦,山哥,你怎么有空到我们这儿来了。”语言类节目导演组的副导演赵顺与沈秋山是老相识,无意间看到沈秋山进入了现场,便笑吟吟的过来招呼。

    “我们家老爷子要看王德全师弟的表演,他在吗?”沈秋山问。

    “在啊,下个节目就是他的了。”赵顺点头回应,又跟沈子文老爷子问了好。

    “那正好。”沈秋山点点头。

    “得嘞,那你们看着,我先过去忙了。”赵顺招呼一声,走了。

    沈子文老爷子以及沈秋山的目光则都投向了舞台,正在演绎的小品算是一个爱情喜剧,三名演员演得很卖力,不过,在沈秋山看来笑点却比较尴尬,故事也有些漏洞。

    于是,看着看着,沈秋山便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并且轻轻叹了口气。

    “山哥这是觉得舞台上的节目不行了?”

    一个声音突然在沈秋山耳边响起,吓了他一跳。

    侧目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名四十来岁的男人,他就站在沈秋山身后不远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的。

    这人沈秋山不认识,但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这人似乎与舞台上正在表演的节目有些关系。

    “没有,节目挺不错。”沈秋山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轻轻摇了摇头。

    “不对吧,我明明看见你又是摇头,又是叹息的,摆明了觉得舞台上的节目不好嘛,没关系,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可以指出来。”那男人有些不依不饶。

    “真没有。”沈秋山再次否则。

    “山哥,你这样可就没意思了,大家都是为了节目更好,你那有什么建议完全可以说出来。”男人脸上透着难以掩饰的傲气,显然是对方才沈秋山的表现十分不满。

    “这节目的确欠些火候,需要改一改。”沈秋山没言语,一旁的沈子文倒是说话了。

    男人一怔,目光落在沈子文身上,清冷的一笑:“那就请老人家多多指点了。”

    “对了,我叫高琪,是舞台上那个小品的编剧。”男人自我介绍。

    而听到他的名字沈秋山和沈子文皆是一怔,这名字两人都比较熟悉,因为这个名字经常会出现在春晚语言类节目作者的那一栏,是国内知名的喜剧编剧。

    “我就是站在观众的角度发表意见,没什么可以指点的。”沈子文不咸不淡的回应。

    “老爷子,那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既然你都指点不了,是不是也就不要指手画脚的了,节目的好坏自有观众评说!!”高琪语气微寒,完全就没有一点敬老的意思。

    而一听这话,沈秋山顿时就有些恼火,目光一扫高琪,冷冷道:“这节目,就是垃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