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当秦彦醒来时,天色已经暗去!

    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霓虹灯闪耀之下,分外璀璨!

    看了看时间,秦彦慌忙的起身洗漱,下楼!

    客厅里,沈沉鱼、石绾和白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相聊甚欢,仿似没有任何的隔阂,这也让秦彦的心里多少感觉到欣慰。

    如果她们争相吃醋,你争我夺,那秦彦估计会连家门也不敢进吧?

    “醒了?”沈沉鱼第一个看到下楼的秦彦。

    “不好意思,太累了,一下子睡过了。”秦彦尴尬的笑了笑。

    这些时日的东奔西走,秦彦的神经一直紧绷。而如今,天谴覆灭,长孙无忧毙命,他也总算是可以彻底的放松下来。

    “饭菜已经做好了。”石绾起身说道。

    “谁做的?”秦彦愣了愣。

    “绾绾姐姐啊。绾绾姐姐的厨艺可是一流,你可有口福了哦。我和沉鱼姐姐打得下手,今天就当是我们好好的犒劳犒劳你这么长时间的辛苦吧。”白雪得意的说道。

    “那……,谢谢了啊。”秦彦讪讪的笑了笑。

    想起上次跟石绾一起吃饭的情景,秦彦记忆犹新,心中悠然感觉到恐怖。一个可以把毒药当作佐料的“厨师”,她做的饭菜你敢吃?哪怕是明知道没有危险,可依旧感觉心有余悸吧?

    “没事,我没有放毒药。”石绾看出了秦彦的心思,嗔了她一眼。

    秦彦尴尬的笑了一下,走到餐桌前坐下。

    沈沉鱼细心的替秦彦盛饭,而白雪则自顾自的大口吃着,仿似对石绾做的饭菜很感兴趣。石绾的吃相很淑女,小口小口的吃着,只是还是如同往常一般,会往自己的饭菜里倒上毒药增加辣味。

    “给我也来点。”白雪将饭碗递了过去。

    自从石绾搬到东海,在墨子诊所定居下之后,跟白雪很快的熟悉。因为年龄相近的缘故,两人很快的打成一片。

    白雪很是好奇石绾的皮肤为什么那么的白皙粉嫩,宛如婴儿一般。求教之下得知,石绾是因为经常食用她调制的毒药的缘故,因此,白雪也冒险尝试了一把。这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别说,那些饭菜加上石绾配置的毒药后,别有一番滋味。

    “独孤蓉的事情解决了吗?”石绾问道。

    “嗯,已经没事了,她也想明白了,相信以后不会再找我的麻烦。”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独孤蓉是谁?又是你在外面勾搭的女孩子?”白雪眨巴着眼睛,愤愤的问道。

    “不是我勾搭的女人,是要杀我的女人。”秦彦白了她一眼。这丫头的霸道还是一如既往,看到或听到自己跟其他女人的关系亲密一些,就会吃醋。不过,这一点在白雪的身上却体现的十分可爱。

    加之,那次白雪不惜牺牲自己也要救秦彦。就冲这一点,无论白雪有多少的缺点,秦彦也都应该去包容。

    有些人只是把爱放在嘴边,又有几个人真的愿意去为另一个人去牺牲?

    “听说阎芷语喜欢你?”石绾问道,语气也明显有一丝的紧张和醋意。

    她本就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女人,在她的感情世界,一直认为爱情只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可是,终究她还是屈服于爱情,接受了其他人,让别人分掉一部分秦彦对自己的爱。然而,如果秦彦再有其他的女人,那对她的爱自然会更少,心中不免不舒服。

    人与人是不同的,爱情或许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甚至是那么一眨眼的时间。可感情却是在长久的相处之中慢慢地增长的。就如同沈沉鱼和秦彦之间,无论秦彦之后有了多少女人,他对沈沉鱼的感情却是最深,沈沉鱼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是不可取代的。

    “哪有?”秦彦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你应该知道,阎芷语的性格很霸道而且独立,个性很强,她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石绾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言语,心里却是轻松许多。

    “你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沈沉鱼问道,“听婉儿说,你这次去龙城就是解决这件事情,应该都很顺利吧?”

    “嗯。一切都很好,天门已经被剿灭,天门的首领长孙无忧也已经毙命,相信至少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有任何的麻烦。我也可以好好的放松一下,留在东海好好的陪陪你们。到时候我再四处的寻觅寻觅,若是找到合适的接班人的话,就把门主的位置传给他,去过一些自己想要过的生活。”秦彦说道。

    “不过……”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在此之前,我要先去一趟国外,看看我师父,有些事情问问他。等我回来,就再也不走了,再也不东奔西跑。这一年多以来,事情一桩接着一桩,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如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心里也终于可以踏实下来。”

    其实,秦彦的心里又如何能真的踏实?杀死长孙无忧的人是谁尚且不知,那些魔刀到底落到谁的手里也不知,杀死古柏鸿的人也不知晓。只是,这些秦彦不想说出来,不想让她们也跟着担心烦恼。

    虽然事情交给了段南和刑天去负责,赵弑天也跟着段南回去帮他打理事情;但是,秦彦知晓者,总有一天还会有另一场血战,恐怕比对付天谴和长孙无忧更加的残酷吧?

    有时候,很多事情不是男人不愿意告诉女人,而是因为爱她,所以想要独子的承担下来。

    “这就好,你这样总是在外面奔走,时时刻刻面对着风险,我们也会跟着担心。”沈沉鱼说道,“而且,这一年多你也真的很累,是应该放松下来好好的休息休息。等你从国外回来,到时候我也跟领导请几天假。”

    “好。”秦彦微微一笑。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在外面奔走,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回来,在这里,我才能有真正的家的感觉。而你们,都是我的家人。”秦彦一番并不是很温柔却透着真诚的话语,瞬间融化了她们。

    因为爱,有时候不需要刻意的甜言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