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解决了王豹,秦彦心中的怒火也消失殆尽。离开会所,秦彦拦下一辆的士马不停蹄赶往医院。

    病房内,猴子细心的替高峰擦拭着身子,虽然他的性格懦弱些,但是作为朋友能做到这个份上,却也难能可贵。

    “老大,你没事吧?”高峰关切的问道,眼神中充满担忧之色,生怕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了秦彦。

    “没事。”秦彦淡然一笑,岔开话题,问道:“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边说边伸手搭在高峰的手腕,替他把了把脉,确认他伤势并不严重,心中多少松了口气。

    “没事,皮外伤而已,医生非说要住院,矫情。”高峰呵呵一笑,挥动手臂,试图掩饰自己的伤势,却不想牵动伤口,疼的龇牙咧嘴。

    “逞强。”秦彦瞪了他一眼,无奈的笑了笑。“这么久了,还是没变,死要面子。说吧,跟王豹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话刚出口,看到秦彦那严肃而又不容置疑的眼神,高峰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最近不是无聊嘛,所以经常去皇庭娱乐会所,里面有个丫头对我很有意思。哪知道那丫头会是王豹的女朋友啊,结果今天下午王豹带人把我给堵了,寡不敌众。”

    猴子浑身一颤,垂着头,心中越发觉得愧疚。他恨,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没骨气,为什么当时自己没有冲出去?如果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冲出去,或许高峰就不会伤成这样了。

    注意到猴子的神情,高峰微微一笑,“没什么的,别放在心上。咱们从小玩到大,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怪你的。”

    听到高峰这么一说,猴子更加愧疚,感动的双眸噙满泪珠。

    高峰轻描淡写,试图将这件事情一笔带过,然而,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秦彦眉头微蹙,眼神中的那股寒意一闪而逝,“就这么简单?”如刀般的眼神紧紧地注视着高峰,强烈的上位者气息席卷而来,让人忍不住有一种膜拜的冲动,根本无力掩饰自己心中的秘密,坦诚以待。

    讪讪的笑了笑,高峰说道:“我知道那丫头也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想让我给她多定几个包厢拿点提成而已。再说,我也不喜欢那样的小丫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咱这镇上女人结婚后那简直就像是花蕾绽放,才真正有女人味。我跟她,不过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你有分寸就好。”秦彦满意点头,至少高峰这小子还没有色迷心窍。不过,想起高峰刚刚的那句“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细细一品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不禁哑然失笑。

    沉默片刻,高峰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看着秦彦问道:“老大,你……你去找王豹了?其实只不过是件小事而已,不用麻烦你的。”

    “这怎么能算是小事?我秦彦的兄弟不是随便任人打骂的,他王豹既然敢伤你那就应该要承担后果。这件事情你不用再理会,我已经解决了,以后你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我知道你骨子里不是安分守己的人,我也不劝你安心找份工作,但是,即使是在江湖上打滚,那也得多留点心眼,明白吗?”秦彦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我明白。老大,你看好了,迟早有一天我会做出点成绩让你看,我会证明我有能力,绝对不会丢你的脸。”高峰拍了拍胸脯,眼神笃定。顿了顿,高峰面露为难之色,说道:“老大,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王豹是洪爷的人,只怕他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你以后还是小心点好,为了我的事情连累到你,我真过意不去。”

    “什么话?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再说,我也从未把洪天照放在眼里。”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脸上绽放的自信充满了魔力。拍了拍高峰的肩膀,秦彦接着说道:“记住,咱们以后的天下要根本不是洪天照可以企及的,所以,不要妄自菲薄。不过,时机尚未成熟,你要牢牢的记住,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发生任何的事情都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命。能忍则忍,别太出风头,明白吗?”

    “明白,我会记住的。”高峰重重的点点头,看向秦彦的眼神充满了坚定。“洪天照也好,李乘风也好,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他们统统的踩在脚底下。江山代有人才出,他们老了!”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这话跟我说说就成,别再外面瞎说,隔墙有耳,以后把这些话给我烂在肚子里,明白吗?”

    “放心吧,我没那么傻。”高峰咧嘴笑着,眼神中有着不符年纪的成熟。

    三年前,一场大火差点将高家燃烧殆尽。当时高峰在外,是秦彦不顾安危冲进火场将高峰的奶奶救了出来。从那一刻开始,高峰将秦彦当成自己的老大,言听计从,马首是瞻。两人之间的情感外人无法理解,一世人,两兄弟。

    秦彦微笑着看了他一眼,心中倍感安慰,这个表面看上去不着调的家伙其实并非那么的莽撞无知,反而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成熟稳重,以及一股强烈的欲望。欲望,使人有无尽的前进动力。

    “诊所还有事情,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猴子,照顾好他,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秦彦拍了拍高峰的肩膀,转头看了猴子一眼嘱咐道。

    “我没事,不用照顾,男子汉大丈夫哪有那么矫情啊。”高峰大喇喇的说道。

    “你给我老实的呆在这里养好伤,你这样回去被你奶奶看到还不担心死?老人家受不得惊吓。”秦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吓得高峰连忙的闭上嘴巴,不敢言语。

    “老大,你回去吧,有我在这你放心吧。”猴子重重的点头,瘦弱的身躯此刻却变得有些伟岸。

    秦彦满意的笑了笑,起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