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穷山恶水出刁民。

    初来乍到没多久的沈沉鱼自然不是很了解,做事雷厉风行,常被其他民警笑话。镇子不大,七扯八拉的都有点沾亲带故,谁也不想因为一点小事得罪人,多数发生矛盾都是采取调解,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否则,一不小心得罪了某位,指不定哪天就给自己穿个小鞋,没事闲来无聊把自己的粪坑给炸了,晚上一觉醒来房顶的瓦给掀了。

    “吆,沈大警官出马果然不同凡响啊,这么快就把人给抓来了?”民警呵呵的笑着打趣,当看到跟在沈沉鱼背后的秦彦,连忙的闭上嘴巴,继续侃大山装着什么也没有看见。

    沈沉鱼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心中鄙夷,太不负责任的一群人,哪里还有丝毫基层民警的样子?简直败坏警察的声誉。

    “跟我来。”沈沉鱼扫了秦彦一眼,带到审讯室后,转身走了出去。

    来到所长办公室门口,沈沉鱼敲了敲门,推门进屋。“所长,人带来了。”

    “嗯。”马长兴点点头,赞许的看了沈沉鱼一眼。如果所里的人都能像沈沉鱼这么有责任,自己就可以少操不少心了。“这件案子性质十分恶劣,一定要严肃处理。你先过去问笔录,我忙完就过去。”

    别看这位姑奶奶的背景不小,不过,却丝毫没有架子,做事又有耐心又有责任,马长兴自然是欢喜不已。当然,他也知道沈沉鱼被派到这里根本就是历练,待不久;是以,他也尽量的给沈沉鱼争取立功表现得机会。

    “是!”沈沉鱼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其实,这件事也只是算聚众斗殴,虽然他看王豹也不顺眼,经常的惹是生非;但是,考虑到王豹背后的洪爷,马长兴也不得不严肃对待。

    回到办公室,看到秦彦大模大样的把双腿架在办公桌上,沈沉鱼皱了皱眉头,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这是警局,不是你家。”

    秦彦撇撇嘴,把腿放下,点燃一根香烟。“有什么要问的赶紧吧,诊所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聚众斗殴,按照治安处罚条例,我们完全有理由将你拘留。如果造成对方轻伤的话,很有可能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这件案子性质恶劣,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人才导致社会不稳定。”沈沉鱼义正言辞。

    “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秦彦有些哭笑不得。

    “知道。不过,就算他们有任何违法犯纪,自然会有法律制裁,绝对不允许你这么做。你当自己是什么?地下判官?”沈沉鱼厉声喝道。

    面对沈沉鱼的正义感爆棚,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我承认人是我打的,该怎么处理你就怎么处理吧。”

    对于自己的手段,秦彦还是相当自信的,虽然他废掉王豹,让他下半辈子都要躺在床上。不过,那也需要一段时间,现在验伤根本验不出来,顶多也只是判自己聚众斗殴而已。按照一贯的处理方式,基本都是调解。

    “倒是敢作敢当,还算个男人。”沈沉鱼满意的点头,“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一遍吧。”本以为秦彦是个刁民,想要从他嘴里挖出实话有点难度,没想到秦彦倒是坦诚不讳的承认,有些出乎沈沉鱼的意料之外。

    秦彦也没隐瞒,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不过,省去了高峰和王豹之间的矛盾,只说是看不惯王豹太过狂妄,所以才出手教训他。

    “说的动听,你不也是一样,仗势欺人。”沈沉鱼不屑瞥了一眼秦彦。

    秦彦哭笑不得,也懒得争辩,不过,这丫头一本正经的模样倒是显得越发可爱。想起刚才替她把脉触摸她手腕,秦彦禁不住又是一阵心猿意马。看着沈沉鱼因为气愤而不断起伏的波浪,更是想入非非。饱汉不知饿汉饥,谁能知道他这个保持了二十年处子之身的处男心理啊,害人的童子功。

    说话间,马长兴推门走了进来。乍一看见秦彦,不禁浑身一颤,原本严肃的面孔顿时堆上一抹尴尬,有些进退维艰,左右两难。

    “马所长,好啊。”秦彦笑着摆摆手招呼,一脸的人畜无害。

    马长兴却是一个哆嗦,差点双腿一软跪了下来。他可清楚的很,这小子严肃的时候反倒没事,一脸笑意的时候准是憋了一肚子坏水。去年的时候因为秦彦宰了一头祸害庄稼地的野猪,他不知秦彦是墨子诊所的人,罚了秦彦三千块。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是两个月后他去墨子诊所看病,这小子一脸笑嘻嘻的把药递给自己,结果害得自己拉了半个月,差点脱水。

    “好,好。”马长兴讪讪的笑着回应。

    沈沉鱼愣了愣,诧异的目光打量着马长兴,心中不解为什么他看到秦彦会是这样一副表情。难道这两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沈沉鱼看看马长兴,又看看秦彦,心中充满疑惑。

    墨子诊所在镇上有多少年的历史,谁也不记得了。不过,马长兴清楚的记得自己调到这里的时候,上一任的所长就特意的交代自己,什么人都能惹,绝对不要碰墨子诊所。详细的情形并没有细说,不过,马长兴心知自己老领导重来不说谎话,自然不敢怠慢。

    “马所长,要怎么处理啊?需要拘留吗?”秦彦笑嘻嘻的看着他。说什么杀害国家保护动物,罚了自己三千块,想起这个秦彦就有些恨得牙痒痒,难道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野猪祸害庄稼?

    “不……不需要。原告已经撤销控诉,你现在可以离开了。”马长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怕这小子耍起无赖赖着不走。

    “所长,怎么能……”沈沉鱼愣了愣,有些气愤。

    “就这么办,不要再说。”马长兴打断沈沉鱼的话,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真的不需要拘留?那我可就走了。”秦彦恩怨分明,气愤马长兴罚了自己三千块,不过,自己也害得他拉了半个月,也算扯平。秦彦觉得自己是个讲究的人,怎么会那么斤斤计较?一点小事压在心里一直记恨呢。

    “不用,不用。秦先生,我送你出去。”马长兴堆着笑脸,一脸的谄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