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猎狗终须山上死,将军难免阵前亡。在江湖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洪天照很清楚这个游戏规则,即使秦彦不愿意帮自己,但是,只要有他保护自己,自己也会安全许多。防微杜渐,小心谨慎,这也是洪天照这么多年依然可以屹立不倒的原因。

    “只要秦先生愿意,洪某愿接受任何条件!”洪天照“盛意拳拳”。

    “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做下人。”秦彦不屑的笑了笑,“你身边不是有一位高手吗?有他在,相信没有多少人可以伤到你。”秦彦边说,边意味深长的看了萧通一眼。

    后者在后视镜里接触到秦彦的目光,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有些心虚的慌忙移开目光。什么意思?他是在说自己是喜欢做下人吗?萧通不禁苦笑一声。

    洪天照愣了愣,呵呵笑了笑,说道:“人各有志,秦先生既然不愿意那我也就不勉强了。不过,如果将来有一天秦先生想通了,愿意帮我可以随时来找我。”

    “嗯!”秦彦微微点点头。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了墨子诊所门口。秦彦道了声别,下车。

    “洪爷,就这么算了?”瞥了一眼秦彦离去的背影,萧通问道。

    洪天照默默叹了口气,“这小子不简单,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诊所,竟然藏龙卧虎。既然直路走不通,那只好走弯路了,就算他不肯帮我,那也绝对不能让他成为我的敌人。”

    萧通微微一愣,沉默不言。跟随在洪天照身边两年,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洪天照如此的夸赞一个人。

    “李乘风那边最近有没有什么动静?这段时间太安静了,我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这不像李乘风的为人。”洪天照眉头紧蹙,面色担忧。

    “听说最近他一直在招兵买马,不知道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萧通说道。

    洪天照眉头紧锁,沉思片刻,说道:“派人盯紧李乘风那边,听说最近他跟滨海市的一些人走的很近,很难保证他不会请外援。青山镇虽然不大,但是却也是块肥肉,新开发的墨玉矿有很多人一直盯着。咱们必须小心谨慎,可别阴沟里翻了船。”

    “知道。”萧通点点头。

    洪天照也未多少,闭目沉思,宛如老僧入定。

    夜幕下的墨子诊所格外的安静,秦彦悠哉的靠在太师椅上翻看着医书,如痴如醉间,忽然诊所大门被人踹开,两男一女,鬼一般的窜进屋内。其中一名男子身上鲜血淋漓,气息急促,生命危在旦夕。另一名男子用刀架着那名少女的脖子,以至于少女脸色苍白,显然是受惊过度。可是,少女的表情却是十分淡定,毫无惧色,这让秦彦有些奇怪。

    秦彦隐隐觉得少女有些眼熟,不禁愣了愣。

    刚一进屋,持刀男子便厉声喝道:“谁是医生?医生呢?”

    “这么一个大活人坐这里,看不见?”秦彦撇撇嘴,扫了一眼绝非善类的两人。

    “快,给我老大止血!”持刀男子喝道。

    “吆,伤的不轻啊。”秦彦语带嘲讽的笑着。

    “哪里那么多废话?赶紧给我老大止血,否则老子捅了你。”持刀男子挥舞着匕首,语带恐吓,面色焦急不安。

    秦彦慢悠悠的起身,看了看那名大胡子男人的伤口,枪伤,贯穿伤。“有点严重啊,再不赶紧止血,撑不过明天天亮。嗯,先挂号吧。”救死扶伤嘛,秦彦觉得自己应该发挥点医生的天职。

    挂号?这他妈一个破诊所还要挂号?持刀男子不由的愣了愣,狠狠的瞪着秦彦,愤怒的吼道:“挂你妹,你丫活腻味了是吧?赶紧的,不然别怪老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我擦!这是我的地盘,得按我的规矩来,竟然威胁我。靠,不挂号不治,赶紧滚蛋,别妨碍老子看书。”秦彦白了他一眼,悠哉悠哉的重新坐下,淡然自若。

    少女有些惊讶的看着秦彦,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让别人挂号?这两家伙可都是亡命之徒,心中也禁不住对秦彦有些担心起来。这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小鲜肉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草,你他妈找死。”持刀男子愤怒的冲过去,一刀狠狠的朝秦彦刺了过去。不过,显然他并不想要秦彦性命,只是想恐吓他,所以,避开秦彦的要害。

    嘴角微微扬起,秦彦右手迅速探出,一把擒住持刀男子手腕,用力一拧。持刀男子一声惨叫,匕首跌落在地。秦彦顺势一脚踢出,持刀男子顿时栽到在地。秦彦身子一翻,骑在持刀男子身上,一拳狠狠的砸在他鼻梁之上。

    一旁的大胡子男子一愣,就欲冲上去,然而,失血过多,身子刚一动便一头栽到栽倒在地,晕死过去。而那名少女躲过了危险,却怔怔的愣在那里忘记逃走,目光绽放着阵阵精光,紧紧的注视着秦彦。忽然,似乎感受到她炙热目光的秦彦抬头冲她挑逗的笑了笑,少女顿时面色绯红,慌忙的移开目光。

    “抢劫?杀人?”秦彦狠狠的砸了他一拳,问道。

    “抢……抢劫。”男子鼻涕眼泪鲜血混在一起,狼狈不堪,哀嚎连连。

    “叫什么名字?”秦彦又是一拳狠狠的砸在他脸上。

    “二狗。”

    “真名。”秦彦又是一拳。

    “别……别打了,再打我就死了。”二狗连连求饶,“真名叫陈二宝。”

    “是蛮二的。”秦彦撇撇嘴,“你妈教过你做人要懂礼貌吗?”

    “教过,教过!”二狗哭丧着脸。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缓缓起身,拿起计算器,啪啪啪的摁了几下。“踢坏大门,赔五千。挂号费两千,治疗费五万,如果你也治的话,再加五万。总共十万零七千,交钱吧。”

    少女愣了愣,不禁哑然失笑,这诊费也太贵了吧?不过,倒是越看秦彦越觉得深不可测,面对匪徒不但毫无惧色,还可以眨眼间制服他们,竟然反过来勒索匪徒。少女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秦彦,心中莫名的情绪被牵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