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无疑,沈沉鱼坚强独立的性格往往给男人一种距离感,而沈落雁的柔弱和细腻却可以激发男人心底强烈的保护欲。跟她在一起,男人会更觉得自己像是男人。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伴随着一阵大笑声,高峰和猴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手臂还打着石膏,可是,高峰却是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大大咧咧的晃动着自己的手臂。

    秦彦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永远都是一副天塌下来当被子盖的德行,很少把事情放在心底。不过,这也正是秦彦欣赏他的一个原因。

    “吃饭没?没吃一起坐下吃点。”秦彦说道。

    “吃是吃过了,不过,再多吃一点也无妨。我可是好久没吃到你做的饭了。”高峰嘿嘿的笑着,大大咧咧的坐下。倒不是因为秦彦的厨艺有多么了得,实在是秦彦的米都是深山里种的,产量非常之低,口感却非常之好。

    猴子还是那副怯怯弱弱得神情,只是微笑着点点头,便坐下替高峰乘粥。

    瞥了一眼一旁的沈落雁,高峰嘿嘿的笑着冲秦彦露出一个暧昧的眼神,“老大,这位是大嫂吗?”

    沈落雁微微一愣,羞涩的笑了笑,也未出言辩驳。在她的世界,除了家人之外,多数都是一些尔虞我诈之徒,难得有高峰这般性情中人,倒是十分的喜欢。

    瞪了高峰一眼,秦彦说道:“吃饭还堵不住你嘴。”却也没有解释。

    高峰嘿嘿的笑了笑,冲着沈落雁挑了挑眉。既然秦彦没有介绍的意思,高峰也就没有继续的追问。

    “怎么这么快就出院?”秦彦问道。

    “又没什么事了,窝在医院干嘛,浑身不得劲。”高峰咧嘴笑着。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说道:“把手伸出来。”

    高峰听话的伸出手,秦彦替他把了把脉,“没什么大碍,再多吃两副药,内伤差不多就可以痊愈了。至于外伤,好好养着吧,别再瞎折腾。”

    顿了顿,秦彦又转而问道:“洪天照有没有找你?”

    高峰不由一愣,惊讶的说道:“老大,你神了啊,你怎么知道?”得到秦彦一个白眼,高峰讪讪的笑了笑,接着说道:“昨晚洪天照到医院找了我,为王豹的事情跟我道歉,而且,还给了我一笔钱说是赔偿我的医药费。老大,洪天照的意思让我帮他做事,你觉得怎么样?”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对于洪天照的意思自然是心知肚明,知道他这是想利用拉拢高峰来收买自己。虽然秦彦不太喜欢他的做事方式,却也不反感。“你什么意思呢?”

    “嗯……”沉吟片刻,高峰说道:“我觉得这倒是条路。毕竟,洪天照在这里有头有脸,如果能搭上他这条顺风船的话,做起事情就方便的多了。不过,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我这么个无名小卒值得洪天照亲自去医院?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意思。”

    “你想怎么做自己决定,不过,你记住多长个心眼就成,不是所有人都像咱们兄弟这样。”秦彦淡淡的说道。高峰始终还是太过年轻,稍显稚嫩,跟着洪天照虽说不一定就是好事,但是或许也可以锻炼一下。

    “放心吧哥,我不笨。”高峰嘿嘿的笑着拍着胸脯。

    “一会你帮我照看一下诊所,我去山里一趟。”秦彦满意的点点头。接着又嘱咐沈落雁安心的留在这里,这才收拾行装直奔青云山。

    青云山脉,绵延数千里,山峦叠障,水流纵横。

    秦彦全副武装,一身登山装备,绳索、强弓、箭矢,无一不缺。毕竟,这大山深处野兽横行,即使不是老虎豺狼,哪怕只是野猪,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之下也很难空手可以制服。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野猪谷,远远的便看见一间茅草屋矗立在谷中。

    屋里升起袅袅炊烟,谷里四周很明显的经过开垦,种上了一些粮食和草药。秦彦松了口气,四个小时的路程,算不上很疲惫,却也有些精力透支。

    从跟随老家伙墨离开始,秦彦的人生就是一部血泪史,每天都在老家伙的折磨中度过,填鸭式的不停的将各式各样的知识灌入他的脑海,医卜星相、琴棋书画,还有义务教育课程。唯一可以让秦彦可以休息的就是跟随老家伙进入这深山之中打猎,这也算是秦彦年少时仅有的一丝乐趣。

    好在老家伙现在拍拍屁股走人,秦彦不用再受这样的折磨。更重要的是,再有几天秦彦就刚好满二十,童子功也算大功告成。嗯,秦彦深深的觉得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处男生涯留到二十一岁。

    推开门,守山员韩山正在厨房忙碌,看见秦彦,只是微微的点头算是招呼。秦彦也不客气,自顾自的坐下,倒了一杯茶。

    端着饭菜上桌,韩山瞥了秦彦一眼,“不是昨天才给你把药材送过去吗?又来干什么?”脸色似乎有些不耐烦,自顾自的吃饭,也不招呼秦彦。

    秦彦素知他的脾性,也不生气,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遇到一个比较麻烦的病人,所以需要一些特殊的草药,要进山去采。野生的效果会更好一些。”

    “什么药材?”韩山问道。

    “断肠草和红景天。”秦彦回答。

    韩山眉头微微一蹙,面色凝重。诊所的大多数药材都是韩山供应,有野生,也有他自己种植的,自然清楚这两种草药的珍贵和药性。“行,知道了,一会我上山去采,明天给你送过去。”

    “好。”秦彦微微笑着。认识这老家伙十几年,每次见面说不上几句话,不过,秦彦却很喜欢他的性格,简单直接。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独居深山几十年,无儿无女,委实有些凄凉。秦彦也曾问过墨离关于韩山的事情,可是,墨离只是寥寥数语,不愿多谈。这也使得秦彦对他越发感觉神秘,只是,这么多年也没有再询问过他。

    吃过午饭,韩山收拾好行装,瞥了秦彦一眼,“走得时候把门关上。”说完,便再也不理会秦彦,独自离去。

    秦彦并不担心,一个可以在深山里独居生几十年的老人,自然有他的生存之道。况且,无论从哪一点看,秦彦都觉得这老家伙的身上藏着很多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