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朱雀离去,秦彦也起身收拾好行囊往回走,也不理会沈沉鱼,自顾自的离去。

    愤愤的哼了一声,沈沉鱼瞪着他的背影,嘟囔着说道:“混蛋,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是不是男人?”撇撇嘴,沈沉鱼快速的追上秦彦,“流氓,大白天的不在诊所做事,借口进山采药,干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

    “男欢女爱很正常,哪里伤风败俗了?”秦彦也懒得解释,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哪有人在山上做这种事情的?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原来满肚子男盗女娼。”沈沉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气愤,总觉得胸中压着一股气,似乎不骂骂这混蛋就难解胸中之气。

    “谁道貌岸然?你是老处女做久了,脑子秀逗了吧?”秦彦有些气愤啐道。

    “你……你就是混蛋。”沈沉鱼跺了跺脚,却又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憋了半天挤出这么一句。

    秦彦摇了摇头,懒得再理会她,大步往前走。对于惯走山路的秦彦来说,即使是这崎岖不平的山路,也如履平地。可是,这可苦了沈沉鱼了,哪里吃的消。不消片刻,便已经疲惫不堪,却又倔强的不肯认输,只是狠狠的瞪着秦彦的背影,满是气愤。

    虽然秦彦一直没有回头,眼角的余光却也不时的扫一眼沈沉鱼,自然也知道她现在的情形。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没事吧?休息一会再走吧。”

    沈沉鱼此时显然也没有力气再和秦彦斗嘴,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秦彦无奈的摇摇头,掏出随身携带的水壶递给她,“你知不知道像你这样没有任何准备就进山是很危险的?这山里很多毒蛇猛兽,有些地方更是像迷宫一样,就算是很多长期在山里打猎的猎户,很多地方也不敢贸然的进去,你却像无头苍蝇一样跑进来。”

    沈沉鱼嘟了嘟嘴,听得出秦彦话语里关心的意思,胸中的怒火顿时消失而去。原来刚才骂自己白痴是担心自己有事,看来这小子也并非是那么讨厌嘛。想起刚才不停的责骂他,沈沉鱼不禁有些愧疚。

    “刚才问你的事情你还没回答我呢?我已经问过镇里所有的医院和诊所,都没有看到劫匪。劫匪受了重伤,如果不及时医治,绝对跑不掉的。他们是不是去了墨子诊所?”沈沉鱼问道。

    “一个姑娘家干嘛那么拼命?想拿奖章啊?”秦彦白了她一眼。

    “这不是拿不拿奖章的事情,而是原则。他们犯了法,我是警察就有责任抓他们归案,接受法律制裁。”沈沉鱼坚定的说道。

    秦彦紧紧的盯着沈沉鱼,见她眼神坚定并不像是说谎,不禁微微点头。虽然有点太过死脑筋,不过,始终也算是尽忠职守。“不错,昨晚他们的确来了我的诊所。不过,我替他们取出子弹止血后,他们就走了。”

    “什么?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沈沉鱼有些气愤的瞪了他一眼。

    “不然怎么办?他们有刀,难道要我跟他们拼命啊?我是医生,又不是警察,就像你说的,我的责任是救死扶伤,难道要我看着他们有危险也不救吗?”秦彦撇撇嘴,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

    “他们受的是枪伤,你应该第一时间报警。况且,以你的身手会打不过那两个受伤的劫匪?哼,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说不定收了人家什么好处。”沈沉鱼怒气冲冲,这混蛋到底有没有一点正义感啊?

    秦彦耸耸肩,懒得再理会这丫头,起身继续往回赶。

    “我脚崴了,走不了了。”沈沉鱼委屈的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是你自作自受,谁让你跑到这里的?”秦彦没好气的扫了她一眼。可是,看到她那一脸委屈的模样,又于心不忍,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她身边蹲下,就要去脱她的鞋袜。

    “你干嘛?”沈沉鱼惊的猛一缩脚,谁料秦彦却紧紧的握住,根本就移不开。

    “不脱了你的鞋袜,我怎么看你的伤?”秦彦说道。

    沈沉鱼愣了愣,没再反抗,任由秦彦脱去自己的鞋袜,脸色羞红。她也没想到秦彦竟然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看着他替自己轻揉着红肿之处,又急急忙忙的跑到一边找了一些草药嚼碎敷在自己的伤处,顿觉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其实,这小子也很不错嘛,人长的帅,而且,还有这么好的医术。哎呀,想什么呢。沈沉鱼使劲摇了摇头,慌忙的把这股想法赶出脑海。

    秦彦哪里知道沈沉鱼心里那些个小心思,见她一会欢喜一会忧的,看白痴的眼神扫了她一眼,说道:“上来吧,我背你。”

    秦彦觉得自己就是太善良太心软了,就应该让这丫头受点教训才对。

    沈沉鱼咧嘴一笑,乖乖的趴到秦彦的背上。肩膀很宽,很舒服,也很有安全感。如果不是总是一副拽拽的样子,倒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呢。

    “你笑起来好看多了,以后别整天一副母老虎的样子,小心以后嫁不掉。”秦彦觉得还是应该打击她一下,不然她会更加得意。

    “要你管,反正又不嫁给你。”沈沉鱼撅起嘴巴,愤愤的哼了一声。

    回到青山镇,已经是傍晚时分。一路上背着沈沉鱼没有片刻休息,秦彦也有些疲惫不堪。不趁著天黑之前回来,到了夜里,山里的路就更难走了。

    将沈沉鱼放到路边的花坛坐下,秦彦问道:“怎么样?好些了吗?”

    “嗯。”沈沉鱼有些羞涩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心里充满了感激。如果这混蛋每次都可以这样温柔的话,那该多好,为什么偏偏每次见到自己都像是仇人见面似得?

    “那我就不送你了,自己回去吧,我也该回诊所了。”秦彦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想追查那件案子,不妨从李乘风那边入手,也许会有点线索。”

    沈沉鱼微微愣了愣,茫然的点点头,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这个看似冷酷无情、拽了吧唧的男人身上似乎充满了神秘感,竟然有一种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的想法,越陷越深。

    青山镇没有多大,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很快传得沸沸扬扬,早上去青云山的时候一路上就听见不少人议论纷纷,总结零零星星的线索,秦彦估摸着这应该是李乘风那边动的手脚。很简单的原因,因为那家金融贷款公司是洪爷旗下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