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秦彦稍稍回复了些许精神,起身看了沈落雁一眼,不知何时她已经沉沉的睡去。秦彦嘴角不由溢出一抹温柔的笑容,他清楚沈落雁的这种病只怕很难可以睡的如此香甜吧。

    秦彦在她身旁坐下,替她把了把脉,不禁有些欣喜。看来以气运针对她的病情的确是有帮助的,秦彦很清楚的感觉到一直她一直堵塞的经脉似乎稍稍有了一些打通的迹象。当然,想要完全打通,秦彦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这也难怪,无名真气太过稀少,如果可以提升自己体内的无名真气,或许,还有希望。不过,即使这般,秦彦也有把握可以多延续她的生命。

    到洗手间洗漱之后,沈落雁也醒了过来。秦彦将熬好的药端到他的面前,温柔的目光看着她,“快点趁热喝。”

    沈落雁痴痴地看着他,问道:“我们萍水相逢,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秦彦微微一愣,沉默片刻,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只是因为同情吗?还是想要征服沈落雁的病?秦彦也不得而知。

    “也许是缘分吧。”秦彦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沈落雁细细的琢磨着“缘分”两个字,不置可否。是的,也许就是缘分吧。“谢谢你!”沈落雁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微微一笑,秦彦没有再多说,转身走了出去。

    沈落雁痴痴的看着他的背影,也不知心中究竟想些什么。

    夜凉如水,冷风如刀!

    深秋的青山镇夜里显得格外的寒冷,忙碌一天的秦彦在翻看了一会医书之后准备休息,忽然间,一道黑影闪进屋内。借着朦胧的月色,一身皮衣皮裤的朱雀矗立窗前,面色阴冷,透出森冷的杀气。

    从记事开始,她的命运似乎就已经注定,虽然掌握着庞大的机构,却一直生活在浓浓的阴影之下。身为天门的朱雀,可谓权倾天下,有着数之不尽的财富和庞大的人力资源。然而,她却没有一日感觉到轻松。

    传承千年的天门,封建守旧的规矩,每一代门主都不能结婚,但是却可以留下后代。天门里每一个女人都必须恪守着严格的规矩,她们的任务就是帮助门主传宗接代,一旦破坏规矩将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

    试想,哪个女人不想有一段美好的爱情?谁会愿意做为一个生育的工具?即使秦彦今天救了她的性命,此刻她还是有着杀死他的念头。或许,只有脱离了天门的掌控,自己才真正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只是,她又踌躇不决。上一代朱雀传人就很严肃的告诉过她,千万不要试图挑战门主的威严,否则后果相当严重。

    “好大的胆!”秦彦“嚯”的起身,厉声喝道。

    顿时,朱雀只觉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人瞬间怔在当场。这纯粹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只能感受却无法言语的感觉,宛如深埋在冰山之中,周身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凝固。此时,朱雀才真正的体会到秦彦的可怕,才明白自己师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下次再让我感觉到你身上的这股杀意,我不介意送你一程。”秦彦声音冰冷。虽然他也很不屑天门的守旧规矩,但是,却也不能允许手下的人挑战门主的尊严。

    秦彦也不太喜欢没有感情而完全把女人当成生育的工具,老家伙临走之前交代过,天门千年传承,有些东西也必须跟随时代的进步,不是不可以变。

    “说吧。”秦彦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道。

    朱雀深呼吸一口定定神,说道:“我是朱雀薛冰,按照天门规矩,今年你正式接任门主之位,我是来协助你的。”

    朱雀,专职天门情报搜集。至于到底有多忙庞大,掌握着多少的资源,即使身为门主的秦彦和老家伙也不得而知。这在一定的程度上遏制了门主的权势,却又给予了天门中人背叛的资本。

    “是吗?我凭什么相信你?”秦彦冷笑一声。

    薛冰微微一愣,哑然失笑,不知如何回答。这个白日里看上去十分和善的年轻人,似乎并非像表面上那么容易相处。秦彦冷冷的看着她,也不说话,无形之中却给薛冰一股强大的压力,强大的气势宛如巨浪般排山倒海而来。

    薛冰极力的压制着照顾强大的压力,却发现自己越是抵抗,压力越大,渐渐有些无法呼吸,不禁惊骇不已,慌忙的放弃抵抗的想法。顿时,那股压力瞬间消逝无形,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如果门主不信,可以随时杀了我!”薛冰目光灼灼。

    秦彦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风轻云淡,浑身的气势陡然间消失不见。薛冰不禁一怔,愕然的看着他,恍然间觉得刚才那股恐惧的念头不过只是自己一刹那的错觉。沉默片刻,薛冰接着说道:“门主请记下我的手机号码和微信,有任何事情吩咐一声就成。”

    她心中俨然十分清楚,自己看似强大的实力在秦彦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也许,秦彦想要抹杀自己不过犹如捏死一只蚂蚁般的简单。自古以来,在天门每一代掌令人的眼中,其他人皆是蝼蚁。

    秦彦点点头,记下她的联系方式。“其他人呢?”

    “既然我收到了老门主的信息,相信其他人也都应该收到,他们应该也都会很快来找门主报道。平常我们也甚少联系,除非有紧急要务,门主才会通知我们。迄今为止,我也没见过几个其他负责人。”薛冰表情淡然,不似作假。

    秦彦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她,试图分辨她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不过,在如此不集权控制,传承千年的天门现下,秦彦很难相信没有人试图摆脱天门,脱离掌控。也许,眼前这个薛冰也不例外。然而,秦彦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不知情形模样,淡然点头,问道:“今天打伤你的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