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青山镇,迎来了难得的平静。然而,这种平静不过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暴风雨一旦袭来,必将更加猛烈。

    秦彦倒是十分的享受这样的宁静,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份宁静是短暂的。自从跟随在墨离的身边开始,他的人生已经跟天门挂钩,想要平平淡淡,根本就是天真的幻想。

    平静的生活在三天后被彻底打破。清晨的朝霞映红了半边天,秦彦悠然自得的享受着这份宁静时,沈沉鱼领着一行人闯进诊所。刚一进门,远远的就大叫着,“秦彦,出来接客!”短暂的分别却越发的激增了沈沉鱼心底的那份情愫,离别时那刹那的心跳似乎变得越发的猛烈。

    秦彦有些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回屋,丝毫没有迎接的意思。

    “你这人怎么这样?客人来了好歹也该迎接一下吧?”沈沉鱼有些愤愤的瞪了这个毫无待客之道的家伙一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沈沉鱼觉得自己对秦彦的感觉似乎有了些许的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的厌恶。或许,是因为他救过自己吧。

    看到秦彦的瞬间,段婉儿有种惊艳的感觉,想不到这偏远小镇竟然还有这么一位大帅哥,顿时两眼放光,满脸的花痴样。只是,听到秦彦和沈沉鱼的对话,段婉儿隐隐的感觉到这对狗男女肯定有什么奸情。愤愤的撇了撇嘴,段婉儿心想,难道被这小婊咂捷足先登了?

    “我又没请你们来。”秦彦爱搭不理。这小娘们太不知情识趣了,自己好歹也算她救命恩人吧,就这样空手过来算什么?一点诚意也没有。

    沈沉鱼显然猜出秦彦的心思,快步追进屋内,狠狠的剜了她一眼,风情万种。“小气,是不是男人啊。”

    一直紧紧注视着秦彦的赵宇轩眉头紧蹙,冷冷的哼了一声。追求沈沉鱼多年,可是,沈沉鱼始终对他不冷不热,这让赵宇轩感觉十分的憋屈。而如今,看这般情形,似乎沈沉鱼在倒追秦彦,结果那小子还爱搭不理,这让自认为高人一等的赵宇轩越发气愤。

    古老的宅院,破旧的家具,屋内却是一尘不染。虽然是诊所,却没有十分难闻的中药味,反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段婉儿更是兴奋不已,没想到这家伙不但长得帅,而且还这么会做家务,简直就是新时代的好男人的。自己虽然比他大上几岁,但是,老牛吃嫩草也无所谓吧。

    “中午要在这吃饭吗?”秦彦难得忽然变得大方,有些出乎沈沉鱼意料。

    “当然。”沈沉鱼以为秦彦只是假客气,故意刁难。

    秦彦回头扫了一眼众人,淡淡的说道:“午饭一人一百块。”

    “什么饭这么贵?一点礼貌也不懂,乡下人就是乡下人。”赵宇轩鄙夷的笑了一声,满是嘲讽之色。

    秦彦瞥了一眼充满敌意的赵宇轩,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进山拜神,进庙烧香,这点规矩都不懂。”

    “小气鬼,一顿饭能吃穷你?”沈沉鱼愤愤的哼了一声,乖乖的从口袋掏出四百大元递了过去。秦彦仔细的确认是真钞之后,这才满意的塞进怀里,惹得沈沉鱼一阵白眼。如非有事相求,沈沉鱼才不愿意如此低声下气。

    段弘毅倒是十分识趣,慌忙的回身取出车里携带的几瓶茅台和一条黄鹤楼1916重新回到屋内,上前递到秦彦面前。“兄弟,不好意思,我们不懂规矩,你别介意。”

    这才是实在人啊。秦彦脸上立刻堆起满满的笑容,上前接过礼物。“兄弟贵姓?”

    “免贵姓段,段弘毅。”段弘毅有些惶恐。

    “段兄在哪里高就?”秦彦热情的有些过分,忽然间的转变让沈沉鱼瞠目结舌。这混蛋也太市侩了吧?

    从冷眼相对到热情如斯,段弘毅有些受宠若惊,连连赔着笑脸。“不敢,在滨海市开了个公司,盖点房子卖。”段弘毅表情谦和,眼神却是满满的得意,年纪轻轻能在滨海市弄房地产开发,显然并不简单。

    “哦!”秦彦淡淡的应了一声,把礼物放下,转身进了厨房。心里恶狠狠的想道:“装逼,让你装逼,憋死你。”

    段弘毅有些哭笑不得,跟预料的完全不一样啊,本以为秦彦会夸夸自己,早准备好一段装逼的话。如今硬生生的被憋回肚子里,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看到哥哥吃瘪,段婉儿嗔了他一眼,说道:“看你以后还装不装,遇到对手了吧。”走到沈沉鱼面前,段婉儿暧昧的笑了笑,“你们有没有……”

    “想什么呢。”沈沉鱼瞪了她一眼。

    “真的?你不上我可上了哦?”段婉儿嘻嘻的笑着。

    “小心噎死你。”沈沉鱼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心里莫名的有些酸酸的感觉。

    段婉儿却是一脸的无所谓,得意洋洋的窜进厨房,看着忙碌的秦彦,越发顺眼。“帅哥,我叫段婉儿,是沈沉鱼的大学同学。”

    “没看出来啊。”秦彦淡淡的扫了一眼。

    “什么意思?”段婉儿茫然的问道。

    “我还以为你未成年呢。”秦彦咧嘴一笑。

    嗯?这是夸我年轻吗?段婉儿兴奋不已。可是,顺着秦彦的目光看去,顿时明白这混蛋是在嘲笑自己没胸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愤愤然转身出去。

    看到段婉儿吃瘪,沈沉鱼没来由的特别开心,暗暗赞许的看了秦彦一眼。算你小子识相,没有被这狐狸精给迷住。

    收了礼物,秦彦心情愉悦的在厨房忙活,沈沉鱼也难得安静,没有跟他针尖对麦芒,走进厨房帮忙。远远看去,倒是一副很和谐的情景,像极了新婚燕尔的小两口。段婉儿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愤愤的啐道:“狗男女,看你们得意多久。”

    “看上了?”段弘毅凑到段婉儿身边,嘻嘻的笑着。

    “要你管!”段婉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段弘毅撇撇嘴,无奈的耸了耸肩,“哎,防火防盗防闺蜜,你们女人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