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远远的,只见段婉儿坐在树墩上,捂着自己的脚踝,满脸痛苦之色。沈沉鱼一脸焦急的蹲在她的身旁,却又无可奈何。

    赵宇轩得意的冷笑着,嘟囔着说道:“活该!”

    看到秦彦,沈沉鱼仿佛看到救星,慌忙的叫道:“秦彦,快,婉儿被蛇咬了。”

    秦彦快速上前,看了一下段婉儿的脚腕,有些红肿,慌忙的从怀中掏出匕首。“你忍一下,我把蛇牙剔出来,放掉毒血就没事了。”秦彦拿起匕首划开伤口,顿时,黑色的毒血喷涌而出。

    段婉儿紧紧咬着牙齿,忍着疼痛,眼神痴痴的看着细心替自己吸着毒血,又急急忙忙的找来草药敷住伤口的秦彦。其实,这小子还是很不错的嘛,难怪沈沉鱼也会看上他。

    “没什么事了,休息一两天就好了。”秦彦语气温柔。

    “谢谢你。”段婉儿刻意的倒在秦彦怀中,花痴的看着他。

    沈沉鱼剜了她一眼,这小浪蹄子这个时候还不忘这样,死性不改。

    秦彦有些尴尬的看了沈沉鱼一眼,后者却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秦彦无奈的苦笑一声,说道:“既然我收了你们的钱,那我就有责任保护你们的安危。”边说,边推开段婉儿,挥挥手示意段弘毅过来扶住他。

    段婉儿嗔了秦彦一眼,气愤不已,这小子一点也不懂情趣。

    “有你这样的向导,我真怀疑我们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里呢。”赵宇轩终于找到打击秦彦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秦彦眉头一蹙,冷眼盯着他,“你再敢多说一句,我扇你,信不?”眼神如刀,赵宇轩浑身一颤,宛如置身冰窖之中,不敢多言。

    段婉儿脚腕受伤没办法走路,又要带着一只野猪,回去的路上速度慢了许多。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很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不能再休息了,山里晚上很危险,大家加快脚步。”秦彦把放掉血的野猪扛在身上,走在最前面。

    想起一路上不停的受到沈沉鱼和段婉儿的奚落,归根究底都是因为秦彦,赵宇轩气愤不已。眼看周围无人,赵宇轩恶从胆边生,一脚狠狠的朝秦彦踹了过去。下手没有丝毫的留情,秦彦如果被踢中,免不了受伤。

    听到背后传来的风声,秦彦本能的闪身,恰好避开赵宇轩踹来的一脚。赵宇轩失去重心,身子本能的往前扑去,秦彦顺势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背上。顿时,只听赵宇轩一声哀嚎,扑进灌木丛中。恰好,灌木丛里布满荆棘,赵宇轩惨叫连连,连滚带爬的滚了出来。

    “怎么回事?”听到叫声,沈沉鱼慌忙上前,问道。

    “你问他好了。”秦彦瞥了一眼赵宇轩,冷笑一声。

    沈沉鱼愣了愣,不用问她也大概的猜出是怎么回事了。跟赵宇轩同学四年,沈沉鱼很清楚他的性格,这也是为什么沈沉鱼一直都拒绝他追求的原因。狠狠的瞪了赵宇轩一眼,沈沉鱼鄙夷的说道:“卑鄙。”

    赵宇轩吃了哑巴亏,更是恨得牙痒痒的,暗暗地想道:“臭小子,你最好别落到我手里,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不过,一路上却也不敢再耍什么幺蛾子。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赵宇轩还是明白的。

    回到镇上时,众人都已经疲惫不堪。段婉儿也没有力气继续勾搭秦彦,沈沉鱼也是狼狈不已,直接回了酒店休息。

    野猪,秦彦没有要,就当作是给段弘毅的礼物,放在车上没有带走。该大方的时候秦彦还是一点也不吝啬的,如果用一头野猪就可以交上段弘毅这样一位朋友,秦彦觉得还是值得的。他清楚以段弘毅的脾性,回去后肯定自吹自擂如何打死一头野猪,炫耀炫耀。

    回到诊所,秦彦也是疲惫不堪,看来这三千块赚的也不是那么容易,滴滴都是血汗啊。洗漱之后,秦彦正欲休息,诊所的大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一群人从外面涌了进来,气势汹汹。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淡淡的扫了一眼。

    “你就是秦彦?我们老大要见你,跟我们走一趟吧。”为首的男子冷声说道。

    秦彦目光一凝,不屑的笑了笑,看着这些虎视眈眈的人。他们应该不会是洪天照那边的人,洪天照应该不会傻到派人来骚扰自己吧?就算真的是洪天照的人,萧通也应该会通知自己才对。那唯一的可能就只有李乘风了。

    自己破坏了李乘风的计划,还害得他的人被关进了监狱,李乘风要来找自己报仇那也是十分正常。

    “我好累,明天去行不行?”秦彦无奈的笑着。

    “你当是请你喝喜酒,随便你去不去啊?”为首的男子冷笑着说道,“赶紧的,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好吧,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就跟你们走。”秦彦也很想知道李乘风到底要耍什么把戏,虽然很疲惫,还是决定跟去看一看。

    上楼换好衣服,秦彦被押上车,带到了镇上唯一的一间酒吧。镇子不大,酒吧倒是十分的热闹,三五成群的跟随着音乐摆动着身躯。穿过走廊,直接进了包间,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端坐在沙发上,应该就是李乘风无疑了。让秦彦意想不到的是,赵宇轩赫然坐在李乘风的身旁,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老大,人带来了。”

    李乘风点点头,淡淡瞥了秦彦一眼,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显然,他并不知晓是秦彦破坏了他的计划,否则,只怕难以如此镇定。应该是那几个人没有来得及告诉他吧?秦彦暗暗的想道。

    “轩少,你要的人给你带来了,想怎么处置随你。”李乘风豪气万丈,呵呵的笑着。

    赵宇轩得意洋洋,冷笑着瞪着秦彦,“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吧?哼,跟我斗,你还没有资格。”

    “的确没想到。”秦彦耸耸肩,表情淡然。

    “李老板在滨海市跟我们公司有很多业务往来,交情匪浅。你敢在李老板的地头动我,还真不知死活。”赵宇轩愤愤盯着秦彦,眼神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