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面对虎视眈眈不怀好意的赵宇轩,秦彦淡淡一笑,大马金刀的坐下,坦然自若,丝毫没有任何的恐惧。秦彦始终觉得自己是个讲究的人,怎么会跟一个将死之人一般见识呢?微微的撇撇嘴,秦彦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淡然自若的抽了一口。

    赵宇轩愤愤的哼了一声,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秦彦竟然还跟自己摆谱。“沈沉鱼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打她的主意,别说你只是这个破地方的乡巴佬了。我要弄死你,就跟弄死蚂蚁一样简单。”

    听到“破地方”“乡巴佬”几个字时,李乘风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不着痕迹。始终,这也算是他的家乡,被人诋毁心中多少有些不快。只是,考虑到赵宇轩身份的关系,只好隐忍下来。

    “我还真不信你有这个能耐,你不过只是仰仗着父辈的福荫作威作福的二世祖而已,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秦彦不屑的笑了笑,没有想要解释自己跟沈沉鱼是清白的意思。

    懂自己的人,不需要解释;不懂自己的人,解释也没用。

    “那也比你好,起码我有这个资本,你呢?你有什么资格跟沉鱼在一起?我说过,你别落我手里,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赵宇轩脸色阴沉,“你今天要是能完整的走出去,我就跟你姓。”

    “我可不要你这样的儿子。”秦彦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赵宇轩脸色一变,冷哼一声,起身一个耳光朝秦彦扇了过去。在李乘风的地盘,赵宇轩不相信秦彦敢还手,他就是要狠狠的羞辱秦彦,彻底的打消秦彦跟沈沉鱼在一起的可能性。从小到大,他想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即使他并非真的喜欢沈沉鱼,只是纯粹的占有欲;但是,也绝对不允许沈沉鱼被秦彦捷足先登。

    然而,结果出乎意料。他连看也没有看清楚,只听得“啪”的一声,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一阵头晕目眩,嘴里有些腥甜的滋味。用手一擦,赫然是跌落的牙齿混合着鲜血。

    “你……你他妈敢还手?”赵宇轩有些歇斯底里,面孔扭曲。

    李乘风也是大惊失色,没料到秦彦竟然敢当自己的面掌掴赵宇轩。不过,更让他吃惊的是,他也没有看清楚秦彦究竟是如何出手的,心里莫名的有丝凉意。

    “都已经打了,难道要我跟你道歉?”秦彦淡淡一笑。

    “小子,你很猖狂,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敢在我的地方动手,你考虑过是什么后果吗?”李乘风脸色微变,冷眼盯着秦彦。赵宇轩可是他的财神爷,在滨海市的很多生意都还要仰仗赵家,李乘风又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赵宇轩受伤而置之不理?

    “李乘风,我敬你是个人物,所以劝你如果没有能力就不要冒冒然的替别人出头,否则会吃亏的。”秦彦嘴角始终挂着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风轻云淡。

    李乘风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怒火腾然升起。在青山镇自己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威胁,这要是传出去,那自己以后还能在江湖上立足吗?愤愤的哼了一声,李乘风冷声说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话音落去,李乘风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将秦彦拿下。

    秦彦没有给他机会,手中的烟蒂弹了出去,正中李乘风的脸。还没待李乘分反应过来,秦彦已经到了他的身后,一把冰凉的匕首抵在了他的咽喉。“是吗?这句话应该送给你自己吧?”

    李乘风一愣,眉头紧蹙,“你威胁我?哼,你动一下我试试,我保证你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一旁的赵宇轩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情况竟然会变成这样。不过,心里却是暗暗窃喜,如此一来,秦彦的结果就更惨了,他乐见其成。

    “李乘风,你不用吓唬我,弄死你的办法我有很多种,只是觉得没必要而已。所以,你也别在我的面前装什么豪情万丈了,不过是个笑话而已。”秦彦有些鄙夷的笑了笑。见识了洪天照的为人,秦彦对这些江湖人物多少有些瞧不上。

    “是吗?有种你试试。”李乘风不屑一笑,真心不相信秦彦敢动手,“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外面全是我的人,如果我掉一根头发,你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李乘风,你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不会还那么天真吧?你死了,还有人替你卖命?估计很多人求之不得,这可是一个难得的上位机会,你说呢?”秦彦微微的笑着,却越发让人感觉到森冷。

    李乘风浑身一震,哑口无言。沉吟片刻,李乘风深吸一口气,说道:“你现在放开我,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如何?”显然,秦彦的话击中了李乘风的软肋,以至于他的语气松了下来。

    秦彦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眼神一凝,眉头紧蹙,冷哼一声,一个膝撞狠狠的顶在李乘风的腰部。既然动手,秦彦就不会留情,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来,李乘风一个趔趄跌倒在地,哀嚎连连。腰椎折断,后果相当严重,只怕李乘风从此再也站不起来。

    老家伙曾经很严肃的告诉秦彦,对待敌人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心软,不动手则已,动手就一定不留情面,否则很可能养虎为患。

    眼见于此,李乘风的手下哪里还敢大意,慌忙的冲了上来。先前还在诊所耀武扬威的男子此刻莫名的一阵慌张,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在这里动手。

    秦彦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有些猖狂、有些霸道、有些阴森,有些暴戾,拳拳到肉,阵阵哀嚎。刹那间,李乘风的手下全部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李乘风浑身冷汗直冒,倦缩着身体,惨叫连连。

    赵宇轩惊骇不已,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惊恐的看着他,心中懊恼不已,悔不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