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彦微微一笑,人畜无害,缓缓朝赵宇轩走去。速度很慢,每一步都仿佛踏在赵宇轩的心头,仿佛一记重锤,狠狠的打在他的心上。赵宇轩不自觉的后退,靠到墙上,避无可避。“你……你想干什么?”赵宇轩脸色惊恐,声音颤抖着问道。

    “你偷袭我的事情我已经没有跟你计较,你却不知所谓,找人对付我。你说我应该干什么?”秦彦冷笑一声。

    “你……你别乱来,我爸可是赵氏集团的总裁,如果我有什么事情的话,我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赵宇轩试图拿自己的父亲压制秦彦,可是语气却明显的底气不足。

    “是吗?那我还真想看看你父亲怎么不放过我。”秦彦不屑的笑了笑,一个耳光狠狠的扇了过去。“啪”的一声,赵宇轩一阵头晕目眩,牙齿被打落几颗,满嘴鲜血。

    不动则已,动若奔雷!

    以雷霆万钧之势,秦彦瞬间控制住场面。

    赵宇轩狼狈不堪,心中愤愤不平,面色扭曲,龇牙咧嘴,狠狠的瞪着秦彦,愤怒的吼道:“你……你……我不过放过你的。”

    “还他妈装,老子让你装。”

    “啪啪啪”,秦彦又是接连几个耳光扇了过去。赵宇轩眼冒金星,一个趔趄跌倒在地,嘴里呜呜咽咽的说不清楚。

    “还装吗?”秦彦冷笑道。

    “我……我错了,别打了,再打我就死了。”赵宇轩哀嚎连连,哪里还有刚才的那股耀武扬威?

    “你这种人就是欠揍,不打你你就浑身不舒坦。”秦彦瞪了他一眼,无心跟这个将死的蝼蚁一般计较,转身走到李乘风的面前,蹲下身子。点燃一根香烟,秦彦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狼狈的李乘风。“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你还能说出那样的话吗?”

    李乘风咬牙切齿,愤恨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秦彦,“有种你弄死我。你不弄死我,迟早老子弄死你。”

    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你如果还能安然无恙的站起来,再来跟我这句话吧。”

    李乘风浑身一颤,惊骇的眼神看着秦彦,“你……你什么意思?”

    “你的腰椎已经被我打断,就算医生帮你把骨头接上,从此以后你也休想可以再站起来。你别忘了,我是医生,我说过如果要弄死你,我方法多的是,连法医都检查不出来。你还要不要试一试?”秦彦微笑着问道。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却分明比任何的阴森斥吼更加的可怕,让人寒彻心扉。

    “不……不会的,不会的。”李乘风瞪大着双眼,惊骇不已。

    几年的拼搏,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成就,难道还没有等到享受,就这样变成一个废人吗?

    “忘了告诉你。你请来的那个所谓的高手,就是折在我的手里。现在你相信了吗?”秦彦淡然一笑。

    李乘风愕然的看向秦彦,心里猛然一颤。他很清楚铁砂掌有多厉害,可是竟然也折在秦彦手里,这足以证明秦彦的厉害,自己怎么就这么傻呼呼的得罪了这样一位爷?李乘飞有些后悔帮助赵宇轩那个败家子,连累了自己。愤怒的眼神紧紧的注视着秦彦,李乘风眉头微蹙:“你是洪天照的人?”

    “洪天照?哼,他还不配!”秦彦不屑的笑了笑。

    “不过,是不是都已经无所谓,你下半生就好好的在轮椅上度过吧。你应该感谢我,以后不用再过提心吊胆的刀口舔血的日子,不是吗?”

    李乘风愤怒的面孔扭曲,愤愤的瞪着秦彦,歇斯底里的吼道:“秦彦,我要杀了你!”

    秦彦淡然的笑了笑,说道:“好,那我随时恭候。”话音落去,秦彦起身,弹出手中烟蒂,划出一道美丽的烟火,跌落在李乘飞身旁,大步离去。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翌日!

    清晨的一场秋雨带去了昨日的疲乏,细雨朦胧的青山镇,更加的美丽动人,处处散发着泥土的香味。

    睡意正浓的沈沉鱼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朦朦胧胧中接通,对面传来严铿的声音,语气严肃。“小沈,赶紧取消假期,立刻回局里一趟。”

    沈沉鱼浑身一震,惊醒过来。“严局,出什么事情了?”

    “最近滨海市连续发生几起凶杀案,死者死因离奇,法医验不出任何死因。上面非常重视这件事情,要我们必须在一个月之内破案,针对这几起案件我们已经成立专案组负责调查。你也赶紧回来,参与专案组的调查工作。”严铿对沈沉鱼信赖有加,固然因为沈沉鱼背景的关系,更重要的还是沈沉鱼在青山镇时破过不少案子。

    沈沉鱼眉头微蹙,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秦彦的身影。她亲眼见识过秦彦治疗自己崴伤和段婉儿蛇毒,效果明显,不知为何,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或许秦彦能查出死者的死因呢?这将会对破案有很大的进展。沉吟片刻,说道:“严局,或许有一个人可以帮忙,我想办法请他跟我回滨海市一趟。”

    “哦?是谁?”严铿愣了愣。

    “我在青山镇认识的一个医生,他也许有办法查出死者的死因。”沈沉鱼说道。

    “行,如果他真的能查出死因,会对案件有很重要的帮助。事不宜迟,你马上请他到滨海市。”严铿没有犹豫,点头应允。

    详细的询问过法医检查的结果后,沈沉鱼挂断电话。

    随即,沈沉鱼给段婉儿打了个电话过去。被电话吵醒的段婉儿一脸的慵懒,却凭添一份别样的美,惊心动魄,让人欲罢不能。“谁啊?”

    “婉儿,我还有点事情,可能要在这里多待几天。你如果有事的话,就先跟你哥回去吧,不用等我了。”沈沉鱼也没多少把握可以请秦彦出马,以几次跟秦彦打交道的结果来看,只怕想请他去滨海市有些难度。而且,其实她对秦彦的医术也并不是十分了解,多少心里还有些许保留。

    “哦!”段婉儿慵懒的应了一声,埋头继续睡去。

    沈沉鱼不敢耽搁,起身洗漱之后,出门径直的奔墨子诊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