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沈沉鱼风风火火的冲进墨子诊所,瞥了一眼悠哉吃着早餐的秦彦,竟然莫名的有些娇羞的垂下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隐隐之间自己跟秦彦的关系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这么早?吃过了吗?坐下一起吃点吧!”秦彦难得热情的招呼。

    沈沉鱼愣了愣,有些眷恋秦彦那特种大米的口味,没有拒绝,在秦彦身旁坐下。秦彦细心的替她乘了一碗米粥,打趣的问道:“沈大警官一大早登门,有什么指教?”语气酸酸的透出一丝挖苦,听得沈沉鱼眉头一蹙,狠狠的剜了他一眼。酥媚入骨,饶是秦彦自觉定力强大,“小秦”还是不由自主的抬头。

    秦彦此时才发现,这丫头真妖娆起来,那是一点不输给段婉儿。较之她妹妹沈落雁,别有另一番的吸引力。

    “秦彦,有件事情想你帮个忙,可以吗?”沈沉鱼语气温柔,温润如玉。

    “不可以!”秦彦毫不犹豫的拒绝,努力的克制着自己败在沈沉鱼的温柔乡。

    “人家还没说是什么事情呢,你就拒绝?”沈沉鱼嗔了他一眼,埋怨他的不懂怜香惜玉。

    “你让我帮忙还能有什么好事吗?”秦彦撇撇嘴。

    “我们也算患难与共的朋友了吧?帮朋友个忙都不行吗?秦彦,你未免也太无情无义了吧?”沈沉鱼有些委屈的看着他,继续着自己的温柔攻势。

    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谁跟你患难与共啊?我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呢,哪里有功夫理会你的事情。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你说什么都没用。”

    “就你这破诊所一天到晚也没几个客人,能有多少事情啊?借口,分明都是借口。”沈沉鱼瞪着他,脸色不悦。

    “反正我就是不愿意,你咬我啊?”秦彦挑衅的看着她。

    沈沉鱼气愤不已,这混蛋,还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哼,咬你就咬你!”话音落去,沈沉鱼抓起秦彦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下去。她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这么冲动,被这混蛋气的脑袋都不清楚了。

    “啊……”秦彦一声惨叫,“你属狗的啊?”

    看着秦彦手臂上深深的牙印处渗出血来,沈沉鱼心里不禁有些歉意,似乎自己真的有些太狠了。不过,想起这混蛋得意的样子,沈沉鱼又不愿意低头。“是你让我咬的啊,我就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要求。”沈沉鱼得意洋洋,挑衅的神情看着秦彦。

    “吆,一大早就这么激烈啊?叫的也太惨不忍睹了吧?隔壁邻居听见多不好,注意点影响。”高峰一脸暧昧的笑容,大步走了进来,看到沈沉鱼和秦彦亲密的模样,忍不住的打趣。

    “嫂子,起来挺早啊,哥昨晚没做足功课吗?”高峰嘿嘿的笑道。

    沈沉鱼愣了愣,明白高峰话里的意思后,不禁脸色羞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啐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高峰却是一点也不在意,大大咧咧的笑着坐下。秦彦瞪了他一眼,说道:“几天不见你,又跑哪里鬼混去了?”

    “哪有,我不是怕打扰哥和嫂子的好事,所以,没敢来叨扰嘛。”高峰咧嘴笑着。

    “我看你是欠揍!”秦彦挥了挥拳头,高峰连忙闭上嘴,不敢多言。

    眼见着高峰在,沈沉鱼有些不方便继续讨论,剜了秦彦一眼,说道:“我一会再来找你,总之,你要是不答应的话,我就赖上你了,哼。”说完,沈沉鱼起身离去。

    “哥,这位是新嫂子?跟上次那个嫂子长的挺像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同一个人呢。”高峰瞥了一眼沈沉鱼的背影,说道。

    “她们是姐妹。”秦彦决定放弃对高峰的“治疗”,反正跟这个白痴也解释不清楚,索性懒得解释。

    “姐妹花?”高峰愣了愣,羡慕的看着秦彦,“哥,你这也太凶残了吧?小心遭天谴。”

    “谴你妹哦。说吧,找我什么事?”秦彦瞪了他一眼,满脸的无奈。

    沉默片刻,高峰收敛自己纨绔的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哥,我去洪天照那边做事了,你不会怪我吧?”高峰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秦彦,生怕他有一丝的不悦。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去,这样也好,总比你整天不务正业要强。不过,洪天照那个人不太信的过,你也别太对他掏心掏肺,知道吗?”秦彦嘱咐道。

    “放心,哥,我不傻。”高峰如释重负,笑了笑,“洪天照是什么意思我明白,我也只是想借助他的势力做我的事情而已。对了,洪天照手下那个叫萧通的你认识吗?他找过我,意思好像是想让我跟他一起对付洪天照。你怎么看?”

    “你觉得呢?”秦彦反问道。

    “嗯……”沉吟片刻,高峰说道:“相比较而言,我觉得那个萧通倒是更加值得信任。不过,保不准他也只是想利用我,所以,我也只是随意的应付几句,没有答应他。”

    秦彦满意的点点头,高峰能这么考虑,就说明他真的成熟了,不是那么笨。照高峰所说,看来萧通并未提及自己。“萧通为人不错,他之前找过我,跟我说过这件事,我也嘱咐他多照顾你。这件事情我觉得行,青山镇的是是非非很多都是洪天照跟李乘风闹起来的,能整顿整顿倒也不错。不过,对我而言,你才是我真正的兄弟,萧通也比不上。所以,就算真的要行事,你也不要事事出头,明白吗?”

    “明白,哥,我知道该怎么做,放心吧。”高峰重重的点点头,说道,“哥,等我成功了,一切就交给你。你这诊所生意也就那样,还是别整了。”

    “你懂什么?你做好你的事情就行,我有我的想法。”秦彦瞪了他一眼。

    高峰撇撇嘴,不敢多言。

    “没什么事的话,赶紧滚蛋吧,别妨碍老子。”秦彦挥了挥手,一脸的不耐烦。

    高峰知晓他的脾气,也不生气,嘿嘿的笑了笑,挥手告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