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收拾好碗筷,秦彦拨通老家伙墨离的电话。

    响了许久电话接通,传来一阵哼哧哼哧的声音,接着是老家伙墨离很不耐烦的语气,“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半夜三更的打电话,不知道你破坏别人办事吗?”

    秦彦愤愤的在心里将老家伙诅咒十八代问候了一遍,接着说道:“你个老混蛋,迟早有一天死在女人肚皮上。”

    “我高兴,你耐我何?靠。赶紧的,有话说话,老子还要继续呢。”墨离的不负责任秦彦从小就真真切切的领教过,对于他的无耻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你倒是潇洒,拍拍屁股就走了,把一堆烂摊子交给我,也不说清楚。我问你,朱雀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彦将朱雀受伤以及她所说的事情原原本本,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对于朱雀那晚眼神中闪露出的杀意,秦彦一直耿耿于怀。哪怕最后迫于秦彦的强大威势,朱雀不得不压制住心中的想法,但是,秦彦可不喜欢有个人在背后一直紧盯着自己,后背会感觉凉飕飕的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天门几千年了,有些陈旧的规矩也的确不太人道,人性都是自私的,难免会有些不平衡。你现在是天门的门主,想怎么做你自己拿主意呗。其实,天门的规矩也不是不能变,反正我是没那个魄力也没那个时间,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老家伙极为不负责任的丢下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继续他未完成的“事业”。

    秦彦狠狠的诅咒了他一番,心里才稍微的安慰了些。

    天门的规矩不是不可以变,但是,却也不能让秦彦的改革而导致天门的分裂。秦彦心中清楚,真的有那一天只怕老家伙也不会站在自己这边吧?如今他能联系到的仅仅只有朱雀薛冰,也只能寄望日后其他的人来找自己,再慢慢的找寻和发掘天门内部隐藏的秘密吧。

    刚刚安慰着自己心里舒坦了些,老家伙却又打来了电话,一阵哼哼哧哧的声音,肯定没干啥好事。“诅咒你得马上风!”秦彦恶狠狠的想道。

    “对了,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我留了点东西给你,会有人联系你的。”

    “什么东西?我现在最缺的就是钱。”秦彦想起自己悲惨的生活由衷的感叹。从小到大,老家伙就没给他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甚至连最基本的游乐场都没有去过。秦彦的十几年生涯,只能用一个悲惨来形容。

    “我教了你那么多本事,赚钱对你来说还不是小意思嘛,啃老是不可取的。”老家伙“语重心长”的说完,不给秦彦咒骂的机会,再次的挂断电话。

    “老混蛋,我诅咒你从此不举。”秦彦愤愤的骂道。

    天门究竟掌握着怎样庞大的资源,秦彦不清楚;但是,通过以往的观察,却很明白天门一定非常的富裕。只是,即使身为门主,似乎也无法随意的调动那笔金钱。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发家致富,没办法坐享其成啊。

    “急事,速来诊所,否则后果自负。”秦彦给薛冰发了条微信,这才心满意足的收起手机。哼,对付这些人看样子不拿出一点门主的威严是不行了,绝对不能让她们蹬鼻子上脸。

    “稍后!”薛冰回了条微信。

    秦彦咧嘴一笑,看来都是一帮下流胚,不给点颜色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收起手机,秦彦乐滋滋的躺在太师椅上翻看着医书时,段弘毅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一脸谄媚的笑容凑到秦彦的身边。“哥,抽根烟!”

    秦彦白了他一眼,苦笑一声,接过香烟点燃。“说吧,想干什么?”

    嘿嘿一笑,段弘毅“恬不知耻”的说道:“那个……我过来拿药,话说,吃了那玩意能夜御四女吗?”

    “当然。不过,我劝你还是悠着点,虽然你的身体比赵宇轩那小子强上许多,但是,太过分透支终究不是好事。少年不知精宝贵,老来望X空流泪啊。”秦彦“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那没事,人不风流枉少年嘛。等老了实在不行,我就让姑娘给我舔着玩。”段弘毅咧嘴一笑。

    秦彦微微一愣,连连苦笑不已,对于段弘毅的无耻高度又有了重新的认识,也就这混蛋能说出这样的话。包好一个疗程的药丸递给段弘毅,秦彦嘱咐道:“每天一颗就行,别吃太多。在疗程期间,最好不要碰女人,否则效果不佳可别怨我。”

    “明白,明白。”段弘毅小心翼翼的收进怀里,视若珍宝。

    “我觉得如果这药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奇,你应该大规模的生产,绝对比伟哥的销量还要好。这可是男人的福音啊,应该让全世界的男人都能享受到。”段弘毅说道,“这样,药方你出,资金我出,咱们五五分,怎样?”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堂堂正正的医生,如今竟然要沦落到卖这种药物维持生计吗?“我也想,但是这药物的制作过程非常复杂,很多草药也珍贵无比,十分稀少。想要批量生产,太难。”

    “有些药物稀少可以找其他的药物替代嘛。”段弘毅说道。

    “那会影响药丸的疗效。”秦彦严肃的说道。

    “疗效有一点点差别其实没太大关系,这是为了批量生产的需求,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很多药物都是这样做的,只要效果强过伟哥,再加上我们大力的宣传推广,我保证一定畅销。到时候利润可就要过亿来计算了啊。”段弘毅一副“奸商”的嘴脸,仿佛已经看到美好的未来。

    “不行,影响疗效的事情我可不干,我必须对我自己的药负责任。你最好也打消这个念头,别想着拿这些药丸回去找人分析成分,然后批量生产。被我知道的话,我可不放过你。”秦彦严词拒绝,色厉内荏。

    赚钱,秦彦也很想,但是,却绝对不会为了赚钱而败坏自己的名声,破坏自己的原则。

    段弘毅吐了吐舌头,无奈的摇了摇头,“哎,太可惜了,多好的机会啊。”

    秦彦心里也在滴血,自己只需要出一个药方而已,就可以坐等着赚钱,多好的事情啊,愣是给拒绝了。不过,咱秦彦是个讲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