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幕降临,小小的青山镇笼罩在黑暗之中,随风摇弋的树枝宛如恶魔般张牙舞爪。

    朱雀薛冰如约而至,鬼魅一般的潜入墨子诊所。自从上次的接触之后,薛冰不敢再在秦彦的面前表现出哪怕一丝丝的杀气,强大的秦彦宛如她心底的梦魇,让人恐惧。

    还是那套紧身皮衣皮裤,将她近乎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皮衣的拉链稍稍的拉下,脖颈处的雪白凝脂如玉。秦彦禁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发现自己进来似乎对女人的抵抗力越来越低,难道是因为童子功的修炼快要到期了吗?

    秦彦努力的遏制住心头的悸动,脸色阴沉,冷冷的扫了薛冰一眼,说道:“我想,你是不是有些话应该对我说清楚?”

    薛冰浑身一震,嘴角微微抽动,“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哼,是吗?”秦彦阴冷的笑了一下,“上次你受伤,说是调查那个神秘高手,担心他对付我。可是,我和他见过面,他根本就不认识我。”

    “这很正常,我也只是怀疑那样的高手出现在青山镇会对门主不利,并没有说他是真的针对门主而来。”薛冰淡淡的回应,语气却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你掌控天门的情报机构,怎么可能连这点事情都弄不清楚?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的目标到底是不是我?你是当我是三岁孩童,还是自以为聪明过人,可以瞒天过海?”秦彦冷声的说道。

    “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门主不信的话,可以杀了我。”薛冰似乎决定硬撑到底。

    “你以为我不敢?”秦彦厉声叱喝,浑身气势暴涨,排山倒海般朝薛冰压了过去。强大的气势宛如泰山压顶,瞬间,薛冰只觉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巨石,难以呼吸。斗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滴落,不消片刻,薛冰浑身被汗水浸湿,宛如在冰冷的水中浸泡过一般。

    “啪”的一声,薛冰跪了下去,浑身颤抖。较之上次而言,这次秦彦似乎更加恐怖,薛冰终于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天门门主的强大,再也生不起任何的隐瞒之心。“门主……”

    感受到薛冰的压力,秦彦终究还是怜香惜玉,缓缓收起自己的气势。薛冰顿觉浑身舒畅,仿佛压着自己的巨石忽然搬离,浑身骨骼得以舒展,气血流畅。“说吧!”秦彦语气依旧严肃而不容置疑,门主的威严绝对不能受到任何挑衅。

    沉吟片刻,薛冰深深吸了口气,“当时我收到消息知晓有人收买高手对付门主,所以就过来查探。遇到对方的那一刹那,我就以为他就是杀手,于是顺便试探一下他的身手,想知道他是否真的有能力杀死门主您……”

    “如果可以,你就坐收渔人之利,摆脱天门的控制,是吗?”秦彦厉声问道。

    薛冰微微点头,承认秦彦的推测。“从我懂事开始,师父就告诉我绝对不能挑战门主的威严,因为每一代门主都是鬼才。可是,我不甘心自己的命运永远的束缚在古老的规矩中,不想我只是天门的一颗棋子或是工具。”薛冰的语气低沉,透出浓浓的伤感。

    秦彦默默叹了口气,对于天门的一些古老规矩也甚是厌烦,只是这些传承千年的门规不是说变就可以马上改变。“那我现在就以门主的身份,废除第一条规矩,以后你们可以自由恋爱,不再只是门主的生育工具。不过,对方绝对不能知晓你的身份,只有当你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就可以退出天门,过平淡生活。”

    薛冰抬头愕然的看着秦彦,有些开心莫名,却又似乎茫然不知所措。她诧异的看着这个普通却又神秘的男人,百感交集。是啊,哪个女人愿意自己只是别人的生育工具?哪个女人不想有一段自己向往的爱情?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竟然又有一丝失落?难道是自己没有足够的魅力吗?

    “起来吧!”秦彦挥了挥手,点燃一根香烟,有些无奈的看着被命运束缚压抑着二十多年的女人。

    薛冰颤颤巍巍的起身,看向秦彦的眼神没有了先前的杀意,充满了尊敬和畏惧。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既然你负责天门的情报机构,相信你会有办法联络到其他人,让他们尽快来找我报道,我也想见见他们。”

    既然接掌天门,注定是自己的命运;那么,秦彦就一定会牢牢的把它握在手里。必须让每一个天门的人知晓自己的存在,知晓自己的身份,知晓自己的威严。

    “是!”薛冰重重点头,再也不敢拒绝。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接着说道:“刚才你说收到消息有人收买杀手对付我,虽然杀手还没出现,但是,我想知道到底是谁收买的杀手?”

    “我也一直在调查这件事情,可是,暂时还没有任何线索,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人所为。不过,根据可靠的消息显示,这个人应该隐藏在滨海市。”薛冰回答道。

    “滨海市?”秦彦眉头微蹙,“他们是针对天门而来?”

    “应该不是。天门在武林中威望甚高,他们也清楚天门的实力不弱,门主更是人中之龙,应该不会冒冒然得罪天门。我想,更大的可能还是针对门主个人而来。”薛冰说道。

    “针对我?”秦彦眉头深锁,更加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在滨海市应该没有得罪什么人,怎么会有人要对付自己?难道是赵宇轩?不过,仔细想想又不可能,不但时间上不吻合,而且,秦彦也相信赵宇轩没那个能耐。否则,也不会寄望着李乘风可以摆平自己了。

    沉默片刻,秦彦深深吸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情你继续调查,一有什么线索立刻通知我。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也会随时联系你!”话音落去,秦彦挥挥手示意薛冰离去,显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心思。

    “是!”薛冰道了声别,恭敬的退出门外,眨眼间消失在茫茫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