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清晨!

    一夜的秋雨连绵过后,散发阵阵泥土清香。

    沈沉鱼提着满满的“诚意”再次的登门拜访,对于事业心如此强烈的沈沉鱼而言,根本无暇等待那么长的时间,她必须尽快的说服秦彦跟她回到滨海市检查死者的死因,希望可以给案件打开新的突破口。

    进到屋内,却不见秦彦的身影,连叫了几声,也没有回应。沈沉鱼不禁一愣,该不会这混蛋知道自己要来故意的躲起来了吧?

    放下礼物,沈沉鱼走到后院,远远的看见秦彦蹲在那里摆弄着一盆奇怪的花草。沈沉鱼不认识那是什么花,却开的十分妖艳,随着渐渐走进,一股奇怪的香味扑面而来。不知为何,沈沉鱼闻到那股花香时,只觉脑中忽然有些浑沌,甚至渐渐感觉有种燥热,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噬咬。

    “在干嘛呢?”沈沉鱼有些埋怨的嗔了他一眼。

    秦彦回头瞥了她一眼,没有理会,继续忙活着手里的事情。

    “我给你买了点东西。”沈沉鱼按耐住自己想要上去扇他两个耳光的冲动。臭小子,拽什么拽啊。

    “想收买我?没门。”对于沈沉鱼的诚意,秦彦越发的戒备。

    “想什么呢,只是我就要走了,想感谢你上次救了我。走吧,进屋看看喜不喜欢。”沈沉鱼边说边上前拉起秦彦的手,朝屋内走去。

    根本没有给秦彦拒绝的机会,手已经被沈沉鱼拉住。温暖的感觉顺着掌心直透心底,秦彦禁不住一阵意乱情迷,对于从未摸过女孩子手的小处男秦彦来说,这样的勾引充满了强大的诱惑力。

    沈沉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这么做,只觉得自己握住秦彦的手后,刚才那股燥热的感觉似乎越发的强烈。一双美丽的双眸眨动着偷偷看向秦彦,心中莫名的有些慌乱。原来近距离的看这小子,竟然如此的吸引,仿佛有着一种魔力不断的牵扯着自己,越靠越近,越靠越近,无法自拔。

    “各怀鬼胎”的两个人走进屋内,竟然都有些舍不得松手,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实在太过的短暂。

    “我看你的衣服都有些旧了,所以在商场给你买了几套。不准说不喜欢。”沈沉鱼依依不舍的松开秦彦,拿出自己买的衣服在秦彦的身上比划着。

    虽然秦彦清楚沈沉鱼忽然这么温柔的目的所在,但是,心中还是不禁有些感动,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女人这样的对待自己,特别是这个一直看上去都十分好强,像男人多过像女人的女人。

    “蛮不错的,嗯,其实这样看起来你还是挺帅的嘛。”沈沉鱼眼中绽放出一丝别样的神采,自己也有些惊讶于自己今天的举动似乎显得太过亲密。

    “上次你不是说我腰椎有问题吗?最近我感觉好像有些越来越严重了,疼的厉害,你帮我看看呗。”沈沉鱼声音格外的温柔,经过马长兴点破之后,她也的确学的有些聪明,知道对付秦彦这样的人只能采取温柔的攻势。

    “行吧,你到里面躺下,一会我给你按摩一下。腰椎的问题需要自己平时多注意,西医的理疗效果明显,但是,却治标不治本。”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又输了。哎,为什么就这么心软呢?

    洗完手,秦彦走到里面,看了躺在病床上的沈沉鱼一眼。“一会可能会有点不舒服,你忍耐一下。”

    “嗯!”沈沉鱼有些期待,却又莫名的有些紧张。虽然说秦彦是一名医生,但是,在沈沉鱼的眼里他更多的应该算是朋友,如此亲密的接触不免有些紧张羞涩。

    秦彦手掌轻轻地覆盖在沈沉鱼腹部,微微的旋转。

    真的很不舒服吗?沈沉鱼并没有这样的感觉,滚烫的掌心覆盖在自己的腹部,一开始有种针扎似的疼痛,但是,随之而来的却似乎有一股暖流涌入自己的丹田,然后顺着自己的经脉不停的游动。

    腰椎处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沈沉鱼欲罢不能,仿佛顺着脊椎而上,直冲大脑。她努力的想要克制这股冲动,然而,无奈酥酥麻麻的感觉太过的强烈,沈沉鱼不停的扭动着身体。

    “别动,放松,什么也不要想。”秦彦没有发觉沈沉鱼的异样。

    沈沉鱼点点头,咬紧牙关,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克制着自己的冲动。然而,不消片刻时间,沈沉鱼面颊绯红,呼吸急促。她发觉越是克制,那种感觉似乎越发的强烈。

    那一双犹如皓月般的双眸仿佛要滴出水来,忍不住嗯嗯两声,听得秦彦浑身酥麻,差点忍不住缴械投降。秦彦终于察觉沈沉鱼的异样,这才想起刚才沈沉鱼进过后院,应该是因为那朵依兰的作用。此时,秦彦似乎恍然明白为什么沈沉鱼刚才的表现会那么温柔了。

    一开口,仿佛就无法停止。随着秦彦的动作越来越快,仿若有千万只蚂蚁在她的身体内不停的爬动,一波接一波的酥麻感席卷而来,宛如置身在温泉之中,通体舒畅。沈沉鱼的意识渐渐有些模糊,意乱情迷。

    “啊!”一声长长的**,沈沉鱼不自觉的抱住秦彦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息,香汗淋漓。完美的身躯紧紧的贴在秦彦身上,没有丝毫的力气,宛如垂死。秦彦微微一愣,感受到胸前传来的两抹柔软,心脏顿时快速跳动,双手尴尬的不知该往何处放。

    沈沉鱼紧闭双目,不敢睁开,羞涩不已。跟一个男人如此亲密,有些莫名的紧张,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交给了秦彦。

    秦彦有些依依不舍的推开沈沉鱼,说道:“先好好休息一下。你的腰椎还不算太严重,坚持做一个月的理疗,基本上可以完全恢复。”

    一个月?沈沉鱼不敢想象,如果每次都是这样,那还让不让自己活了?只是此时,她哪里还有力气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