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忽然,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秦彦眉头紧蹙。

    这是一种纯粹的感觉,没有任何的缘由,说不清道不明。还未等段婉儿说话,慌忙的拉起她的手,说道:“我们回去吧,风有点大。”

    段婉儿愣了愣,愕然的看向他。

    对于秦彦的忽然转变,段婉儿微微错愕,任凭秦彦拉着自己的手回身。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面前,秦彦停下脚步,眉头紧蹙,感受着对方身上传来的那股强大的气势,惊讶不已。这,显然是一名真正的高手,较之那位使用铁砂掌之人更加厉害。

    究竟是什么人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

    “血债要用血来偿,你害的我弟弟一身的修为尽废、身陷囹圄,只有用你的血才能偿还这笔血债。”黑影声音阴冷,宛如来自九幽深处,阴森恐怖。借着朦胧的月色,看清楚他的容貌时,秦彦微微一愣。段婉儿更是禁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她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人,整张脸布满伤痕,仿佛被烙铁烫过一般,五官几乎扭曲的挤在一起。

    看来是替那位使用铁砂掌之人报仇的。秦彦神情戒备,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手指轻轻的在段婉儿脖颈之处摁了一下。段婉儿没有任何的反应,瞬间昏厥过去。

    “哼!”秦彦冷冷一笑,“是他先伤我的人,那就怨不得我。我已经手下留情,否则他岂能活着?”

    “你说什么都没用,总之,今天我一定要取你的性命。”黑影语气坚定。

    “好,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我想知道你是谁?万一我死了下到地狱,阎王爷问起来我也知道死在谁的手里。”秦彦问道。

    “司马长空!”话音落去,黑影飞身而上,拳势如影。

    秦彦抱起段婉儿身形闪动,不断的避开对方的进攻。对方紧追不舍,出手狠辣,招招夺命。一拳狠狠砸来,直取秦彦面门。

    暮然间,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凌空一脚狠狠的踹向司马长空。拳脚相接,司马长空“蹭蹭蹭”后退几步方才站稳,微微一愣。黑影凌空一个筋斗,稳稳的落在秦彦的面前。“门主,你先走!”

    秦彦愣了愣,看了过去。对方一身黑衣,蒙着脸看不清容貌,不过凭身形去看,应该是个女人。“薛冰?”秦彦暗暗想道,随即又推翻这个念头。如果是薛冰,没有必要蒙着脸,那到底是谁?

    “你是谁?藏头缩尾,见不得人吗?”司马长空冷笑道。

    “你还不配让我们天门的门主动手,乖乖受死吧。”黑影不屑的笑了一声,猛然间窜了上去。动作快如闪电,身形灵动。

    秦彦没有出手,也没有离去。既然是天门的人,那秦彦自然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黑影和司马长空缠斗在一起,拳影纷飞,根本看不清楚。不消片刻时间,就已经过了百招,不分上下。司马长空惊骇不已,没想到竟然忽然冒出这么一位高手,眉头一蹙,计上心头。

    一拳狠狠的朝黑影打了过去,司马长空借势调头逃去。黑影冷笑一声,飞身追去。

    “不要!”秦彦连忙的叫道。然而,已经迟了。只见司马长空身子诡异的扭曲,一爪狠狠的朝黑影胸口抓了过去。

    “无耻!”黑影愤怒叱喝。幸亏秦彦提醒及时,黑影身形闪动,堪堪避开对方袭来的一挝。然而,饶是如此,手臂却被对方抓出道道血痕。若非秦彦那一声惊呼,只怕此时已经命丧黄泉。

    大力鹰爪功的力量不容小觑,五指坚硬如铁,拥有摧枯拉朽之势。

    黑影愤怒不已,右手快速探出,一把擒住对方咽喉。用力一拧,咔嚓,颈骨折断,司马长空当场毙命。

    秦彦微微错愕,有些惊愕的看了黑影一眼,心中忍不住暗暗赞叹,天门果然高手如云。这,算是老家伙给自己留下的庞大资源吗?

    走到秦彦面前,黑影恭敬的行礼,“门主,你没事吧?”

    微微摇头,秦彦扫了她一眼,“你是……”

    黑影从口袋中掏出一枚紫色麒麟状玉佩晃了一下。秦彦微微一愣,“你是麒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麒麟,算是天门门主的贴身护卫,一直隐藏在暗中保护天门门主的安危,替他扫除一切障碍,也是所有天门众里最为衷心的人。每一代麒麟挑选的条件非常苛刻,不但要相貌惊人,身材了得,还要聪明伶俐。因为麒麟是门主最直接的交配对象,每一代门主都会选择麒麟作为生育工具。

    然而,鉴于朱雀薛冰曾对自己起过杀意,秦彦很难肯定如今的麒麟是否也一样困扰着天门那破旧的规矩,对自己心有不忿。

    “我收到朱雀的消息,知道门主今天抵达滨海市。可是,见门主久久未到,担心发生什么意外,所以,特地赶来。索性及时,未让歹徒伤害到门主。”麒麟似乎刻意的压低自己的嗓音,不想让秦彦听出。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问道:“你的伤没事吧?”

    麒麟转头看了一眼,说道:“皮外伤,不碍事。门主,你先走吧,我处理一下善后。天快亮了,你的身份不适合被警察发现。”话音落去,麒麟扛起司马长空的尸体径直离去,眨眼间消失在黑暗中。

    秦彦愣了一下,无奈的笑了笑,难道天门的人脾气都这么怪?薛冰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这麒麟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了一眼昏迷的段婉儿,秦彦撇撇嘴,抱起她回到酒店。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秦彦也不好将段婉儿送回房间。自己偷偷摸摸的跟段婉儿出去,有种偷情的感觉,还真怕沈沉鱼知晓。

    回到房间,秦彦将段婉儿放在床上,自己则在椅子上躺下。发生了刚才的事情,秦彦越发没有睡意了,点燃香烟,眺望着窗外,脑海中回忆着麒麟的身形。她,是否也像朱雀薛冰一样,有着脱离天门的意图?她,值得信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