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清晨!

    段婉儿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袋,缓缓醒了过来。诧异的发现自己竟然睡在秦彦的房间,慌忙的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衣服完好无损。自己不是和他在散步吗?怎么会在这里?段婉儿使劲的揉了揉脑袋,就是想不起来。

    “你醒了?”秦彦微微一笑。

    “我怎么在这里?”段婉儿诧异的问道。

    “你太累睡着了,我也不好送你回房间,所以只好带你回我房间了。”秦彦淡淡的说道。

    段婉儿愣了愣,瞥了一眼一脸真诚的秦彦,不似说谎。笨蛋,人家都已经躺在你床上了,你竟然还能坐怀不乱,哼!段婉儿有些气愤的瞪了秦彦一眼,弄得秦彦莫名其妙,不知所以。

    沉默片刻,段婉儿问道:“昨晚那个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秦彦淡淡的耸了耸肩,“在青山镇的时候我帮沈沉鱼抓过一个劫匪,应该就是他的弟弟,所以他来找我报仇吧。”

    “那他人呢?”段婉儿接着问道。

    “哦,我语重心长,好言相劝,他也终于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所以就走了。”秦彦轻描淡写。

    “是吗?”段婉儿明显不相信这个不着调的谎言,不过,却也没有咄咄逼人追问下去。起身走进洗手间,片刻,探出头来。“我洗澡,你不准偷看哦。”

    秦彦愣了愣,哭笑不得,这话分明是在暗示自己偷看啊,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自己可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反而是饥渴许久仿佛监狱里放出来的看见母猪也胜貂蝉的虎狼之年,难道这丫头真的不怕自己把她就地正法?

    也不知是段婉儿忘记了,还是有意为之。洗手间正对着房间得一扇落地玻璃没有拉下卷帘,虽然是磨砂的,却依旧可以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看见段婉儿妖娆的身躯。哗啦啦的水声响起,秦彦仿佛看见段婉儿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对自己招手。

    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秦彦慌忙的起身,“我先出去了。”

    段婉儿得意的坏笑,哼,看你能忍多久。

    经过洗手间门口时,秦彦很不自觉的瞥了一眼,脚步顿时仿佛千斤重,根本迈不开。这丫头竟然连洗手间的门也没关,这一下秦彦可是清清楚楚的看见,真真切切。“小秦彦”不自觉的抬起头。

    镇定,镇定!秦彦不住的安慰着自己,慌忙的调头回到椅子上坐下,目光瞥向窗外。幸好自己定力够深,否则自己十几年的道行就毁于一旦,辛辛苦苦练了这么久的童子功全功尽弃了。

    片刻,水声停下,段婉儿从洗手间出来,瞥了一眼假装镇定欣赏着窗外景色的秦彦微微一笑。“你不是说出去吗?”段婉儿有意捉弄秦彦。

    “呃,我觉得还是等你一起吧,怕走丢了。”秦彦尴尬的应着。“你洗澡怎么不关门啊?”

    “嗯?我没关门吗?我忘记了,我还以为在我房间呢。”段婉儿一脸的无辜和茫然。

    故意的,这丫头分明就是故意的。秦彦委屈的想道。

    “你不会偷看我洗澡吧?”段婉儿愤愤的哼了一声。

    “没……没有。”秦彦有些心虚。

    “哼,我不管,你没偷看我也当你偷看了。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你要对人家负责。”段婉儿一脸假装的委屈。

    “负……负责?我……我什么也没干呢。”秦彦叫苦不迭。

    “那你还想干什么?”段婉儿“委屈”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秦彦哭笑不得,分明就是你勾引我,咋变成我祸害你了?

    “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就让你为所欲为吧。”段婉儿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娇艳欲滴。睡衣也不知是否刻意的拉下一些,露出一抹小香肩,更是让秦彦欲罢不能。

    “啊,那个……我去看看他们起床没!”秦彦慌忙的起身,狼狈的逃了出去。

    看着秦彦逃窜的身影,段婉儿得意的笑了笑,臭小子,看你怎么逃过老娘的五指山。

    打开门,恰好碰到准备敲门的沈沉鱼,差点撞在一起,不禁相视一愣。“我还正准备叫你起床呢。”沈沉鱼微微一笑,目光不经意的瞥见屋内的段婉儿,愣了愣。

    她怎么在这里?

    再看秦彦狼狈紧张的神情,沈沉鱼顿时了然,狗男女,迫不及待吗?

    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沈沉鱼目光转向满脸“挑衅”笑意的段婉儿,哼,小浪蹄子,竟然送货上门。

    “没打扰你吧?”沈沉鱼瞪了秦彦一眼,挖苦道。

    秦彦一愣,尴尬的笑了笑,“没……没有,我正准备去找你呢。”冤啊,真的是比窦娥还冤啊,可是,偏偏有理也说不清。如果换作以前,秦彦肯定不会如此的急于想要辩解,可是,却不知为何,如今竟然会有些慌张,有些紧张沈沉鱼误会。

    “沉鱼,是你啊?等等我,我换好衣服就出来。哎,昨晚折腾了一夜,现在还有点腰酸背痛呢。”段婉儿刻意的揉了揉腰部,挑衅的眼神看着她。

    “没事,不急。楼下有家药房,要不要我去给你买盒毓婷?女人还是要爱惜自己点的好,男人可不懂的心疼咱们女人。”沈沉鱼看似贬损秦彦的话语,却分明旁敲侧击的打击着段婉儿。

    小浪蹄子,我看你能得意多久。沈沉鱼愤愤的哼了一声,心里酸酸的难受。

    刚到门口的段弘毅瞥见屋内的段婉儿,再听到这样一番话,不禁一愣,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慌忙的掏出手机拨通老妈的电话,兴奋的叫道:“妈,好消息,好消息,你女儿找男人了。”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元紫菲嗔了一句。

    段家兄妹,段弘毅四处寻花问柳,就是不肯安安分分的谈个女朋友。段婉儿那么多的追求者,一个也看不上。这可愁死了元紫菲,没少为他们的事情烦。

    秦彦心中叫苦,却偏偏无可奈何,暗暗决定以后打死也不跟她们在一起。这哪里算是齐人之福,分明就是受尽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