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滨江花园!

    古老而破旧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墨子诊所”,跟着豪华的小区似乎显得格格不入。

    “靠,滨江花园?这里的房价起码七八万一个平方,门面房就更贵了,真他妈土豪。”段弘毅惊诧的看了秦彦一眼,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伪装的这么好,一个实实在在的千万富翁却窝在那样的一个小镇上。

    秦彦哭笑着摇头,也无法解释清楚,只得沉默不言。

    守着千万的家产却不能用,这可比穷还难受吧?

    刚到门口,忽然卷闸门拉开,一盆水迎面泼了过来。秦彦根本来不及反应,顿时被淋了一个落汤鸡,愕然的愣在那里,哭笑不得。

    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丫头,一身洁白的衣服从诊所内走出来,连连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微微的愣了愣,秦彦问道:“你是谁?”

    “你是秦先生?我是墨老先生请的助理,帮忙打理诊所的。我叫白雪!”丫头简单的自我介绍,目光落到沈沉鱼和段婉儿身上时,微微愣了愣,表情顿时变得阴沉。

    秦彦打了声招呼,随即招呼他们帮忙把行李搬到诊所内。白雪也很热情的上前帮忙,惹得段弘毅双目放光,紧紧的盯着她,恨不得一口把她吞进肚子里。“哎吆!”被段弘毅撞到手臂,白雪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怎么了?”秦彦好奇的问道。

    “没事,手臂长了个包,昨天刚刚割掉,刚才撞了一下有点疼。”白雪解释道。

    秦彦微微一愣,不禁好奇的打量白雪。身形似乎跟麒麟十分的想象,而且,昨晚麒麟的手臂也被司马长空所伤。难道她是麒麟?

    东西全部搬到诊所后,秦彦道了声谢,“一会我再自己整理吧,辛苦你们了。白雪,我带来的竹筒里有茶叶,帮忙泡几杯茶。”

    “我是助理,又不是佣人,想喝茶自己泡。”白雪语气不悦。

    秦彦愣了愣,这是怎么回事?好歹自己也算是老板吧?这点指挥权都没有?这姑奶奶怎么好像别人欠了她几百万似得?

    “我们自己来吧。”沈沉鱼淡淡一笑,起身拿起竹筒准备沏茶。谁知白雪却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茶叶,“还真当这里是自己家啊?哼!”转身进了厨房,弄得沈沉鱼也是莫名其妙的愣在那里。

    这都哪跟哪啊?好像自己没有得罪她啊。

    片刻,白雪端着茶走了过来,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溅的满桌子茶水。“喝茶!”白雪语气不善,充满敌意。

    秦彦讪讪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老家伙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位姑奶奶,这哪里是帮忙,分明是添乱嘛。“尝尝,这茶叶的口感相当好。每年也产不到两斤,茶树长在青云峰的悬崖峭壁上,如果不是韩山训练了一只猴子帮忙采摘,普通人根本就上不去。”秦彦诉说着茶叶的来历,岔开话题,怕他们生白雪的气。

    此时的秦彦倒也不是那么抠门了,知道以后自己在这陌生的地方还需要这几位照看着,忍痛拿出这珍藏的茶叶。

    一旁的白雪虎视眈眈的盯着沈沉鱼和段婉儿,一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模样,弄得二女莫名其妙,浑身不自在。

    “我走了,赶紧回律师所把案子结了。劳务费麻烦你微信转账给我。”丢下一句话,段婉儿倒是不怕沈沉鱼留下会近水楼台了,踩着高跟鞋“踏踏踏”的走出门。段弘毅依依不舍的看了白雪一眼,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发动车子一溜烟的消失而去。

    秦彦愤愤的哼了一声,诊所倒是继承了,也算是一笔庞大的资产。可是,竟然还要掏腰包付劳务费,心疼的很。

    “我也得走了,回局里报道。下午我来接你,你可不能给我丢人,我可是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两个女人仿佛很有默契似得,谁也没有留下来,忽然让秦彦感觉有些空落落的。

    “你喜欢她吗?”出了门,沈沉鱼忽然问道。

    秦彦愣了愣,讪讪的笑着不知如何回答。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无论秦彦给出什么样的答案,都不是沈沉鱼想要的答案。对手的实力太过强劲,沈沉鱼不得不担心,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会有这样的念头。

    嗔了秦彦一眼,沈沉鱼上车离去。

    秦彦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出租车渐行渐远,慢慢的消失在车流中,默默的叹了口气。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嫌弃她们太烦,这忽然都离开了,却又有些不太习惯。人啊,就是这么贱,拥有的时候往往不知道珍惜,失去后才后悔莫及。

    回到诊所内,秦彦开始整理行装和药材。白雪忽然变得热情起来,主动将秦彦的衣服和电脑拿进他的卧室,并且将床单换上铺好,又下楼帮忙。秦彦有些错愕的看了她一眼,女人心,海底针,还真是一点也琢磨不透。刚刚还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如今却又如此热情。

    “你手臂没事吧?要不我给你看看,擦点药。”如果白雪真的是麒麟,那么,从伤口就可以看出来并非她所说的长了一个脓包。

    “不用了,我自己擦就行,没什么大事。”白雪表情淡淡的拒绝。

    秦彦愣了愣,也不好强行的撕开她衣服查看伤口。顿了顿,秦彦忽然说道:“你是麒麟?”

    “嗯?什么麒麟?”白雪一脸的茫然,诧异的看着他。

    难道她真的不是麒麟?看她的表情的确不像是伪装的。可是,秦彦又觉得她的表情似乎太好,越是这么真实,反而越像是假的。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正也想不透,索性不去想,日后自然就会知晓。

    “哦,没什么。”秦彦随意的敷衍过去,转而问道,“这里的生意怎么样?你来多久了?”

    “好几年了。不过,墨老先生很少来,所以诊所的生意也冷冷清清,偶尔会有附近小区的大爷大妈过来做做理疗。”白雪回答道。

    “你懂医术吗?”秦彦接着问道。

    “跟墨老先生学习过一点点,只是皮毛而已,可不敢给人治病,坏了诊所的名声就不好了。”单独面对秦彦时,白雪似乎温柔贤惠的多了,没了刚才的不可理喻。

    秦彦点点头,没再说话,起身上楼。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秦彦赫然发现桌面不知何时已经换成了白雪的照片,性感妩媚妖娆,仿佛在勾动着秦彦本就被段婉儿和沈沉鱼挑起的躁动的心。秦彦暗暗苦笑不已,看来自己未来的日子有些苦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