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语双关,话里有话啊!

    秦彦愣了愣,愕然的看了她一眼,她是在暗示什么吗?情感空白的秦彦可琢磨不透这丫头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女人的心太难猜,还是不要去烦这个心了。

    “秦彦,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沈沉鱼看了他一眼,悠悠的问道。

    “什么什么人?”秦彦愕然的问道。

    “我发现越是靠近你,就越是看不透你,总觉得你身上有太多的神秘。”沈沉鱼心里充满了好奇,一个偏远小镇的普通医生会忽然得到那么大笔的财产馈赠?一个普通医生会有那么厉害的功夫?这种种的迹象都表明,秦彦不是普通人那么简单。

    “你可别太好奇,否则你会爱上我的。”秦彦答非所问,故意的岔开话题。

    “臭美,谁会爱上你,也就婉儿那个花痴才心甘情愿的送货上门。”沈沉鱼语气有些酸酸的。

    “我和她真没事,早上的事情你误会了。”秦彦苦笑连连。

    “你不用解释,反正你怎么解释我也不信。”沈沉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越发感觉心里不舒服。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理智的选择沉默,面对女人打破醋坛子的无理取闹,这是最好的应对方法。否则,任凭你如何的解释,也都枉然。

    到了医院,沈沉鱼领着秦彦进了太平间,在一具尸体旁矗立着一位中年男子,约莫五十出头。身材高大,气质不凡,那双炯炯有神的眸子射出的精芒仿佛可以看透自己。

    “局长,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秦彦。”

    “秦彦,这是我们严局长。”

    沈沉鱼简单的做了一个介绍。

    秦彦暗暗点头,不愧是刑警出身,一点点从底层爬起来的人物,身上并未有多少官僚作风。

    “你好,秦先生!”严铿微微错愕之后,礼貌的笑着伸出手。

    当沈沉鱼告诉他有位认识的中医可能有办法查出死者的死因,严铿还在暗暗的想应该会是位老者,此时乍然见秦彦如此年轻,心中不免惊讶。

    “嗯!”秦彦微微点头,没有理会严铿,目光落在死者身上。

    严铿愣了愣,讪讪的收回自己的手,瞥了沈沉鱼一眼,后者一脸尴尬。

    “这个时候就不能不装吗?混蛋!”沈沉鱼嗔了秦彦一眼,暗暗想道。

    虽然秦彦总是一副不着调的模样,但是,一旦工作起来,倒是十分认真。仔细的从头到尾检查着死者的尸体,表面没有任何的伤痕,也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法医检查时怎么说?”秦彦问道。

    “法医也不知死者的死因,不知道秦先生检查结果如何?”严铿有意要试探秦彦,并未详细的告诉他法医检查的过程和结果。

    秦彦如何不知严铿的意思,心知不拿出一点实力,只怕很难说服他。淡然一笑,秦彦说道:“相信你们一定用X光检查过死者的身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死者的脑部应该有大量的虫子吧?这也是死者致死的原因。”

    严铿不禁一愣,顿时不敢再小看秦彦。法医检查的结果的确如此,但是,法医也弄不明白为什么死者的脑部会有大量的虫子,这根本不符合科学根据嘛。而且,根据虫子的数量来看,相信在死者体内已经存活和繁殖了很长时间。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存活那么长时间,到现在才死亡呢?

    “秦先生一语中的,事实的确如此,不知道凭秦先生作为一名医生的身份来看,这样的情况有可能出现吗?”秦彦仅仅只凭肉眼就看出这些,不得不让严铿惊骇不已。

    沈沉鱼双眸也散发出精光,满是崇拜和期待的注视着秦彦,等待着他的答案。

    “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过,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无法用科学解释,所以也不奇怪。”秦彦淡淡的说道。

    “那……请问什么样的情况之下才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情?”严铿接着问道。虽然严铿也觉得这件案子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却也清楚只有清楚其中的细节,清楚的知道一个正常人怎样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方才有可能对破案有帮助。

    “不知道!”秦彦耸了耸肩。

    严铿愣了愣,苦笑一声,敢情这小子闹了半天也只是花架子,没半点真材实料,他开始怀疑是不是沈沉鱼跟他透露了法医的检测结果,所以他才知晓这么多。弄不清楚死者的情况因何产生,案件依旧没有任何的头绪。

    严铿脸上原本堆起的和善笑容和亲切,此刻荡然无存。“麻烦秦先生了。小沈,送秦先生出去吧。”

    很明显,严铿没有了先前的那份期待和尊敬,下达了逐客令。

    沈沉鱼有些好奇的看着秦彦,他既然能一眼看出这么多,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沈沉鱼紧紧的盯着秦彦,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期望刚才他的话是假的。

    “看着我干什么?”秦彦撇了撇嘴。

    “你真的不知道真实缘由吗?”沈沉鱼怀疑的问道。

    撇了撇嘴,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你也看到了。来的时候和刚才你们局长的变化有多大,太市侩了。就他那态度,我凭什么告诉他?破不了案关我什么事情?”

    沈沉鱼一愣,顿时欣喜不已,“你……你知道原因?你肯定知道,对不对?快说,为什么死者的脑子里会有那么多虫子?”

    “不说。”秦彦心情不悦,有些厌恶严铿的嘴脸,本以为从底层爬起来的严铿不会有多少的官僚气,没想到也是一丘之貉。

    “我代我们局长跟你道歉行不行?你就告诉我嘛,这对我们破案很重要。”沈沉鱼拉住秦彦的手臂微微摇晃,撒娇着哀求。

    “不是你的错,不需要你跟我道歉。行了,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我走了!”说完,秦彦没有理会身后沈沉鱼的挽留,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本来嘛,辛辛苦苦的跑过来,茶没喝一杯不说,还故意的试探自己,最后又是那样的态度,秦彦能有好脸色才怪。凭什么啊?老子又不拿你工资,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