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秦彦离去的背影,严铿嘴角闪过一丝不屑的笑容。他原以为会有奇迹发生,没想到遇到的也是个不靠谱的家伙。

    从太平间走出来,看着站在那里痴痴发呆,带着些许怒色的沈沉鱼,语气有些埋怨的说道:“小沈啊,你工作方面我一直都觉得很值得肯定,但是,你这次找的是什么人啊,这不是白白的浪费时间嘛。现在离上面规定的时间越来越近,如果还没有线索的话,我可不好对上头交代啊。”

    “严局,他……他知道死者的死因。”沈沉鱼有些尴尬的说道。

    “知道?那他为什么说不知道?”严铿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沈沉鱼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严局,他的脾气有点怪,可能是我太疏忽没做好,他昨天刚到滨海市,也没怎么休息就被我拉了过来,茶也没喝一杯,所以心中埋怨吧。”

    严铿微微一愣,心里了然,虽然沈沉鱼说的含蓄,但是严铿清楚肯定是那小子在埋怨自己,而非沈沉鱼。“他到底是什么人?医术很高明吗?”

    “说实话,我对他也不是很了解。不过,他总有出人预料的能力展现,通过刚才的对话,我相信他心中已经了然,只是不说而已。”沈沉鱼也不知为何自己竟然会如此的信任秦彦,难道真的是盲目的崇拜?还是因为秦彦的神秘让她总觉得秦彦可以制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严铿眉头紧蹙,陷入一阵沉默。

    真要自己低头去求他吗?严铿有些拉不下脸,可是,想想如果能为死者沉冤昭雪,就算放低身段又有什么呢?沉默片刻,严铿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小沈,你帮我准备几份礼物,明天一早你陪我亲自登门拜访。”

    “严局,还是我去吧,不用麻烦你。”沈沉鱼说道。

    微微一笑,严铿说道:“如果他真的知道死者的死因,有助于我们破案,这算得了什么。就这么定了,你帮忙安排一下。”

    沈沉鱼愣了愣,点头应允,心里却有些忐忑,摸不清楚秦彦的脾气。万一那小子再倔起来,她也不知道怎么好了。

    离开医院之后,秦彦拦下一辆的士径直的赶往福伯所住的东方医院。虽然跟福伯也没见过几次,但是,对于那个亲切和蔼的老人秦彦心中一直十分欢喜。如今他受伤住院,秦彦又怎能置之不理?

    抵达医院之后,秦彦问清楚福伯的病房,径直过去。推开门,只见福伯浑身缠满绷带,脸上有着很明显的伤痕,显得憔悴不堪。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哪里还能经得起折腾?

    “福伯,怎么样?没事吧?”走到病床前,秦彦关切的问道。

    乍一见秦彦,福伯不禁一愣,惊诧不已。“少……少爷?”话音落去,福伯挣扎着就欲起身给秦彦行礼。秦彦慌忙的拦住他,微笑着说道:“福伯,你有伤在身,就不用拘礼了。”

    “谢谢,谢谢!”福伯激动地热泪盈眶,“少爷,你什么时候来的滨海?”

    “今早刚到。听白雪说你在医院,所以就过来看看。伤的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秦彦关切的问道。

    “没事,就是断了几根骨头而已。人老了,不中用了啊。”福伯默默叹了口气,一脸的颓丧。

    福伯跟随墨离多年,随非天门中人,也不会武功;但是,多少也会一些拳脚,一般两三个人也很难近身。福伯已年近半百,却有人下如此狠手,这让秦彦心中恼火。究竟是什么人所为?会不会是那个暗中对付自己的人呢?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就安心在医院养着,诊所的事情有我和白雪,你不必担心。”秦彦嘱咐道。

    重重的点点头,福伯欣慰的笑道:“有少爷坐镇诊所,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盼着一天我可是盼了很多年啊,终于等到少爷过来了。”

    秦彦微微一笑,岔开话题,问道:“福伯,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伤的你?”

    “没什么事,只是一场误会而已。”福伯轻描淡写的说道,可是,眼神却分明有些逃避,不敢接触秦彦的目光。

    眉头微微一蹙,秦彦说道:“福伯,我知道你向来与人为善,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不计较,别人就可以感恩戴德。况且,你跟随师父多年,也算是师父最亲近的人,如今你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又怎能置之不理?是非曲直,总得弄个明白。你说呢?”

    福伯双肩微微的颤抖着,感动不已。“少爷,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我不想你因为我的事而烦恼。”

    “福伯,我们是一家人,分什么你我呢?如果眼睁睁的看着你有事而置之不理,那我才真的过意不去。福伯,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彦语重心长的说道。

    沉吟片刻,福伯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其实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昨天我上街的时候不小心刮花了别人的车,对方言语不善,也不等我解释,直接就动了手。他两个保镖很魁梧,我不是他们对手,所以……”

    秦彦冷哼一声,说道:“竟然对一个老人家下这么重的手,简直太不人道了,哼。福伯,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你就安安心心的在医院养伤,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

    “谢谢少爷!”福伯感激的说道。

    秦彦笑了笑,没再言语。掏出手机给薛冰发了条微信过去,让她调查一下福伯的事情,找出凶手。这点,秦彦倒是跟老家伙十分的相似,那就是极为的护短。福伯待他如亲人般,秦彦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跟福伯寒暄了几句,拉了一些家常,秦彦告辞离去。福伯的态度从始至终都十分的恭敬,眼看着秦彦要走,挣扎着想要起身相送,若非秦彦阻拦,福伯决然不会躺在床上。看着秦彦离去的背影,福伯脸上绽放出灿烂的微笑。他心中的少爷,终于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