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急促的敲门声惊扰了正在厨房忙碌着的秦彦,冲着楼上喊了一声,“白雪,开门!”

    片刻,白雪一张十分不情愿的脸出现在面前,噘着嘴,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拉起卷闸门,瞥了一眼来人,嘟囔着说道:“敲敲敲,催命啊,抗震救灾也没看那么积极呢。”说完,转身走到柜台后坐下,继续还未完成的化妆。

    段弘毅愣了愣,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被骂的兴奋不已,目光停留在白雪的身上许久方才依依不舍的收回。屁颠屁颠的跑进厨房,段弘毅谄媚的笑了笑,“忙呢?”

    这不是明知故问嘛。秦彦白了他一眼,说道:“大清早的,我早饭还没吃呢,就咋咋呼呼的。”

    “这不是找你救命来了嘛。”段弘毅讪讪的笑了笑。

    秦彦顺着他的目光朝外看去,只见赵宇轩奄奄一息的被一名中年男子搀扶着,脸色苍白,双眼无神,丝毫没有了往日的张扬跋扈。眉头微微一蹙,秦彦瞪了段弘毅一眼。后者讪讪的一笑,知道秦彦是责备他不应该领赵宇轩来,“虽然他人不怎样,不过,我和他老子有不少生意来往。人家问到我,我也不好不说啊。”

    赵震声细细的打量着丝毫没有“仙风道骨”的秦彦,心中暗暗的诧异,就这样一个年轻人会是他们口中的神医?不过,想想既然秦彦能够早早断言自己儿子的病情,想必有解救之道,此时哪里还敢多想,死马当活马医了。

    三步并作一步的走向前,赵震声恭敬的行礼,“秦先生,请一定要救救我儿子的命啊。”

    “就他这阴阳失调的身子骨,还整天的寻花问柳,救活了也是个废人。”白雪很是厌恶的瞥了一眼萎靡不振的赵宇轩,嘲讽的说道。

    秦彦微微一愣,倒是有些惊讶白雪的医术,仅仅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么多,看样子并非她自己所说的只是懂点皮毛。

    赵震声讪讪的赔着笑脸,也不敢回嘴,自己儿子是什么德性自己清楚,只怪自己对他太过的宠溺,以至于造成今天这般不可收拾的局面。直到今天他才算明白,无论自己生意做的如何成功,在子女的教育方面实在太过疏忽大意。

    “我这有病人,正好,你去买点油条锅贴回来。”秦彦瞥了一眼“忙碌”的白雪。

    “不去!”白雪一口回绝。

    秦彦苦笑一声,这请的哪里是帮手,分明就是姑奶奶嘛。“赶紧的,你已经很漂亮了,不需要化妆。”

    这句话似乎戳中白雪的要害,顿时屁颠屁颠的窜了出去。

    “先扶他坐下吧,吃完饭再说。”秦彦瞥了赵震声一眼。

    赵震声愣了愣,心中焦急,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扶着赵宇轩坐下,可怜巴巴的看着秦彦。小心翼翼的看了段弘毅一眼,轻声的问道:“是不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周到的地方?”

    段弘毅愣了愣,十分装逼的说道:“没事,高人的脾气都有点怪。”瞬间,拔高了秦彦的逼格。

    “哦!”赵震声愣愣的应了一声,十分赞同。

    片刻,白雪提着早点回来。餐桌前坐下,秦彦招呼了段弘毅一声,“吃早餐了吗?没吃一起坐下吃吧。”

    段弘毅哪里会客气,天天都惦记着秦彦的那点特质大米,自然是欣喜不已。

    白雪嗔了他一眼,嘴里嘟囔着说道:“也没见送点东西,白吃白喝。”

    秦彦已经习惯白雪的阴晴不定,阴阳怪气,见怪不怪了,懒得理会她。段弘毅却是一点也不生气,腆着脸笑着说道:“来的太急,忘记买东西了。白小姐喜欢什么跟我说一声,下次跟你带过来。”

    “哼!”白雪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赵震声坐在一旁有些坐立不安,浑身不自在,偏偏又无可奈何。他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啊,脸上感觉有些火辣辣的,分明就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嘛。

    段弘毅有些尴尬的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的秦彦,说道:“赵总,坐下一起吃吧。”

    “还真当时自己家呢?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白雪鄙夷的说道。

    段弘毅愣了愣,哑口无言,唯有苦笑连连。

    “不……不用了,我吃过了。”赵震声讪讪的笑着撒了个谎。

    不紧不慢的吃完饭,白雪倒是很自觉的帮忙收拾碗筷。秦彦漫不经心的泡了杯茶,抽了一根香烟,这才不咸不淡的瞥了赵震声一眼,说道:“你儿子的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早就劝过他不要近女色,他偏偏不听,才会导致今天的局面。”

    “秦先生,犬子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多多见谅。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是我一直忙于工作疏于管教,无论如何,请你一定要帮忙。大恩大德我赵某一定铭记于心,不敢忘怀。”赵震声态度谦逊,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摆谱。

    “大恩大德谈不上,不过,既然赵总有心,不妨拿点钱出来给那些有需要的人,也算是为令郎积点阴德。”秦彦淡淡的说道。

    赵震声愣了愣,连忙挥手叫来自己助理,吩咐道:“马上给红十字会捐五百……不,一千万,给他们捐过去。”

    助理应了一声,连忙掏出手机办理。

    赵震声一脸期待的看着秦彦,偏偏又不敢过多的询问,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这位神医,那自己儿子的性命可就不保了。

    秦彦满意的点点头,缓缓抿了一口杯中的茶,表情淡漠的说道:“令郎的病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大问题,可以治疗……”

    “谢谢,谢谢!”赵震声喜逐颜开。

    “不过……”秦彦没有理会他的喜悦,转而说道,“我却不能替他治。”

    赵震声愣了愣,愕然的看向秦彦,这是什么意思?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为什么不能治?哀求的目光看向段弘毅,希望他可以替自己说几句好话。段弘毅却是讪讪的笑了笑,不敢言语,他自认跟秦彦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让秦彦必须卖自己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