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诊所的生意,一如往常,冷冷清清!

    夜幕降临。

    璀璨的夜幕下,薛冰缓缓而来。这个总是喜欢在深夜出现的神秘女人,那一头酒红色的卷发散发着难以言喻的妖娆,这个掌管着天门情报部门的女强人没有了先前的那股怒气和傲气,看向秦彦的眼神多了些许敬畏和崇拜之色。

    奇怪的是白雪看见薛冰时,并没有先前对待沈沉鱼和段婉儿的敌意,微笑着点头招呼,而且很热情的泡了一杯茶。这让秦彦不禁有些奇怪,暗暗的揣测白雪肯定认识薛冰,这丫头的身份似乎也并不像她自己所说的那么简单。

    白雪很知趣的主动跟秦彦招呼一声,上楼。

    “查出那个刺客的身份了?”秦彦看了薛冰一眼,问道。

    “嗯!”薛冰微微点头,说道:“刺客胸口的狼头纹身是国际雇佣军组织狼牙的特有标志。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刺客代号‘秃鹰’,曾多次参与国外暗杀行动。”

    “狼牙?”秦彦的眉头微蹙,说道,“我跟狼牙没有任何的仇怨,他们为何会对我下手?查出是谁指使的吗?”

    薛冰愣了愣,沉默不言,似乎有难言之隐。

    秦彦诧异的瞥了薛冰一眼,说道:“怎么?有什么不能说吗?”

    沉吟片刻,薛冰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其实,国际上很多大型的雇佣军组织以及杀手集团都隶属于青龙管辖,狼牙雇佣军也是青龙旗下的一个组织。”

    “嗯?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是青龙所为?”秦彦眉头一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杀意。

    “是不是青龙所为我不清楚,所以不敢妄言。不过,虽然狼牙雇佣军也隶属青龙管辖,但是青龙事务繁多,也不一定事事亲为,只怕对狼牙雇佣军的很多事情也不是完全的清楚。”薛冰心中明显还是有些袒护青龙,虽然未曾见过,但是毕竟都是天门中人,也不想因为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之下对青龙妄加指证。

    秦彦冷哼一声,说道:“是不是他所为不重要,既然狼牙隶属于他管辖,那么他就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这件事情暂且这样,等我联系到青龙再说。哼,你的消息已经散播出去,他们竟然没有一个前来汇报,简直不知所谓。”

    话音落去,秦彦浑身迸射出阵阵杀气,宛如巨浪般磅礴。

    薛冰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默默的垂下头去。秦彦愣了愣,察觉到薛冰的异样,微微一笑,收回气势。

    薛冰如释重负,仿佛压抑在自己胸中的一块巨石被移走,顿觉浑身舒畅。

    “福伯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秦彦转而问道。

    “已经有线索了。对方叫朱财盛,是名商人,在山西做煤矿生意起家,最近几年才到滨海市投资房产,身家不菲,请了几个保镖贴身保卫。为人比较傲慢自大,在滨海市黑白两道也有点关系人脉,是以,常常欺男霸女。”薛冰缓缓的说道,“根据目击者所说,昨天福伯在街上不小心刮蹭到他的车,是以,他呼喝保镖动手,将福伯重伤。”

    秦彦眉头微蹙,如此说来,这件事情真的只是巧合,而非是针对自己所为。不过,秦彦一直待福伯如亲人一般,心中还是禁不住升起腾腾怒火。“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吗?”秦彦语气冰冷。

    “查出来了!”薛冰应了一声,将朱财盛详细的地址发到秦彦手机上。秦彦淡淡的扫了一眼,满意的点点头。

    “门主,这只是件小事而已,不需要门主出面。我派人解决吧。”薛冰说道。

    “不用了,你继续调查那个杀手的事情,这件事情我自己处理。”秦彦语气不容置疑。顿了顿,接着说道:“你抓紧时间联系其他人,让他们尽快报道。”

    薛冰点点头,应道:“我尽力而为。不过,门主不是已经见过麒麟了吗?门主刚到滨海市的时候,麒麟不是去见过你吗?”

    秦彦眉头紧蹙,眼神迸射出一股森冷的寒意,冷声的说道:“你倒是对我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啊。”

    薛冰一愣,浑身禁不住微微颤抖,慌忙的垂下头去,低声说道:“我只是关心门主的安危,并没有其他想法,门主不要误会。”

    “哼,最好是这样。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再找人盯着我,明白吗?”秦彦冷声说道。

    “是!”薛冰连忙应道。

    收敛起浑身的杀意,秦彦微微笑了笑,说道:“那晚虽然见过麒麟,可是,她蒙着脸,也没留下联系方式。”

    薛冰愣了愣,愕然的说道:“白雪就是麒麟啊,她没跟你说?”

    秦彦一愣,哑然失笑,心中顿时了然。似乎也了解为什么白雪对沈沉鱼和段婉儿有那么深的敌意了。麒麟作为门主作为亲近的人,也是每一代门主最合适的交合对象,想必白雪是不想其他女人掺和自己跟秦彦的事情吧?

    这丫头,为什么要对自己隐瞒呢?秦彦不禁哑然失笑,对待白雪并不像一开始对待薛冰那样充满敌意。

    麒麟,是天门的守藏使,守护天门历代存下来的那些古籍。相对而言,也更为的亲近门主。而这墨子诊所,一直作为天门的基地和藏经阁,自然,天门众人多数都识得麒麟。薛冰作为掌管天门情报组织的首领,自然更不例外。

    “这丫头瞒的我好苦啊。”秦彦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说道,“看她的年纪最多十五六岁而已,哪里想到她会是麒麟。”

    薛冰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上一任麒麟因为墨老先生的关系,所以迫不及待的退隐,是以,白雪只好继任麒麟之位了。”

    秦彦愣了愣,心中了然。虽然薛冰说的含蓄,但是,秦彦清楚,以老家伙混蛋的性格只怕是没少折腾上一任麒麟,估摸着其中还有些不可告人的“肮脏”吧?

    “门主,没事我就先告辞了。”薛冰起身看了秦彦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表情。无奈秦彦心中烦躁,不曾留心,未曾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