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她走了?”白雪从楼上探出头,瞥了秦彦一眼。

    “嗯!”

    “怎么?依依不舍,舍不得她走吗?其实,只要你一句话,她根本没有办法推辞,会留下陪你的。”白雪的语气又变得酸溜溜的。

    无奈的嗔了她一眼,秦彦自然清楚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此时他哪里有心思和薛冰发生些什么暧昧之事?况且,对于没有感情的身体接触,秦彦还是本能的有着抗拒。“你就是麒麟,为什么不说?”

    “朝夕相处,孤男寡女住在一起,我怕你知道了会对我有不轨的企图。”白雪撇撇嘴,振振有词。

    “你放心,我已经让薛冰下令,废除天门的那条不合理的规矩。日后你是自由身,可以自由恋爱,不必再顾忌那条门规。”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分明就是你对我有不轨的企图嘛,怎么能反过来说?

    “哼,我做你女人很委屈你吗?我年轻漂亮、青春无敌,比你那两个老婆娘强多了吧?真不明白你是什么眼光,看中她们哪一点。”白雪愤愤的哼了一色,脸显怒色。

    秦彦哭笑不得,怎么漂亮妩媚的沈沉鱼和段婉儿到了她的嘴里就变成了老婆娘了?知道跟她也解释不清楚,秦彦索性也懒得理会。顿了顿,秦彦说道:“既然我已经过来,你的任务也可以结束了,如果你想离开的话,我可以答应你。”

    “这么好?分明就是你想支开我,然后好跟你那两个老女人勾三搭四吧?哼,如果她们再缠着你,我就杀了她们。”白雪酸溜溜的语气倒是显得十分可爱,并未有多少泼辣之感。

    秦彦一怔,大吃一惊,这丫头保不准还真的说到做到呢。“你可别乱来,她们只是我朋友而已,要是有什么事情,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秦彦脸色板了下来,神情严肃。

    “朋友?谁信啊。白天跟那个女人在房间里卿卿我我,以为我不知道吗?”白雪没有任何的畏惧,仿佛丝毫感觉不到秦彦散发的强大气势。

    “好了好了,别一副委屈的模样,大不了我不管你们行了吧?不过,你只能跟她们玩玩,不能动感情。”白雪委屈的退了一步,心里憋屈的慌。

    秦彦无奈的笑了笑,跟这个白痴女人还真没有办法沟通。“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先休息吧!”话音落去,秦彦夺路而逃,眨眼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看着秦彦离去的背影,白雪嘻嘻的笑了起来,嘟囔着说道:“看不出来他还蛮可爱的嘛!”

    离开诊所,秦彦径直的赶往朱财盛的住址。对于这个殴打福伯的人,秦彦可不打算轻易的放过,无论谁对谁错都好,朱财盛如此没有底线的对一个老人动手,已经触犯了秦彦的底线。

    不久,秦彦便已抵达朱财盛家所在的小区。抬头看了一眼,透过窗户,恰好看见一个肥胖的身躯正搂着一个娇小女子在阳台亲热,那娇小女子浑身上下只穿了内衣胸罩,而那肥胖男子却也只是简单的披了一件睡袍。娇小女子此时正蹲在肥胖男人的面前,头不停的前后摆动,不用看秦彦也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秦彦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双眸迸射出阵阵嗜血的光芒,举步走了上去。

    朱财盛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了,仍然在舒服的享受着二奶的服侍。在山西,他可是很有名的人物,年轻的时候不学好,整天在外面鬼混,把自己的老爸都给活活的气死了。后来弄了个煤窑,没几年就发了大财,身家也有个好几百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近来,又仗着自己在滨海市有些关系人脉,于是轰轰烈烈的加入炒房的队伍,短短几年间,身家倍增。

    有钱了,家里那个黄脸婆自然是越看越不顺眼,于是在滨海市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大学生,享受她滑嫩而又年轻的肌肤和青春。

    秦彦敲了敲门。片刻,里面传来朱财盛不耐烦的声音,“谁啊?”后面还有一段嘟囔的辱骂声和**声,“妈的,妨碍老子办事,草。哦, 哦,啊……”

    “我是物业公司的。楼下的住户反应你家洗手间漏水,所以,我们来检查一下,麻烦你开开门!”秦彦的语气温和。

    片刻,门被打了开来。开门的是那个娇小的女子,嘴角还残留一丝白色的粘稠液体,看见秦彦时双眼顿时迸出阵阵春色。而朱财盛舒服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双脚翘在茶几上面,得瑟的抖动着。“赶紧检查,检查完马上滚蛋。”朱财盛不耐烦的说道。

    秦彦冷笑一声,快步上前,一脚狠狠的踹在朱财盛的身上,把他从沙发上踹了下来。“哎吆!”朱财盛惨叫一声,肥胖的身躯滚了下去。惊恐的看着秦彦,问道:“你……你是谁?”

    “昨天你打伤了一个老人,还记得吗?”秦彦边问边一脚踹了过去。一旁的女孩更是惊恐的大叫,看着朱财盛满脸的鲜血,竟然吓的晕了过去。

    “记得,记得。我错了,我赔钱,你要多少钱?”朱财盛惊恐的说道。

    “他妈的,有钱就了不起啊。”秦彦边说边冲上去又是狠狠的踹了几脚。

    朱财盛一边哀号着一边说道:“大哥,别打了别打了,求你饶过我的狗命吧。”

    秦彦冷哼一声,把朱财盛拖到沙发前,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悠然的点燃一支香烟,看着他也不说话。

    朱财盛哪里还有刚才的神气,眼泪、鼻涕、鲜血涂了一脸都是,惊恐的看着秦彦说道:“大……大哥,是我错,饶了我吧,让我做什么都行。”

    秦彦一脚把挣扎着爬起来的朱财盛再次踹翻在地,说道:“你说呢?”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啊!”看着秦彦凌厉的眼神,想起自己刚才因为说赔钱被打的更惨,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语带哭腔的说道。

    “东方医院,带上钱去道歉!”秦彦狠狠的说道。

    “我去,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朱财盛慌忙的说道,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惹来一阵爆揍。

    秦彦这才满意的熄灭手里的香烟,起身朝外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又停了下来,转身又朝朱财盛走了过去。朱财盛一脸的惊恐,恐惧的看着秦彦。“砰”的一声,秦彦一脚踹在他的头上,直接把朱财盛踹的晕了过去。“呸!”秦彦狠狠的吐了口吐沫,这才感觉解气,转身走了出去。